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一) 【明慧网】

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以下是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1、星秀琴,河北涿州市松林店镇北马村人,是一位从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的老教师,工作一向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曾多次获得各种奖项。丈夫因在外地工作,所以奉养老人,抚育子女及地里农活一切重担全部落在她一人身上,久而久之,身体非常虚弱,常年腰腿痛,还得了哮喘病,经多方医治不见好转,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

96年春天,星秀琴有幸喜得大法。修炼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她身上各种病症不翼而飞,认识她的人都为她而感到庆幸,都说:法轮大法真好,法轮大法真神奇!

99年4.25,星秀琴为营救天津被抓的同修,到北京和平上访。7.20邪恶迫害大法后,以“上北京”为由扣发她的退休金一万元。(自98年10月退休后,只领了2个月的工资),本村书记李成让带领松林店镇政府的人几次闯进星秀琴家,强行把她劫持到涿州南马洗脑班迫害。

2000年11月,星秀琴到北京上访,被涿州公安局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02年9月16日,涿州松林店派出所恶警徐东生、陈某,及村书记李成让等十余人再次突然闯入星秀琴家中,把正在家中哄孙子的星秀琴老人绑架至涿州南马脑班迫害,两个月后,星秀琴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恶徒才于11月16日下午4时,通知家人将她接回。星秀琴次日凌晨4时含冤离世。

原北马村大队恶党支书李成让 0312-3930159(家电)
北马村恶人:张建红(原南马洗脑班打手)0312-3931881(家电
南马村大队恶人李成林:13223206640
南马村治保主任:王玉山 0312-3930355(家电)
松林店镇派出所徐东生电话不详,徐东生父亲徐士富电话:0312-3930350,0312-3932290
北马村大队负责人张玉柱电话:0312-3932427
北马村村民李成平夫妇迫害大法:0312-3930703
松林店镇政法委书记李革
松林店镇负责人李建军
松林店镇南马派出所主要负责人:李富民
原松林店镇副书记兼南马村书记:李林
涿州南马洗脑班主任:高学飞

2、王茂英,大法弟子,星秀琴的儿媳,96年喜得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99年4.25进京和平上访,被邪恶带到松林店镇政府迫害后被绑架到南马洗脑班,罚款1500年(并在洗脑班期间遭受挨打挨饿等非人待遇)在洗脑班8天。因孩子有病无人照看才不得不放回。

3、曹桂英,义和庄乡任村中学教师。97年9月份得法。从此曹桂英就真正的修炼,自觉的加强道德修养,在极短时间内,体弱多病的曹桂英变的身心无比健康,家庭和睦,工作顺利,与同事和谐相处,使曹桂英懂得了什么是幸福。

02年4月以义和庄乡派出所平润明、任秉辉为首的一伙邪恶之徒闯入曹桂英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资料,并把曹桂英和她的丈夫罗文龙(未修炼)一同绑架到义和庄乡派出所非法审讯追问资料来源。恶徒把曹桂英铐在乡政府的树上,又打又骂,铐了两个小时。涿州市公安局恶警谢玉宝、杨玉刚把曹桂英和丈夫罗文龙带到公安局继续非法审问。后来恶警见问不出什么,便要勒索罗文龙1000元钱,后来通过涿州市丰庄村村民李利(证人)交了500元,才放罗文龙回家。

恶警把曹桂英劫持到涿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之后,义和庄乡派出所任秉辉、平润明等邪恶之徒又将曹桂英劫持到涿州南马洗脑班迫害,不让家属探望,后来经过家人请客才让见面。曹桂英在洗脑班被迫害一个多月才被放回。

