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成林、李伟松等恶人迫害广东茂名石化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

江成林、李伟松等恶人迫害广东茂名石化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的八年多来,茂名石化公司“六一零”头目江成林李伟松罗辑,茂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许华柳、大队长李环超、副大队长柯嘉宁等,还有退管处党委办、居委会的恶人,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例如,侮辱、谩骂、攻击大法及法轮功创始人,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电话监控、限制人身自由,非法规定节假日出入请假、报到,利用单位闲杂人员到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家庭进行骚扰,不经任何手续动辄强行抄家,非法没收法轮功学员修炼及讲真相用的书籍和物品,将法轮功学员的财物劫为己有,象土匪、流氓一样无法无天。他们还绑架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进行迫害;肆意对法轮功学员开除公职、停发工资、退休金,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以下是茂名石化公司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

杨兴志,男,已退休。二零零零年二月因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非法抄家。之后 “六一零”、公安、退管处等经常利用电话或上门骚扰,还支使闲杂人员监控他,对他非法搜身,甚至恐吓、威胁他,逼迫他写“三书”,放弃大法。

余少英,女,已退休。一九九九年十月去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官渡派出所人员将她非法拘留两天两夜,还强行抄家。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余少英再次被非法抄家,并被非法关押了三小时。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在大草坪被绑架至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又送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逼迫写“保证书”。每到节假日,恶人常去她家骚扰。

王玉兰,女,六十六岁。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被强行抄家,后被绑架至茂西公安分局关押十二小时。此后“六一零”等经常利用电话或上门骚扰她家。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晚王玉兰去大草坪散步,当晚大草坪有好多人在乘凉,茂南、茂西公安分局突然开来五、六辆警车,几十个公安、便衣包围住大草坪,非法抓捕乘凉的人们。她被抓去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不写“三书”,遂被送去洗脑班继续迫害。一天中午她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随即送医院抢救,医生给她做了开颅手术。术后神志不清,谁也不认识,不能进食和交谈,但整日整夜喊“冤枉”,最后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钟坤莲,职工家属,残疾人,手脚不灵便,修炼后行动自如。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刚到大草坪就被绑架至茂名第二看守所拘留十五天,逼她写保证书,她不肯。多次遭公安、“六一零”上门骚扰,威胁、恐吓。因不能炼功,导致她身体越来越差,现在生活不能自理。

卢耀芳、陆定娥、周月珍,于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在大草坪乘凉时被绑架至茂名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又送去洗脑班强迫洗脑,之后还多次上门或电话骚扰。

吴进,男,已退休。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囚禁在洗脑班强迫洗脑,之后恶人又是多次上门或电话骚扰,不许炼功,导致他现在四肢颤抖,行动困难。

柯慧琼,女,六十七岁,职工家属。二零零六年被非法抓去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导致身体虚弱,旧病复发,她儿子送钱(多少不明)给洗脑班杨辉才放人。

吴亦雄,男,六十五岁,退休工人。得法前糖尿病严重,得法后身体恢复正常。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抄家,还被恶徒推倒在地上,每天电话骚扰、恐吓。二零零一年九月在大草坪被绑架到茂二看拘留十五天后转到洗脑班迫害。由于不能炼功导致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含冤去世。

黄仙凤,女,已退休。二零零零年二月被茂西公安分局三所所长黄周抄家,单位车间主任吴岳伟每天都要强行给她洗脑一个多小时,每到节假日都上门或电话骚扰。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五、六辆警车、十五个公安和便衣对她非法抄家,并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两天后由于血压太高才被放回。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深夜十一点被强行抄家,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六个月(在家执行),停发退休金及公司所有的补贴。最近,非法劳教期满,公司“六一零”头目江成林、茂西公安分局国保教导员许华柳、退管处党委办陈有才要送她到洗脑班迫害,让她与大法决裂才给恢复工资,被她正念拒绝。

梁明珍,女,已退休。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四日被强行抄家。同年十二月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绑架后由茂石化公司“六一零”和茂西公安分局接回关在茂名第二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再次无辜被绑架,关在茂名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再送至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强迫洗脑。后又被没收录音机二台。

郭秀群,女,七十多岁。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抄家。同年三月骑自行车进京上访被绑架到茂名第二看守所拘留一个月,身上带的一万元被掠夺一空。二零零一年又被绑架并非法判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九月被茂石化公司“六一零”骗去“开会”而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一直到二零零四年才放回。几年来她先后七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迫害。

梁少琳,女,生于一九五一年,干部。因赴京和平上访被劫持,自一九九九年十月七日起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软禁在单位,又非法判劳教两年加期三个月,期满后不释放,先后囚禁在茂名市和广东省洗脑班强迫洗脑和迫害。其丈夫忍耐不了长期等待,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以长期分居为由通过法院强行判决离婚。至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正念闯出,她被非法囚禁历时五年半。并于二零零零年二月被茂名石化公司非法除名,剥夺一切经济来源和职工福利待遇,至今未给予恢复厂籍。

