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六一零”恶徒姚迎利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宁夏“六一零”恶徒姚迎利,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自其担任“六一零”恶首以来,宁夏地区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升级。在“六一零”强令操控下,宁夏公、检、法、司、国安、街道居委会等系统的一些不法人员肆意执法犯法,对宁夏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抄家、关押、逮捕、判刑、劳教、强行关进洗脑班、强送精神病院等。

据不完全统计,宁夏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上述的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反复多次遭受了类似的迫害;宁夏的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也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黑窝。

法轮功学员在这些黑窝里遭受了骇人听闻的酷刑折磨:包括恶警和恶警指使的犯人或“包夹”用皮管子、镐把、橡胶棍、电警棍等刑具毒打;包括电击、顶墙、弓腰、扎绳子、坐老虎椅、睡死人床、背铐、吊铐、身上绑挂重物等酷刑;包括长时间站立、阳光下暴晒、不准睡觉、不准与人说话、野蛮灌食、关小号、奴工苦役等等,花样繁多,手段残忍。

在姚迎利操控、指挥迫害下,宁夏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公职、流离失所、妻离子散乃至残废、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亲朋好友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姚迎利处心积虑的办起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迫害,并采取各种阴毒、邪恶的流氓手段,非法将法轮功学员劫持、绑架、拘禁在此,进行强制洗脑。后来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抵制下洗脑班解体了。

姚迎利手下恶警王满,二零零五年六月八日亲自上阵,对法轮功学员蔡国军进行刑讯逼供达十几个小时,实施殴打、迫使下跪、上背铐、坐“老虎椅”等酷刑,致使蔡国军右腿永久残疾。当时蔡国军指出:你们刑讯逼供是违法的。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姚迎利指使恶警采用跟踪、蹲坑、窃听电话、安放定位跟踪装置等卑鄙手段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玉虎、蔡国军、蒋红英、张晓萍和穆志宏。致使他们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姚迎利还逼迫、操控法院对他们非法判以重刑。

二零零七年九月下旬,姚迎利故伎重演,亲自上阵办起了臭名昭著的洗脑班。他指使恶警王满、杨银生、高某某等,采用卑劣的手法疯狂的从监狱、劳教所、住宅中逐个将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至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马智武非法关押到期,为了阻止家属接他回家,姚迎利指使银川市西花园派出所的恶警,在半夜十二点多摸黑把马智武从吴忠监狱偷偷劫持到了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郑永新是被多名恶警强行从监狱劫持至洗脑班的。

我们再次劝告姚迎利:善恶必报是天理!同时,向你通告一下你的同行,那些追随恶党迫害大法的“六一零”干将的下场:刘京就以中共公安部副部长、部长身份,先后担任恶党中央“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现已癌症缠身,朝不保夕;天津市前“六一零”主任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原江苏省“六一零”副主任王荣生,因迫害卖力,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上任不久即患血癌;湖北黄冈市“六一零”首任主任张石明突发心脏病猝死;继任者王克武就职次年患肝癌亡命;宁夏灵武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六一零”头目李长民,主管并部署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对灵武多名学员抄家、劳教,是法轮功学员陆红枫被迫害致死的责任人,李长民在二零零一年得了一种怪病,还没等查出结果就死了。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我们在此重申:姚迎利,你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任何迫害的企图都是徒劳,我们决不会放弃信仰。你的所作所为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最终只会在你行恶的帐簿上再追加一笔。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立即悬崖勒马,停止一切迫害大法的行为,善待法轮功学员,解散洗脑班,将功补过,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姚迎利,如你一意孤行,必将自断生路,既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绝境,也必会祸及家人。尽管你听到劝诫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我们还是想通过不懈的努力唤醒你的良知。请你三思后,做出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