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翩翩纯美净舒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忆少年时,父亲对我语重心长,说终其一身,留给我唯「清白传家」四字,要我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及长,才知人世太浑浊,无论独处,或在人中,四字家训,已世所稀有,即使离开世间繁琐,偶赏文艺演出,也难有片刻解脱,世风日下,作品中矫情做作者众,空有技艺,不知所云者多,由不得喟叹人间文艺竟与现实同样残酷,直到天作的缘份,见识了「神韵」。

初赏「神韵」,泫然欲泣。「神韵」格局浑然天成,气势自然磅礴,节目更是明快流畅,一气呵成。若安定心神,目不转睛,可得见演员转眸处纯净细腻,身段劲道,传递着中国代代文化中不可以言传的意涵之美,含蓄处不失光明磊落,奔放处,亦不落斧痕。演员看来有极好的精神素质,难得能够不骄不纵的把传统文化中的正派精髓表达的收放自如。

看「神韵」舞也好,剧也罢,悠扬的乐声伴着舞台上所有的流畅,嵌入视觉的是斑斓丰富的美好色彩,是纯正和自在可并行不悖的韵律脉动,短短几小时精神愉悦的洗礼,使步入中年的我对中华文化中道德,敬神,敬天更加向往。

观赏「神韵」,几度抿紧了唇,模糊了眼,由不得想,此时的人间怎会有这样一台绝妙文艺?神韵之舞,天人合一的纯美,洗涤了我尘世中的种种疲惫,赏神韵敬神畏天的情节,唤起了生命中的某种底层记忆,苏醒了自己返本归真的期待,低头想,这样一场演出,竟可触发生命如此多的感动,环顾舞台下的中西方观众,与我有同样神情的,竟也比比皆是,超越种族和年龄。这名符其实的「神韵」,若非身历其境,细细品味,有限的人间文字恐难解个中精妙于万一。

「绰越风姿从天来,翩翩绝美净舒怀,若问人间闻几回,千秋万古戏一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