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黄玉萍自述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叫黄玉萍,是辽宁省抚顺市人,四十三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大迫害,手段之残忍、迫害之惨烈,登峰造极。以下是我遭邪党迫害的情况简述。

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上访被扣留后,送到当地拘留所(清原大沙沟)非法关押二十四天,在那里我们炼功徐金荣等三名恶警一起打我,扇耳光不过瘾,用三角皮带抽全身和脑袋,灌食时还灌酒,他们边打边骂,完全一副流氓恶霸嘴脸,县公安局和当地政府更是狼狈为奸,以放我回家做诱饵向家属敲诈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当地派出所所长王洪刚等二人去我家把我骗到派出所,逼我放弃修炼,我断然拒绝,恶警就把我劫持到拘留所,后将我非法劳教三年,关入抚顺吴家堡教养院。当时我的孩子才十二岁,我无法给他母爱,北方的冬天很冷,别人家的孩子有车接送,我儿子上学自己走六、七里地,吃不象吃、穿不象穿,孤苦伶仃,那种心灵的煎熬与伤害使孩子变得沉默寡言。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晚,我下班回家突遭绑架并抄家,丈夫是个常人,也被连坐迫害,他刚进屋就被跟踪的警察没头没脑的打,门牙被打掉一颗(另一颗打活动了,不久也掉了)。我丈夫任立新被打的心脏病犯了,胸闷、难受的坐立不安,他们拿着我丈夫的钱去买药,丈夫被无理的拘留五天,身心饱受摧残。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身上仅有的一千元被侯姓警察搜走,他不让我说,我大声管他要钱,气急败坏的他狠狠打我、连击我头部,瘦小的我当时被打的头痛、恶心、心抽手也抽,他们逼迫我和丈夫交代。恶警万泉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搭在另一个椅子上,恶狠狠的说:“王秀霞就是我打死的。”此时王秀霞的丈夫孙洪昌在二楼一直被恶警打的撕心裂肺的惨叫,直到后半夜。后来才知道他被五马分尸的上刑,腿当时就被打折。

而我又一次被送到大沙沟看守所,遭到王兴传的暴力殴打,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这一次恶警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关到洗脑班迫害。

当我打着这篇文章时,泪水不止一次夺眶而出,法轮功学员在抚顺教养院遭迫害的一幕幕从我眼前掠过:身高一米五的农家妇女刘艳芹,恶警对她将所有的酷刑都用尽了,一天她拿针缝鞋,钢针落在地上一分为二,管教警察问她什么意思,她说:“宁折不弯”;史金玲天天喊“法轮大法好”;还有彭庚、梁素云、秦青芳、邹继荣、魏在兴、黄克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2/168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