梁锦春,男,生于一九七三年。因到北京向世人证实大法于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剥夺工职,此时他才新婚一个多月。期满释放后才一年多,二零零六年二月的一天半夜,一伙歹徒闯到他家非法抄走个人资料及物品,拳打脚踢,将其劫持至茂名第一看守所,后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七年。由于连续的遭迫害,他与妻子(常人)婚后聚少离多,妻子长期独守空房,承受不住精神上的不断打击,加上方方面面的压力,他妻子被迫与他离婚,造成又一个家庭的破裂。

詹广岩,男,生于一九六三年,工程师。二零零零年一月被非法拘留在茂名第二看守所,其家属花了重金才将其放出。几个月后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期满后不予恢复工作,却要作为新工人试用一年,期间要定期递交思想汇报,接受“六一零”监控。詹广岩不承认并抵制此种迫害,现仍被迫失业在家。

孙彦,女,生于一九三四年,退休工人。修炼前患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修炼后身体健康。然而,江成林和前茂西分局政保科长梁伟等一伙恶人连老太太也不肯放过,不顾孙大娘的老伴瘫痪在家长期卧床不起无人照顾,非法将她绑架到茂名第二看守所拘留三十天。期满后,恶人又将其直接绑架到洗脑班强迫洗脑。在精神与肉体受到极度高压和残酷迫害下,孙老太太旧病复发,送医院抢救治疗,恶人怕承担责任,才将其放回。回家后,由于身心已受到摧残,致使她精神失常,至今不能恢复。

林秋云,男,生于一九七零年,原茂名石化森林公园司机。修炼前好赌、乱搞男女关系等,患前列腺病,与父亲反目成仇。用他本人的话讲:“过去除了杀人放火和吸毒外,无恶不做,无人能管,是个不是二流子的二流子。”修大法后,判若两人,浪子回头,向父亲认错,病不治而愈。

林秋云生前照片
林秋云生前照片

二零零零年四月被绑架关押并被开除工职,后到外地谋生。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每逢大小节日和所谓的“敏感日”,几乎每次都将其劫持到看守所、派出所、收养院或洗脑班进行迫害。三年来在广州被逼搬家高达十一次,其中一次被封屋及被罚款一千元。广州海珠区西窖村所属派出所恶警在茂石化公司“六一零”和茂西公安分局的唆使下扬言不准其在海珠区范围内租住,因此曾一天晚上被逼搬三次家,无处安身。十六大前夕,茂名市“六一零”行政科长薛伟华和茂名石化公司“六一零”江成林为首的恶人将其劫持回茂名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其妻(修炼)及其未满一岁的儿子也同时被软禁。林秋云被逼迫违心写下所谓不修炼保证后,身心受到极大创伤。

回广州后为躲避迫害,被迫转让铺面,后流离失所,心力交瘁,精神失常,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凌晨在云南丽江含冤去世。死后十个指甲发黑,腹部发现一大片黑印,带蓝绿色。人死后不久,口中不断溢出血,开始是黑色,三天后逐渐变成鲜红色……家人怀疑受迫害期间恶警对其下毒。

谢月婵、谢月群姐妹俩,三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均被多次找谈话、恐吓、威胁,还不断骚扰迫害其家人,要求家人协助“劝说”和监控她们。谢月婵还被非法扣发工资近一年,每月只发给二百元生活费,照常上班,为的是从精神、经济等方面下手逼迫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谢月婵被非法扣去的工资已被用于恶人到北京绑架她的差旅费。

廖程彬,男,约三十多岁,职工子弟。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以来,多次被绑架,先后被关押在茂名第二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三月恶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并将其劫持到茂名一看,后秘密开庭,非法判刑六年。

张振飞,女,约三十多岁,工程师。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判刑一年,剥夺工职,关押在茂名一看迫害,到期不释放,直至逼其转化。

陈冰心,女,六十六岁。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抄家。二零零六年七月间,公司“六一零”李伟松和茂西公安分局一个女警官亲自带人到她家谈话,要挟,而且每周或每隔一周就到她家,并且不断的电话骚扰,逼迫其转化,一连持续了三个月,直到十月份,恶人看实在动不了她,才不了了之。

周磊,男,茂名石化公司某经理秘书。二零零七年一月突然失踪,下落不明。公司机关高压封锁消息,有知情者不肯透露,据说公司已下达指令,不许走漏风声。据说因向本单位世人讲清真相而被恶人绑架。

茂名石化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例远不止上述这些,有待进一步了解落实。而且江成林一伙至今仍在继续作恶,不断骚扰、恐吓、威胁并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

正告此处点了名的与未点名的迫害者们,你们不明真相被中共利用所犯下的罪恶已经很大了,如不醒悟,等待的就是遭恶报,天网恢恢,神目如电,谁也逃脱不了,这种例子已经很多了。不信神的人,只能使自己无所顾忌的干坏事而导致更可悲的下场。然而,神是威严的,神也是慈悲的,如果你们真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那么只有弃恶从善,洗手不再干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之事,并上大纪元网站发表声明退出中共及其一切所属组织,彻底与恶党决裂,才能得到神的宽恕,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