曹桂英回家后,义和庄乡派出所、涿州市公安局的杨玉刚等人又多次到曹桂英工作单位义和庄中学和曹桂英家骚扰,给学校领导和本人以及家属造成极大的压力。

2002年5月14日至6月5日,曹桂英家被义和庄乡勒索5000元,被南马洗脑班勒索3000元,杜勇禄受贿300元。

4、刘继禄,双塔区三街居民,在2001年4月19日和老伴曹俊英一起被涿州双塔办事处的张楠、俞伟强制送往涿州南马洗脑班。4月18日的傍晚把刘继禄从街上劫持到双塔办事处。(参与劫持的有双塔办事处和居民三街的徐崇英和姓丁的)不让回家,然后当晚把老伴也弄到办事处分别审问,原因是修炼法轮功“不合法”。那天是秦国华负责审问的,参与的还有张楠、俞伟,由公安局一科谢玉宝督办,一直到半夜。次日,由办事处的张楠、俞伟和街道支书俞振廷送往涿州南马洗脑班,到南马后朱建华让交1000元(街道垫交的),后来还给街道了。在洗脑班每天强迫劳动,不让睡觉,放电视灌输邪恶谎言,不让吃饱,还要每天写心得。由于刘继禄高血压病态严重,刘继禄被关一星期后回家,他老伴被非法关押29天。

2002年9月的一天下午,谢玉宝在办事处督办,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杨玉刚带领几人非法闯入刘继禄家,强行抄家,屋里屋外查遍每个角落,也没搜出它们要找的,同时把刘继禄弄到办事处,由谢玉宝“审问”,塔上的条幅是谁挂的,还脱掉刘继禄的鞋,看看鞋底与塔上的鞋纹是否相符,对刘继禄拍桌子,瞪眼,恐吓刘继禄,一看问不出什么,让刘继禄回来了。

2003年1月3日上午,由涿州市公安局杨玉刚带领六、七个人又一次闯入刘继禄家进行非法抄家,把家中的大法真相资料抄走,并把刘继禄老伴带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审问资料来源。当晚,他们把刘继禄老伴送往涿州拘留所(在拘留所交了300元)15天后送往涿州南马洗脑班迫害。其间洗脑班恶人高学飞和三街街道串通,勒索大法弟子每人交2000元,不交钱不放人,最后刘继禄被勒索800元,没收据。

5、张素花,松林店镇南马村人,今年54岁,没修炼大法时患有多种病症,如:神经衰弱、气管炎、过敏性鼻炎和关节炎等,多年的寻医问药不见好转,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生活。自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的顽症不治自愈。

2000年12月,张素花和女儿去北京上访,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第二天便通知涿州市松林店镇接人,回来后,派出所恶警把母女俩分别关在两个屋子里,由六、七个打手轮班暴打,一直打到夜间三点半才停。(松林店恶警们把张素花用电棍电得满地打滚,鞋子被打掉,用胶皮棒、木板打嘴巴无数下。就连当时只有15岁的孩子也未能幸免。

第二天早上,恶警强行把母女二人推上卡车在涿州南马村大队门口示众很长时间。(同时抄家,把家中的拖拉机开走,并扬言拆房)紧接着,把张送进拘留所,女儿送去南马洗脑班。到2000年腊月三十才把孩子放回家,期间威胁、恐吓家人交出“罚款”20000元,最后东拼西凑交了13000元,到2002年5月12日才放张回家。以上这样做的一切均由涿州松林店镇政法委书记李革、李建军所指使,南马村书记李林协同。

02年9月30日上午,南马村书记李林带领下,涿州市国保大队的杨玉刚到张家抄走大法资料,强行把张绑架到拘留所三个月后才放人。

6、贾凤敏,松林店北马村人,1996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99年7.20中共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从上至下中国一片黑暗。村里不让炼法轮功,还要上交所有法轮大法的书籍。贾凤敏因不放弃修炼和不上交大法书籍,被拉去松林店镇洗脑班,被恶人罚站,暴晒,最后被关进涿州市拘留所,衣服里约有90元被没收。

