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网络封锁的一点看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中共新一轮对网络严密封锁,让很多想通过网络了解真相的人陷入了困境,很多破网软件失去了功效。这是中共“死期”大会之后的一大举措,从中也可以看出中共毁人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除了中共的邪恶之外,是不是我们自身也存在着某方面的不足。

长期以来,海外破网专家、志士仁人为救度众生,民主、自由,让众生获得真相,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这是我这个作为生在大陆接触网络所能感受到的!尽管我对网络还是门外汉。但从近年来的情况看,我觉的大陆的大法弟子好象还是被动接受的方面较多,甚至形成了对网络突破技术的依赖。这就形成了一边突破,一边封锁的局面。这个局面的形成是否在一定成度上证实了旧宇宙相生相克的道理?我觉的要解决突破这一格局,有大陆大法弟子责任在里面。

俗话说:堡垒最容易在内部突破,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决不能因为邪恶的破坏而影响正法的進程!如何突破观念的束缚,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是我们首先应该想的,这也就是我想写此稿的原因。

最近两年来,海外同修在讲真相方面要求我们将国内有关部门、单位、人员的信息发给海外同修,由海外大法弟子做打电话、发邮件等事情。我想这是从安全方面考虑对国内讲真相的配合,而大法弟子主体与责任不会改变。出于安全,有一部份人真的是打电话、发邮件等事都不做了。我想这样邪恶可高兴了,因为心腹中的祸患减轻了它才有机会要干它要干的事情。

通过我在网络讲真相方面的实践,觉的有些方面的禁忌也是可以排除的,如国内邮件群发问题。因为我从前对网络的无知,也就没有什么怕的因素。起初就用自己邮箱直接发破网软件及资料等,但发了没几个就发不了了,邮箱都无法登陆了。后来知道了,这叫封锁、让人看见了。后来就通过学习改变文件格式等一些技术方法就能发了,也知道发这些东西不要叫邪恶知道。因此就到网吧等地方申请一些不透露个人信息的邮箱来发这些,半年下来也发了两三千封邮件。

一次進到某市组织部的邮箱,看到一百多个邮址都发了《九评》等资料,给他们震动挺大。为了澄清不是他们发的,他们又告诉了所有的单位一遍,又替我们做了一次宣传。不是宣扬自己,是说通过我们智慧的对待一些禁忌是可以突破的。如果做的人多了,可能邪恶根本无暇顾及对外的封锁,而对邪恶的打击是沉重和致命的。

用群发软件也有群发软件的难处,因为邪恶封锁的招数总在变化之中,发邮件的规则也各不相同,对邮箱限发数量在逐渐减少,一多了就要输入验证码;有的好不容易发進来之后还放在了垃圾箱里;一些功能的设置上使外部的邮件根本就发不進来,况且邪恶中共对民众的宣传和欺骗,使得有的人看到不是熟悉的地址根本就不看。这是在国外同修所不能克服的。

我的做法是先将找到的邮址写好,大约二十个一组然后用chm、jpg等其它格式文件,存入邮箱到网吧打开,改回原文件格式。将所要发送文件在网吧直接下载,然后用申请或其他人的邮箱发送。(因为现在网吧在开始菜单里将word或记事本文件都隐藏了,现写可能有点麻烦。)

现在县级以下网吧基本不用实名上网,我想有些做法也能起到分散邪恶目标及威慑作用。当然大法弟子安全还是必需的,但为实现师父对我们的“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的期望。我想有些执着不去的心还得放一放。

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