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当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安徽省政协常委、民营企业家汪兆钧先生在2007年10月22日透过海外媒体发表了一封致中共领导人的近四万字的公开信,就中国的经济社会危机发表了看法。在信中,汪先生特别提出“当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呼吁“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对受害人给予国家赔偿”,因为汪先生认为这场镇压“显然不是针对法轮功,而是对全国人民的镇压”。

有人认为,中共媒体上现在都没有怎么提法轮功了,法轮功的事还真是个有关全国人民的大问题吗?当然是的!甚至可以说,中国社会的许许多多问题的结就系在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上。为什么这么说呢?

中国社会的种种危机,造成的原因当然很多,大体上说,根源有三个方面:从精神上讲,就是对生命的漠视和道德的全面堕落;从运作上讲,就是不尊重宪法,没有法治;从体制上讲,就是没有言论和信仰的自由。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善这些问题,中国社会很难走出当前的困境。

而这些问题,都直接与迫害法轮功紧密相关。

比如,中共近来高调关注的“民生问题”,不管中共喊出了多少口号,关注民生首先是对生命的珍视。一个漠视生命的政府,一个既得利益集团对民众毫不关心的社会,是不能真正解决民生问题的。中共如果仍然以无神论为国教打击对神的信仰,仍然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仍然把人关进洗脑班,仍然在劳教所和监狱里残酷折磨和虐杀法轮功学员,甚至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这样的政府怎么可能真正关注民生呢?

比如,现代文明社会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法治。中共也总是大讲特讲加强法制建设。可是,如果连宪法都不被尊重,谈法治就没有任何意义。信仰自由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而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在公然挑战宪法。而且,江泽民一伙为了镇压法轮功,完全绕开法律程序,模仿文革时的“中央文革小组”,专门设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610”办公室,跨越于公检法之上,对法轮功没有顾忌的大打出手。大家看到,对法轮功的镇压打断了本来就缓慢的法治进程。如果不停止迫害法轮功,不取缔“610”,根本就不可能真正回到重建法治的轨道上来,没有法治的中国与现代文明社会根本就是阴阳两界。

比如,中国人民现在最关心的环境问题和腐败问题。中共总是用一句“加大反腐力度”来搪塞人民的呼声。加大反腐力度十几年来,是越反越腐。一个人怎么可能把自己拎起来呢?要解决这些问题,最基本的就是要有言论自由,要有媒体的独立监督。而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最恶毒的一招就是不让法轮功说话,而且全面封锁海外法轮功的言论。最近从西安网络监察支队公开的用来过滤网页的“最易涉及的非法关键字统计表”中,健康词汇的百分之九十都是与法轮功及其法轮功学员办的媒体有关的。中共对法轮功言论自由的控制可见一斑。如果不停止这场迫害,怎么可能谈及政府的改良与言论的自由呢?

比如,中共口口声声改善人权,特别是在获得2008年北京奥运举办权时还对世界做出了改善人权的承诺。可是,在迫害法轮功的大背景下,中国的人权状况比过去更加糟糕。那文革式的造谣诽谤,动用公检法军警国安特务等一切国家机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制造了从天安门自焚骗局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种种伤天害理的暴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公开高调转入地下,是迫害之不得人心和江泽民一伙一意孤行共同作用的结果。镇压转入地下并不意味迫害的减轻,相反,因为隐秘性和江泽民一伙骑虎难下、急火攻心、扭曲的报复心理,迫害变得更为阴险狠毒。中共现在不提法轮功,不等于就可以抹杀它在八年来对法轮功犯下的罪行。

伴随着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中共经济的“高速增长”,表面上看,是一些西方资本家和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相勾结,以中国的土地、环境、资源、人权、子孙的生存为代价,牟取暴利。从实质上看,是中共“用人权换经济”的必然结果。在人权的普世价值观成为世界潮流的时代,中共为了掩盖对人权,特别是掩盖其对法轮功的迫害,以经济发展为诱饵,迷惑国内人民,欺骗国际社会,让人们在人权和金钱之间,去选择金钱而对中共的人权迫害采取默认和回避的态度。现在,如此“高速”经济发展的苦果终于显露出来了。

中共对“真善忍”的攻击,使得社会道德全面沉沦。大家只要想一想,中国的社会道德自1999年镇压法轮功以来,为什么全面堕落了呢?假冒伪劣有毒食品的泛滥成灾,黄毒赌黑的肆意横行,不过是一个社会道德堕落后的必然反映。

如果说在过去中共要打倒谁,不出三天就能把对方打倒,从而看不出中共到底有多邪恶的话,那么,在法轮功学员持续八年至今的坚韧不拔的、和平非暴力的、大力曝光中共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诽谤和迫害,揭露中共,全面讲真相的反迫害行动中所展现出的善良、慈悲和勇气面前,就真正彻底集中的暴露了中共的邪恶凶残本性。

中共江泽民一伙在镇压法轮功中背负的累累血债,使得它们不敢让迫害停止,拼命抓住权力,左右政局和政策。中国的每一步改革,它们都要权衡是否会导致对其罪行的清算。这样的罪人成为中国前进路上的真正障碍。中国社会矛盾的出路,都系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上。停止迫害,惩办元凶,成为重新燃起中国未来希望之火的契机。中共的罪恶,使得它不可能走到未来,但是中共的解体不是法轮功把它打倒的,而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的,用共产党的话说,江泽民一伙和中共迫害法轮功,使它们自己成为了它自己的掘墓人。

镇压法轮功,就是对全国人民的镇压。安徽省政协常委、民营企业家汪兆钧说出这一点,他说他不过把许许多多中国人看到了、但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

窗户纸一旦被捅破,谎言就再也撑不住了。那个时刻,不正在来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