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 我抓住一切机会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一九九九年有幸得法,通过学法炼功,我原有的多种疾病被根除,身心受益。但自从大法和大法学员被迫害后,到二零零二年这几年,由于怕心,我不再和同修来往,也就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守不住心性,经常打麻将,完全掉到常人中了,只是有时背着丈夫学学法炼炼功而已。

在二零零三年,我突然发现乳房有肿块,去医院检查确诊是乳腺癌,并做了手术。医院说得化疗才能脱离危险。可我做一个疗程就受不了了,连拉带吐,一天一宿止不住。那化疗把人折磨的真是生不如死。第一次打点滴药输不進去,针头也掉了,药水淌了一床。另外见药就吐,身体受不了,并没悟到自己应该回到修炼中来,不该打针吃药了,那时悟性真是太差了。因为化疗太难受,心想不管它了,不打针也不吃药了,把药全扔了。丈夫怎么叫我打针、吃药我就不听他的。

就在这时我又想到了修炼。我开始用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学会了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也明白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走出去证实大法。我开始认真学法并背《转法轮》。从那以后,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家务活全由我一个人包起来,干起活来很轻松。丈夫不相信我好了,一年后让我去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师父再次救了我,我的经历证实了大法!

二零零四年我们一家三口人由儿子开车外出。车开到半路,摔到离大桥也就一尺远的冰窟里。当时我坐在车前心里还背法呢,我的前额正好撞在前面的玻璃上,玻璃被撞得粉碎,可是我的前额却啥事没有,只是手、脚肿了,发青,感到疼但能走路;丈夫鼻子撞出了血,脸上几处破皮,儿子啥事也没事。可是车撞坏了,已不能开。我内心感谢师父救了我们三口。看看大桥离水面几米高,想起来后怕,可当时我没有害怕。

晚上我一瘸一瘸的去同修家,看到同修家印好的大法横幅和真相粘贴在那放着。同修说我们一起去挂,因第二天就过中国年了。我说我今晚一定挂出去。我把大法横幅挂在几个十字路口,来往人多的地方,又贴了真相传单三十多张。贴完回家,我的脚既不瘸也不疼了,肿也消了,一身轻。

这几年来我讲真相基本都是面对面讲,遇到人不管顺道还是迎面,只要能搭上话,看时间长短,决定讲真相的长短。比如对马路边等车的,就开门见山,根据老少称呼一声,说:你看到大街小巷贴着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命的消息了吧?有时就告诉对方法轮大法洪传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需要“真、善、忍”,中国人民都在觉醒,或者告诉他(她)“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要记住大法好等,如果时间长,就从文化大革命讲到“六四”,再到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

我每天早上三点五十参加全球炼功,六点发正念,上午学法,早晚背《转法轮》、《洪吟》及师父在各地讲法。整点发正念。下午一点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时间到了,就走向街头讲真相、发资料、传《九评》。公园、超市、菜市场、商场、出租车上、学生放学经过的路口,都是讲真相的地方,讲完真相临走送护身符。天天如此,风雨无阻。劝“三退”,新年前有时一下午能讲退十七、八个人,每天至少能讲退了三到五人。有时早晚也去讲。没有资料就自己写。发资料和讲真相前都发正念求伟大师父加持,边走边发正念。出门时背诵《洪吟二》〈快讲〉,回来的路上就背《洪吟二》〈一念中〉。

我回到大法中修炼后的每一步都是在伟大的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我深感修炼的幸福。我体会到作为大法弟子只要你有一颗善良的心、救人的心,伟大的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安排到你的身边。前不久我心里想:要是有同学聚会,我一定参加,给他们讲真相。

一天,一个六,七年没联系的中学要好的同学突然来电话说:咱们班同学要在三十周年时聚会庆祝,××(一个当官的同学)要我给你打电话,你能回来吗?我立即回答说“一定去!”我从心里感谢伟大的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次救人的机会。我告诉自己要把握好。聚会时同学都说我年轻,我给他们讲《九评共产党》和“三退”,参加同学会的老师加同学共六十多人,五十多人做了“三退”。当时一个男同学问:你在这么多人面前讲,不怕吗?我说:我在给你们讲真相,救你们,为你好,我不怕。他当时也“三退”了。我告诉老师和同学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会有个美好的未来。我讲完他们明白了,有很多同学还说“谢谢你”,我说要感谢的是我的师父,是师父叫我给你们讲真相救你们。到人类大淘汰时你会留下来的,那时你要感谢我们伟大师父,感谢大法。他们说“记住了”。

每当我走出家门时,首先想怎么救人,牢牢记住伟大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其实都是伟大的师父在救人,师父只是要我们这颗向善的心。

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要成就师父所要的,坚如磐石,金刚不动。今后我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