2000年12月份,村委会李成让到贾凤敏家,问贾凤敏还炼不炼。贾凤敏说“就是炼”!结果又被拉到南马洗脑班,当时北马村有八位大法学员被关在那里,大法学员们被面壁罚站。恶人为了达到转化贾凤敏的目的,扇贾凤敏耳光,用胶皮棒打,逼贾凤敏站在水泥地上,还恐吓贾凤敏说把炉盖烧红了让贾凤敏踩,再不“转化”孩子就面临退学的危险。北马村恶人张建红还恐吓贾凤敏说,再不转化,就往地上泼水通上电来电贾凤敏。恶徒还逼贾凤敏做超体力苦役,灌输诽谤大法的言论,每天用铁条打贾凤敏一百下,只穿一条秋裤。在酷刑和恐吓下,贾凤敏没有被“转化”。

当时在南马洗脑班,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学员不配合恶徒,被松林店镇恶警姓陈的用木板扇耳光,脸都被打青,打肿了。还有一位学员面对打骂的恶警义正辞严的斥责他们执法犯法,被恶警推倒在地扒去内裤遭毒打。在这期间,每位学员被罚金额不等,贾凤敏被勒索1500元,不给收据。

7、李文斌,涿州市人大代表,97年5月得法的,得法时间不长,他原来的高血压,心脏病都好了,近七十岁的人了,精神特别旺盛,总之睡得香、睡得稳,走路发轻,精神饱满。尤其是他的视力,原来看书、报都得戴老花镜,修炼大法后,很小的字都看得清,眼睛一点都不感到疲劳,真是神奇得很。

2002秋天傍晚,恶徒谢玉宝、杨玉刚等人带领六、七个警察闯入李文斌家,拿出早写好的搜查证逼李文斌签字,并把李文斌家几间房子还有小仓房都翻到了,弄得屋子乱七八糟,恶徒什么都没翻着,就给李文斌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帽子,将他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一个多月,直到李文斌出现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症状时,才叫家人接出来。

8、薛普氏,涿州市地震台退休职工,96年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得到很大改善。以前自身的多种疾病,如气血不足、气管炎、肺气肿、骨质增生等病都不翼而飞。薛普氏按照“真、善、忍”大法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慈悲待人、不为名利而争斗,遇事为他人着想,心性提高了,身体轻松,心情舒畅,而且全家人身体都变得很健康。

99年7月邪党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谣言蒙蔽不明真相的世人,挑起人们仇恨大法并对大法犯罪。为了让人们了解大法真相,薛普氏与同修于2000年10月20日上北京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天安门恶警绑架。在公安局里遭恶警折磨,后被涿州市公安局和610谢玉宝、杨玉刚一伙恶警带回涿州市关入拘留所。

在涿州拘留所里,薛普氏和同修被谢玉宝等恶警多次酷刑折磨,棍棒打,电棍电,拳脚相加、罚站、罚跪,有的大法学员被迫害得动不了,抬回来几天走不了路,起不了床,吃不下饭。恶警用酷刑威逼大法学员说出谁是组织者、保证不再炼法轮功,薛普氏等大法弟子谁也不听他们的,坚修大法心不动。

10月26日,恶警逼大法学员写保证书,并把单位领导和家人叫去,勒索每人13000元,否则就送看守所判刑。

薛普氏回家后,610和公安局还经常骚扰她,威逼写保证书,逼家人写、单位领导层层写保证,否则扣工资,撤职。薛普氏总被共扣去了四个月工资加福利,总计人民币5000元。在拘留所里恶警搜身搜去1000元,交住宿费180元,薛普氏总共被涿州市610、国保大队勒索人民币19180元。

9、李秀华,涿州市热电厂职工,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李秀华多种疾病缠身,胃癌、胸部疼,从小就有咳嗽病,长年感冒,睡觉都带着帽子;腰痛,双腿痛,脚上皮肤病,多年神经衰弱、眼疼看不清、头疼、失眠、身体很弱,每天营养品、中医、西医也治不好,还在加重。

李秀华修炼大法后,一身疾病痊愈,10年来一片药没吃过,她深深感谢大法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2002年7月,国保大队杨玉刚带一名恶警闯入李秀华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讲法录音带,抄走录音机,两个恶警拧着李秀华的胳膊将她绑架上了车,铐上手铐,打李秀华的脸,把它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4天,勒索2000元。

