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监狱和吉林省女子监狱以抻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抻刑,也叫抻床,是邪党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最残忍的酷刑之一。其类似于死人床,但由于撤走了床板,使身体悬空,对身体伤害更严重,更残酷(见附图)。这种酷刑在吉林省的吉林监狱(位于吉林市)、吉林省女子监狱(位于长春市,也叫黑嘴子女子监狱)使用最多,后来邪党将其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到处“推销”,在辽宁、黑龙江等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受此酷刑后致残、致死。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抻床

抻床酷刑令人发指

在吉林监狱,“抻床”是将两张单人铁床并上,将学员按在两床中间的角铁上,四肢分别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拉紧,过一段时间拉紧一次,就是将两张单人床分别向两边拉开,中间床缝用砖挤上,每挤一次砖对人体的伤害极大,此刑极似古代的“五马分尸”,又叫“车裂”。受害者被绑在抻床上,手脚不能随意活动,恶徒将抻床摇、抻、拉、拽,手脖子、脚脖子的肉慢慢的被撕开,手脚已经不过血,骨头节都被抻开了。遭受此酷刑的人,马上就会全身疼痛难忍。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直至筋断骨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致残。

吉林监狱曾设十多个抻床折磨男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吉林监狱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了十多个小黑屋(小号),诡称为“心理矫治中心”。每个小屋有设一抻床,把人固定到床上,四肢用铁铐扣住,可以随便折磨人,踢、打、上身上踩,用开水瓶烫、用针扎、不让睡觉。其中最残酷的就是把人固定住,腹面朝上,然后往背上加东西(主要是棉被、水瓶、木板等),他们加压力,把整个人整个身子悬起来,整个四肢都被抻紧,骨头节都被抻开了,撕心裂肺的痛,而且是腰部向上拱,头向后抑,呼吸困难,脸色苍白。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固定到抻床上迫害,短则十多天,二十多天,还有一、二个月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身体肌肉开始萎缩,四肢无力,走路扶着墙走,骨瘦如柴,到冬季手脚都冻伤。

据已掌握的资料,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十人,他们是刘成军、张建华、崔伟东、魏修山、何元慧、郝迎强、雷明、孙长德、王启波和曹洪彦。还有多名学员被迫害致残。

吉林省女子监狱对每位坚定法轮功学员都施抻床

这种令人发指的酷刑同样被吉林省女子监狱用来迫害女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抻床是将人的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然后抽走床板,只让腰部支撑在中间一根半寸粗的铁管上,其余身体部位悬空,再把重物压在腿上,疼痛至极,全身关节象被割开似的,每天二十四小时这样绑着,大小便无人问津,直到所谓的“转化”。被“抻”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抻刑”迫害过的学员之多,程度之严重远不止我们所知道的这些,每一个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抻”过,而且不是一次,是数次,有的遭抻床折磨的次数甚至都数不清。

法轮功学员宋彦群,吉林省舒兰市人,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英语教师,被邪党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五年五月,宋彦群被吉林省女子监狱恶警施“抻刑”折磨后,整个左腿到脚毫无知觉,终日冰凉,整个右臂到手,内部骨头疼痛难忍,手抖动的特别厉害,已不能写字。

法轮功学员宋维香,在“抻床”上悬吊了一百六十八小时,仅靠四肢支撑体重,腿上还压上被褥。造成四肢失去知觉,双腿浮肿,长时间生活不能自理。

法轮功学员程杰被绑在床上,身下垫上洗衣板。

法轮功学员宋会丹被非法关押在老残监区,恶人付淑苹等人将她绑住手脚拴在床四角上,抽走床板悬空吊着,还在腿上压上被褥。

法轮功学员王立秋,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刚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就被施以抻床酷刑折磨,使其一段时间内下不来床走不了路。

法轮功学员关佩霞,蛟河农民,因不肯放弃修炼被非法关押迫害,曾在老残监区遭老残监区恶警监区长付淑萍多次迫害,被刑事犯罪人员毒打,一天二十四小时包夹,几次被用绳子绑在床上。恶徒还用抻刑迫害关佩霞,把她的四肢分开悬空绑在床角的四根铁柱上,长达两天两夜,致使关佩霞的腰、胳膊、腿均受到严重的损伤,现在仍不能长时间站立,经常出现腰疼现象,不能拿重物,不能干活,生活自理都困难,最近又出现比较严重的心脏病。

法轮功学员孙丽红,工人,她拒绝“转化”,被犹大刁栓云扒光衣服罚站,犹大陈艳梅(长春)用油笔往孙丽红脸上戳,落下瘢痕至今。孙丽红曾被刑事犯连打带骂,绑在床上长达四十多天之久,长时间不给接尿,留下后遗症,每隔四十多分钟就得跑厕所,孙丽红现已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表情呆板、反应迟钝,别人说话有的都听不懂,胆子特别小。

法轮功学员王兴香,吉林省德惠人,家庭妇女,约五十五岁,她拒绝放弃大法,自从入监以来多次遭到残酷迫害,多次被“帮教”单独秘密折磨。恶徒多次将王兴香悬空吊起,或者四肢分开绑在床的四个角上进行迫害过,这种抻床酷刑给她造成很大的伤害,留下胳膊不能用力、长期麻木疼痛的后遗症。

零七年四、五月份,王兴香又一次被单独隔离迫害,在炎热的天气中,被长期绑在床上,不许换衣物,不许洗澡,大、小便包夹人员高兴给接就接,没人接就便在褥子上。王兴香现已患上褥疮,臀部肌肉已腐烂,身心俱受到极大的损伤。至今王兴香仍在被迫害中。

据了解,目前已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她们是于立新、邓世英、王秀云、杨桂琴、杨桂俊、韩春媛和姜春贤,数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其中有杨明芳、班慧娟、王国华、何淑荣等。 由于监狱严密封锁消息,这里仅是曝光部份的迫害情况。

据悉,吉林省女子监狱目前仍非法关押着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在监狱四楼的教育监区,一部份被奴役出工劳动,一部份被强迫在监舍洗脑,恶警对于坚定修炼、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隔离迫害,由刑事犯看管,晚上熬夜不让睡觉,并施“抻床”酷刑。

吉林省女子监狱恶警榜

吉林省女子监狱的监狱长贾秉新是原来吉林监狱的监狱长,副监狱长武泽云负责强制“转化”。对使用抻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负有责任的还有教育监区监区长曹洪,副监区长赵冬霞,教育监区一小队管教邓永辉,教育监区二小队管教倪笑虹,还有杨唏、刘袢堙、吕干事、张婷婷、董管教等。

我们曝光邪恶的中共帮凶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毫无人性的抻床酷刑迫害,不仅是让世人知道中共邪党迫害善良的罪行,知道法轮功学员们为了坚守对真理的信仰在这人间地狱中承受着什么,更希望唤起世人的良知善念,共同发出正义的呼声,停止邪恶的迫害。因为中共邪党企图消灭的是“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和良知,法轮功学员的无私付出是对人类道德的挽救,如果任其摧残,人类将走向罪恶的深渊。

做恶多时必有报,中共邪党恶贯满盈,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天理难容。天灭中共已成定局,顺天意而行是世人的明智选择。脱离中共,退党团队保命,是神给予深受中共邪党蒙蔽与迫害的中国人的一次机会,愿世人把握好这最后的机缘,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