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消掉病魔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九六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是一个久治不愈的患者,心肌缺血造成的胃痛、胃胀及后背神经放射性疼痛,打针吃药都无济于事;在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中,经同修介绍走進大法。

得法的第一天晚上我到炼功点看师尊讲法录像第七讲,连续几年的病痛一夜就消失了,从此我开始学法炼功,炼功后身体得到净化,走路一身轻。后来在放不下的利益执著驱使下,我开起了小卖店、养起了家禽,累的我把修炼后戒掉的烟又拣了起来,知道师父给净化身体,还往里弄那烟气,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后来就放弃了修炼。在放弃修炼的一年中,身体的病业不断的返,脸上褶子也增多了,到一九九八年八月我痛下决心,又从新回到修炼中,到炼功点集体炼功,到小组集体学法,使我提高的很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江氏流氓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我進省、進京证实大法,两次被非法拘留。我在北京昌平监狱关押期间,尽管遭到恶警打针、插鼻灌食等等迫害,丝毫都没改变我修炼大法的心。在那种邪恶恐怖的环境中,我一直和周围同修取得联系,及时接到师父新经文,通过学法、炼功再加上和同修经常切磋,不断的精進,我还主动的帮助其他同修。

当我第一次拿到材料准备在家附近散发时,心里怕的要命,晚上把真相发完后,第二天上班期间我吓的观察是否有人监视我或来抓我等等,冒出不好的观念,一次过去了,两次过去了,逐渐的在散发材料、贴真相标语、挂条幅中把怕心去掉了。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们地区已经能制作真相资料,我们散发真相资料的同修也逐渐由少到多,一次能拿到四百左右份,散发的范围也不断扩大,多数都是去大法真相空白的地方做。比如农村,在散发材料的同时挂条幅、贴真相标语等等;一夜之间,家家户户有真相资料,彩色条幅挂在树上、电线杆及墙面贴真相标语等等,在散发材料挂条幅中又增添了喷桶,在街面水泥墙或便于喷字的地方喷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在家能看到真相资料,走路随处可见大法好和大法真相标语。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的真相材料中又增添了既方便、又常用价格低廉,写出字又醒目的“粉笔”。自从使用粉笔后,再也不用等待真相资料,随时可以出去写,开始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送到城里城外十里八村。然后把“全球公审江泽民”写遍大街小巷的墙上和水泥地上,進而把江××犯下的罪行及被告上国际法庭的事写到家家户户的墙面上或门柱上,同时把当地大法弟子被迫害及被迫害致死及恶人遭恶报的案例及时在墙上曝光。

特别是传《九评》、劝三退时,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因为粉笔字影响面大,有些世人通过看到墙上的字知道三退;有的教师看到墙上写的看《九评》,由此向大法弟子要《九评》,看完后退出了邪党组织。

几年来,在证实大法中几乎多数夜间都是在写真相、传资料中度过的。开始我的身体被黑手乱鬼干扰的很大,不断的返出修炼前的病业状态,无论身体出现什么情况,也无论是什么天气刮风、下雨、下雪都阻挡不了证实大法这颗心,同时我不断的发正念。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们理智、智慧的证实大法;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我身体上所有的业力都随风雨严寒消的无影无踪。现在我早已年过半百,但身体轻盈,白里透红的皮肤,常人看了都羡慕,亲朋好友及单位同事赞不绝口,了解我的人都称大法神奇,也因此接受大法并退出邪党组织。

我的家也成了遍地开花的一朵,承担整理、揭露当地恶人的真相写作工作。师尊不仅给我净化身体,我家的环境也变的越来越好,丈夫及孩子们的身体非常健康,而且在社会上都有一席之地。什么事情我都顺其自然,什么事情都顺心如意,我精力非常充沛。在四个整点发正念不落的情况下,其它整点有时间时一个也不错过;参加集体晨炼,上午学法等等,事情安排的很有序。

写出此文,意在使那些身处病魔干扰和不精進的同修通过我的经历认识到,在救度众生中排除病魔的干扰,我们就应该在救度众生中修炼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