10、刘桂华,东城坊镇兴盛屯村人,50多岁。刘桂华以前全身是病,患癌晚期,她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病都好了。

99年7.20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以后,孙庄乡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员经常到刘桂华家骚扰。因刘桂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所以被没完没了的迫害。2000年左右,办洗脑班罚款50元,2001年罚款300元,2002年被带到涿州拘留所关押15天,放回来后乡政府非法勒索1000元,在2003年8月份左右,乡政府牛振华、柴玉桥、邢恶警、徐恶警等人将刘桂华非法抓走,刚到乡政府大院,侯玉平、柴玉桥、邢恶警、肖立新、徐恶警、乔永里等恶徒就开始打刘桂华的上半身,一会儿,有两人压住刘桂华,两人用黑白胶皮管子轮流打,打得刘桂华下半身全是黑色的。恶徒还勒索刘桂华1500元。

恶徒打刘桂华时,村支书记凤田、刘振宽在场。冯克林、王兴巨、刘振宽、王会启、纪凤田、王青霞(纪凤田妻)、刘广荣都参与过迫害。王会启经常蹲坑,听窗户根儿,他与刘广荣经常去报告。

11、周桂容,东城坊镇兴盛屯村人。1999年7月20日后,孙庄乡派出所恶警经常到周桂容家非法搜捕并勒索钱财。还把全乡学员集中到一起办洗脑班,每人勒索50元。

2000年,周桂容被恶徒非法敲诈500元,肖立新、侯玉平、乔永里、邢恶警、徐恶警、张华等人参与迫害。肖立新等打周桂容嘴巴,用电棍电她,用胶皮管抽她,她被迫害的身上全是紫黑色的。

2003年7月份,孙庄乡派出所又到周桂容家乱翻,并将周桂容非法关押15天,勒索1700元。周桂容回来后,侯玉平又勒索她300元。

2006年农历2月初3,乡政府姓徐的一伙恶警到周桂容家非法抄走了磁带,并强行带走周桂容非法拘留10天。前后勒索钱物达一千多元。

2006年5月初4,刘振宽又勾结乡政府等人强行绑架周桂容到乡政府,敲诈1500元,威逼家人如不交钱就送南马洗脑班迫害。

恶人榜:刘广荣、王会启、王兴巨经常给邪恶通风报信,听窗户根儿、蹲坑。纪凤田、刘振宽、冯克林、王青霞、徐恶警、乔永里、邢恶警、张华、牛振华、侯玉平、肖立新、等人都是打手。

12、卢玲,松林店镇常村人。1999年7月19日上午,常村大队负责人滕广臣、松林店镇政法委书记任志平把卢玲骗到镇政府。当天晚上铐上手铐拉到公安局四楼,恶警谢玉宝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卢玲被拘禁三天三夜,7月23号深夜被劫持到涿州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175元。

卢玲第二次被非法拘留是被官庄水泥厂警务区姓付的恶警从家绑架走,当晚警务区负责人崔玉、常村负责人李永超闯入她住处,把所有法轮功材料全部抄走,直接把她押送到拘留所13天,饭费175元,提前2天又多交50元。

第三次拘留是由南马警务区负责人周立民带两个人非法抄家后,将卢玲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之后松林店镇恶徒李金领把卢玲拉到南马洗脑班迫害10天,洗脑班头子高学飞打卢玲嘴巴子。

卢玲家人被敲诈1500元,300元请吃饭,一共是1800元,本村支书马树元经手松林店镇敲诈卢玲家人5000元,任志平、杨召辉经手水泥厂警务区敲诈1000元。

2004年3月2日下午2点,马树元带一帮人对卢玲住处非法搜查,参与迫害的还有张献良、张永达、李洪宝,李增元、李金领、王文华、陈永健等。2004年12月1日,村支书滕广臣带一帮镇里的人到卢玲住处胡乱翻,滕广臣、赵月玲、张X福、闫X,李金领、王文华、陈永建及几个穿警服的小随从,把卢玲劫持到洗脑班,直至将卢玲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才通知家人去接,整整五天。

