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牛传玫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看到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报道,广州市白云区牛传玫老人被当地恶警劫持五天后,家人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接到其死亡通知。

报道中说: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中午,六十二岁的女大法弟子牛传玫被景泰街派出所及白云区公安分局绑架并强行非法抄家,恶警未办理任何手续。之后,亲属多次去询问,并送衣服,恶警均不予告知,不理睬,家属询问牛传玫的身体状况,恶警说好得很。

五天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中午,牛传玫的儿子接到白云区政法委的通知,说牛传玫在广东省武警医院从十七楼跳楼身亡并转送死亡通知书。但为何跳楼?何时跳楼?……均未给予家属一个说法。

仅短短的几天时间,一个好好的人,活生生的人,时刻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生命,就被中共邪党及恶徒迫害致死,且死因及时间等情况都不明。”

当我得知这一消息后,看着她在报道中的遗像,心里好难过,牛姨她怎么可能跳楼?我了解她的为人。我认识她是在2003年的8月初在槎头洗脑班被迫害的生不如死的时候,与她在一起住过几天,牛姨大概是98年底99年初才走入大法中来的,修炼时间不长就赶上江泽民之流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法轮功,然而她对大法是那么坚定与坚信,虽然被多次迫害,她跌倒了又爬起来,继续按着大法指引的路向前走着,我告诉她“在洗脑班生不如死,我不想活了。”还记得当时她对我说:不能寻死,这是不可以的……她不断的开解我,并告诉我国外的大法弟子和我国外的家人都在营救我,我不是孤立无助的。

她自己也在被迫害中,也是活的生不如死,可她还在帮助着他人。我和她在一起才几天,就能感受到她是那么的善良,对大法无限向往的心,那种不怕挫折百折不挠的精神,这样的人能跳楼吗?牛姨无辜被迫害致死,白云区恶党人员罪责难逃。

看着她的遗像,我又想起东莞凤岗镇原工交办主任大法弟子赖智君,他是我和昔日同修的介绍下,99年2月初才开始修炼大法,当99年7.20邪党迫害大法时,他才走入大法修炼没几个月,可他为了维护大法,99年12月独自北上,到天安门广场去炼功。听其他同修说:在那里他被恶警拳打脚踢。还记得他在考虑上京护法时打电话跟我说他就怕挨打。但是什么怕心也没能挡住他为维护大法而奋勇向前。

恶党把他非法抓回东莞后,说他是东莞第一个公务员为大法上京鸣冤的人,不能放过他,把他非法关押在其它镇上的看守所继续迫害。2000年3月、4月间被强行送三水劳教所劳教。听一个当时和他关在一起的同修说:他不理会恶警不准他炼功的要求,坚持炼功,受到劳教所的干警不断毒打、电击,他绝食抗议,几天就被折磨死了。可恶警通知家人谎称他得急病死亡。

我认识的被中共恶警迫害致死的同修,还有广东农垦建筑公司工程师罗织湘、广东省交通厅的杨雪琴,她们都是非常善良的与人无争的、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中的好人,可是中共杀人不眨眼,疯狂迫害那些按着“真善忍”要求,走在修炼大道上的好人。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宇宙的真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达八年多了,不能再让它继续下去了,全世界有良知的世人都应该反对这场世纪大迫害,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那邪恶的江××之流必定将送上历史的审判台,接受人民正义的公审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