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岁离休教师:得法重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我叫春晓(化名),是一名中学的离休教师,今年八十四岁。九六年幸运的走上修炼大法的道路,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丢掉了近十年的药罐子;是师父叫我懂得了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做人道理,去掉了自己很多在常人中的执著。在此,我要向师父、向大家汇报,在修炼的路上我是怎样提高的:

死而复生的经历

五七年××党号召“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搞大鸣大放给××党提意见(当时,我已由学校调到当地政府部门做秘书工作),由于我文化比较高(过去的老大学生),做记录快而整齐,就负责发言记录工作。在划定右派时这些记录恰恰又成为我反对××党的言论,自然也就成为我被划定右派的罪证。我无辜的挨打、受骂、批斗、游街,被关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屋子隔离反省几个月。我无奈却坚持活着,但听到母亲因我受折磨而悲愤离世,××党又不允许我和母亲告别时,痛苦之下,我只能随母亲而去,来摆脱这个人间地狱了。于是在隔离反省的屋子梁上套一根绳子,站上凳子,把绳子套上脖子,正准备蹬开凳子的那一瞬间,放在屋子墙角里的几个月都没有用过的一个空热水瓶,突然爆炸了,我被这响声犹如雷声惊醒,本能的抓住绳子,求生的欲望使我放弃了寻死的念头,我又活下来了!这或许就注定了我日后与大法的不解之缘。

走出常人的执著

零三年四月,我的孝儿孝女特意为我举办了一次同学、同事、朋友聚会,十几位宾客,都已过古稀。聚餐中,我给大家讲了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体会,讲了大法的殊胜美好。我女儿给他们讲了大法受迫害的真相,解开了他们对大法一直以来都存在的疑惑,知道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为他们得到新生而高兴,聚在一起的几天里大家都很开心。

其中有一位是我大学的同学,也是离休教师,和我同在一个教育系统。他听说我修炼大法以来,一直没报过医药费(离休教师的医药费是全报的),就遗憾的对我说:“你真傻,拿着这么好的待遇不享用,你心理平衡吗?别忘了,你是受过迫害的人呀,××党欠你太多了,你还为它省医药费,太不合算了。你看我今年才四月份就报了七千多元,去年报了一万多元,家里常备药儿孙也用得着啊,你还是去疗养疗养吧。”

老同学的这一番“肺腑之言”,还真让我动了心,想到命运的坎坷,而且在××党血统论政策下,儿子尽管高考成绩全年级第四名,品学兼优,因我的原因,学府榜上无名。当知青下放农村,三个儿女,就去了两个,在知青中,儿子、女儿的表现都非常好,又因我的原因,招工回城无门。我心里苦啊,内疚啊!回想此景,竟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把自己摆在常人中,心里愤愤不平。我想我要多活几年,把××党欠我的全补回来。首先,就是想去疗养,尽管健康状况很好,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在当地的中医院接受了疗养。老伴和女儿也是大法修炼人,都劝我不要去,我就谎说这里痛那里痒,硬是要把一个好好的身体折腾得九死一生,旧病、新症全上来了。十天下来,已花了住院费四千多元,可我已经吃不下,睡不得,全身更加疼痛,各种检查弄得我上吐下泻,头晕眼花,好象有一种即将离世的感觉。这时我才悟到,我应该赶紧出院,只有慈悲伟大的师父才能救我呀。老伴也说:“你‘享受’够了吗?还是回家好好修炼吧,听师父的话没有错。”

回家后,我不打针,不吃药,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给来家里的亲朋好友讲真相,没几天,我又恢复了原貌。师父啊,师父,我现在都八十多岁的人了,我要惜时度日,精進实修,争取当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老伴也是同修

在这里我说说我的老伴,九六年我们一同得法修炼,她一直非常精進,三件事也在做。有一次烧到39度多,全身发抖,咳嗽,流鼻涕,脸被体温烧得通红,她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打坐炼功,两天后身体就恢复了正常。

由于老伴也是近八十岁了,曾几次摔倒,手也划破了,嘴也摔肿了,可她从来不打针吃药,很快就不治而愈。今年我也摔了一跤,摔的屁股的肉都裂开了,可几天后就痊愈了。

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