2005年之前,凡是所谓敏感日,镇里及村里的恶徒都要对卢玲重点骚扰,卢玲前后一共被勒索8000多元,有的无法统计。

恶人马树元、张献良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曾逼着全村炼过法轮功的人拿着工具去平坟灭祖,两人现都遭报,张献良喝毒药身亡。马树元的妻子手术切除了一个乳房,有一部份村民还在告马树元贪污,还有的村民见到马树元就骂。

13、邢俊花,45岁,商业局职工99年四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有种疾病,头疼病、气管炎,角膜炎、妇科病等,得法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

2000年三月,商业局朱永利带领国保大队的几个人把邢俊花劫持到涿州国保大队,邢俊花坚持继续修炼法轮功,谢玉宝把她关到拘留所半月才放人。谢玉宝挑唆邢俊花丈夫说:“回家你就打她,打死炼法轮功的不偿命。”

99年9月,邢俊花因去北京上访,国保大队等人把她关到涿州拘留所,国保大队一恶徒用电棍电她胳膊直到脖子。后来又用电棍电她嘴,向邢俊花的单位勒索10000元钱,单位逼邢俊花在工作和修炼之间作出选择,邢俊花选择修炼,单位把她非法开除公职。邢俊花被拘留16天后,谢玉宝等人又把她拉到打靶场,罚站一天一夜,四天后,直到把她迫害得浑身颤抖,生命垂危,才 让家人把她接回。

2000年7月,邢俊花因去同修家,被义合庄派出所绑架到公安局转至拘留所,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拘留15天后放人。

2000年10月1日,邢俊花去北京旅游无故被抓,国保大队和市长秘书把她接回公安局,转关拘留所,在拘留所邢俊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13天,邪恶不但不放人,反而把她关看守所继续迫害,看守所恶警把邢俊花手和脚铐在一起三天三夜。10月22日把她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去劳教所当天下午,恶警就把邢俊花呈“大”字型铐在床上4天。

2001年5月,劳教所恶警开始强制“转化”邢俊花,恶警张浩新指使七、八个刑事犯把邢俊花拉胳膊拽腿拖到四楼,前三天采取轮番战术,两小时一换班,熬她三天三夜不让睡觉,第四天把邢俊花呈“大”字型铐在床上,不让睡觉,皮带抽,打耳光,散布邪悟,铐死人床三天,手铐在暖气片上,脚铐在床上,恶人使劲拉床。邢俊花背法,一刑事犯就毒打她。邢俊花被折磨了16天之久,手铐卡到肉里,痕迹很长时间才下去,手肿得像馒头。

2002年,恶警强迫拒绝“转化”大法弟子抹铅板,没有任何的防毒设施,每天7:30出发直到下午4点才收工吃饭,每天规定抹多少块,到温度很高的屋子抬铁架子,这都是男人干的活。邢俊花身体出现了对铅毒反应特别强烈的症状,吐血,长期咳嗽,被医院检查诊断为胃癌,恶警张国江却说:“只要有一口气,就得去干。”邢俊花立掌发正念,恶警刘子维逼她了站三天三夜。

邢俊花被迫害的每天吐血,直到生命垂危,恶警才于2003年5月让她保外就医。

14、刘淑芬,涿州市清凉寺区大沙坎村人,1998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患多种疾病,鼻炎、咽炎、气管炎、神经衰弱、血压低、经常休克。每天与药为伍,还欠下一身债务。刘淑芬修炼法轮功后,几个月的时间,症状全部消失,从此告别了药。

2001年4月18日,恶徒将刘淑芬的大法书籍全部非法抄走,清凉寺派出所恶警把刘淑芬绑架到清凉寺办事处,第二天又劫持到南马洗脑班。在洗脑班,每天恶徒逼迫刘淑芬等大法学员军训,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每顿饭一个小馒头,不让吃饱。刘淑芬家人给洗脑班主任朱建华400元现金后,恶徒才放刘淑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