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打工仔对“法轮功”的认识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记得许多年前,不知是从市里还是镇里来了两个陌生人,带着一台机器,借用大队里的老人活动室,一边播放音乐一边介绍说,谁戴上耳机听,他就会如何如何。有好奇的老人就试一试,果然不到几分钟,试听的老人有着不同的变化,有的放声大哭;有的乐得就地打滚。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邪门歪道的功,有的人不负责任的说这可能就是“法轮功”(其实根本不是)。那时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

又一次,我从街心公园经过,偶然发现公园里聚集着很多人在锻炼身体,我顺便停下来看他们那么多人都在炼同一个动作,感觉很好奇,就往前面挤打听别人他们到底是在炼什么?别人告诉我他们炼的是“法轮功”。我心里就感到很奇怪:上次听说是“法轮功”,这次又是“法轮功”,为什么两次不一样?我当时想不关自己的事,管他炼的是什么功,只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过了几天,不知是法轮功学员的传播效果,还是人们炼了之后有什么收益,在乡里也传得有点神,说什么炼了人不生病,病自然会好,说的很神。我就问我的媳妇:你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吗?她只回答我一句:那可是老人们早上锻炼的一种功法或许是气功。我出于关心媳妇的身体,开玩笑的回她一句:那你早上也去炼呀!她说:我才没那闲工夫。就这样,又错过了机缘。

又过了几天,全国上下电视新闻都说法轮功的坏话。那时我才知道真正的“法轮功”创始人是李洪志先生。电视全天候连续不断的报道坏话,全国上下全面开始镇压法轮功,谁炼了抓谁,搞得人心惶惶,酷似“文革”再现。

不知是共产党的宣传力度大,还是“自焚”事件(其实是中共的栽赃)历历在目,当时作为共产党员的我,在心里也有点气。后来,猛烈的镇压表面上也算平息下来,只是偶尔听说在国外的法轮功学员怕回国后受到共产党的迫害,向所在国申请政治避难。

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我选择了出国打工这条路,并有幸如愿的跨出国门,踏上了以色列这块自由民主的地方。

打工的日子是非常艰苦的。每天都要起早贪黑的辛苦工作,虽然经济上有所收获,但精神上备受孤独寂寞的折磨。有空时就去我们中国人聚集的“罗马街”玩儿,看到街上有一处特色的景象:一些外国人在那里发送宣传法轮功的小册子。我思索:为什么事到如今已隔三年五载,在国内还在被共产党镇压的法轮功,在国外却能够自由的宣传?我本着无聊的心情和打发时间的心态也去看那小册子和大纪元报纸。看了以后发觉他都是揭露共产党丑恶的一面,有的正是被国内所封锁的新闻,跟国内所说的完全是两样,我基本上是每期的报纸都看,慢慢的发觉法轮功并不象共产党讲的那么可怕。

在我工作的地方,缘份使我结识了一个新朋友,她那礼貌文雅、正气大方、气质不凡的外表使我对她的印象很深。经过断断续续的接触觉得她是一个慈悲善良、乐于助人的好人,我确定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认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她是一个法轮功学员。我诧异:又是“法轮功”?

从她的谈话中,时而流露出她的身体受益于法轮功五套功法的锻炼,她的心灵和思想、智慧和视野通过“真、善、忍”的修炼得以净化、提升和拓展……

既然有缘相识,她又有一颗慈悲善良的心 ,我决定进一步看一看真正的“法轮功”。首先她帮我把党、团、队退掉,后来到她学法的地方一起学法,也接触了众多的学员。他们都是比较友好的,虽然我到以色列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多少也了解了一点法轮功。从更深的意义上我也无法谈,因为了解不是那么深,从表面上看,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炼了以后对人的身体是相当有益处的,大法里的“真善忍”三个字,看似普通,其实是很深奥的做人原则,学透不用说是提高了人的心性和层次,更不是人间的凡人。总之,《转法轮》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大法弟子,他们都有一颗正义感的心——看不惯共产党迫害无辜的大法弟子。他们呼吁全世界的人站起来,谴责中共,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们的壮举,是可喜可赞的。他们也希望全世界人们和平相处,过上平静安宁的幸福日子。

我诚心的感谢我的那位朋友,把我带进了大法修炼的门,可我非常惭愧,由于种种原因,无法经常的跟他们一起学法炼功,不能如她所愿的尽快学好大法并悟透。我也想尽我所能的学好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