辽宁省盘锦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一年,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炮制“天安门自焚”事件,新一轮迫害又在全国掀起。在此之际,盘锦市国家安全局的利欲熏心者在局长王学昌的策划下,发动了对市里大法学员的迫害。他们一伙越过市委、市政府,让市“六一零”、市公安局的恶徒秘密跟踪调查大法学员,他们采取电话监控,秘密盯梢,偷拍照片等卑鄙手段,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象幽灵一样盯着那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特别是营口大石桥大法学员李某被迫害流离失所到盘锦其妹家避难时,被大石桥国安特务坐警车秘密跟踪到盘锦,李某的所到之处所接触的人都有特务跟踪并记录,然后将其情况报告给盘锦国安局,局长王学昌等听到后有如捞到一根救命稻草,正愁调查进展不顺利,正愁自己晋升无业绩,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为扩大线索,他们违法对大法学员家电话监控,派心腹特务秘密盯梢,在公共场合偷拍照片,把大法学员互相往来,一举一动记录下来,尽管他们知道大法学员堂堂正正、都是难得的好人,为的是讲真相,让人们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反迫害、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但是国安局的特务们还是妄加罪名,必欲置大法学员死而后快,他们还是把妄加罪名上报到国安局,上报到省“六一零”邪恶组织。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九日,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下达搜捕令,命令盘锦公安局实施搜捕。他们先后抄了大法学员杨志英(市公安内保分局局长)、孙汉宇(兴隆区小校长,退休)、周顺英(女,教师,退休)、李丹(女,教师)、张海航(市教委科研所所长,退休)、詹井春(市教委办公室主任)、邢晓君(女,市教委科员),李增侠(女,市邮政局职员)、赵桂英(女,市卫生局职员、退休),马春荣(女,市保险公司职工)、张敏(市企业职工)、宫素敏(女)、胡英臣和李明侠夫妻、孙国华(女)、庞显芝(女,油田职工,内退)、赵春辉等人的家。

恶人同时将孙汉宇家的电脑、孙秉志家的电脑、庞显芝家的电脑抄走,作为战利品为其所有。当晚,就将杨志英拘留,关押在市公安局内;将孙汉宇与周顺英夫妻及儿子孙秉志、张海航、李增侠、赵桂英、马春荣、张敏、宫素敏、胡英臣与李明侠夫妻、庞显芝、赵春辉关押到盘锦市拘留所,李丹(孙秉志妻子)由于孩子三岁且残疾无人照看放回,詹井春家没有搜到所谓的证据而放回,孙国华由于事先听到风声而离家出走。邢晓君,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根本没有炼过功,只是通过一些大法学员明白真相而已,并说过大法好,今后也学法轮功等,结果也被绑架。看看,国安特务们真有点草木皆兵。

由于孙秉志认为做真善忍的好人没有错,抓捕本身就是违法,家中的电脑没有任何法轮功的资讯,一万多元的电脑被抄走,所以不配合警察;当晚进市拘留所便遭遇毒打,被打得鼻青脸肿,面部变形、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第二天其母亲没有认出是自己的儿子。

在盘锦市拘留所,兴隆台国保大队长张润秋向李明侠追查大法资料的来源,遭到张的毒打,不管怎么打李明侠就是不配合。第二天,市委副书记郭兴文找到市教委主任说:“张海航是我的老师,我知道张老师什么问题也没有,是一个难得的好人,但是在他家搜出《转法轮》这本书,那也得拘留,让他接受教训。”同时让詹井春写检查交到上面去。

这些学员被拘留不久就做了处理决定:杨志英、孙汉宇、赵春辉被劳教三年。其余行政拘留三十二天。

随后恶徒又对大法弟子杨志英进行迫害。杨志英在公安局学法轮功是公开的,是全局公认的好人。好干部;他办事公正,作风正派、乐善好施,做事先考虑别人,所以大家都愿与他交往,涉及到政策与法律的事,大家都愿请教他。他也时时处处按大法要求去做好人。所以公安局不想再给他处分,但是盘锦市国安局长王学昌却不依不饶,他认为杨志英是盘锦市所谓的“第二梯队”的负责人,尽管无证据属想当然,对杨还是严厉处理。在王学昌的坚持下,把杨志英开除党籍,撤销内保分局局长职务降为科员,工资在科员的基础上再降二级,现在的工资只有原来的一半左右,劳动教养结束后提前退休。

孙汉宇和妻子及儿子在拘留所期间,其亲属找到大队长张润秋,要求放人,张润秋开口一万元说给办出去。当时其亲属只凑了六千元给张,拘留三十二天放回,后又将孙汉宇骗到公安局把孙劳教三年。其亲属找到张润秋,张说:“那六千元只能办一个”。为人师表的老校长无奈在劳教所受了三年的非人折磨。

原盘锦市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张润秋借机大肆敛财。

庞显芝也被劳动教养。由于庞显芝与张润秋是老乡,且张润秋又爱钱,其家人送一万元也就解除了教养。

对于孙国华的离家出走,兴隆国保大队始终没放松抓捕;由于孙国华亲人去世而去尽孝道,被兴隆台国保大队抓捕。尽管孙国华的姐姐与大队长张润秋是同学,但孙国华即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也无钱去疏通,随即被劳教三年,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原本健康的她被折磨的百病缠身放回来。

二零零一年底,市“六一零”办公室又办洗脑班对大法学员洗脑。被行政拘留的这些学员再次被抓去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