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受广州天河看守所、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1997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之后,原本羸弱的体质彻底改变,多年的关节炎也不翼而飞。更明白了许多修炼的道理:为人要诚实,善良,忍让,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不足,多为别人考虑,不计较个人的得失等。我努力遵循着“真、善、忍”,不断的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大学毕业后我就在一家外企工作,那些年,找到生命真谛的我,每天兢兢业业的工作,闲暇时炼功学法,日子过的幸福、充实、平静。

1999年7月,江××操纵中共宣传工具铺天盖地攻击诬蔑大法,到处非法拘捕学员,信仰自由和人权受到了严重的践踏。我身边认识的法轮功学员陆续被抓、被关。

一.被广州天河看守所非法拘留

1999年底,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广州天河公园里坐在草坪上静静的看书学法,突然被警察包围了,理由是我们是法轮功学员,不可以公开学法看书,更不能坐在一起。我被非法拘留在天河看守所,被强加的荒唐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

1.奴工迫害

在看守所,从早到晚被奴役着做各种干花和塑料花,全部都是出口的。手指头经常被刺出血,还没结痂又反复的刺破,十个手指头都是血口子。每天只吃两顿,而且是稀饭,水煮菜,菜叶也是快烂掉的,吃完碗底一层沙子。不放盐,据说是怕吃了盐有力气。

2.殴打、灌食

当时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很早起来坚持炼功,其中几个被上铐,被打,一个阿姨的腿被打的淤青,蹲也蹲不下来。为了反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绝食抗争,一个男恶警(是个科长),带了一群男嫌疑犯人闯进来野蛮灌食,当时我看见被灌的有王华和张春媚。他们将一包大约1斤装的盐拆开,往一个茶缸里倒,搅和凉水,由七八个身强力壮的男嫌疑犯按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手脚,撬开牙齿往喉咙里灌浓盐水,灌完后牙齿断裂,嘴唇撕裂,呕吐和拉出来的都是血水。恶警在旁边踩着法轮功学员的脚,不让挣扎,一边还狞笑:这是对你好啊,给你输盐水。监房里面已经弥漫了暴虐和恐惧的气氛,这分明是把人往死里送。后来我出来后得知,当时一起在广州天河公园看书学法而被抓的男学员高献民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被灌浓盐水窒息而死的。

由于我的工作出色,单位领导想把我早点救出来,于是想办法找熟人,找到广东公安局的一个官员,拿着客户的订单给他看,说我负责的工作很重要,这么轻的拘留能不能早点放。这个官员说:”如果是个杀人犯,我都有办法放出去,可是她是炼法轮功的,绝对不行。”

看守所的经历让我受到极大的震动!我没有想到我所信仰的法轮功---令人思想升华,心灵纯净美好的修炼和我善良的同修们遭到的迫害是如此的残酷。

在中共铺天盖地的谎言的控制下,世人的良知和正义被蒙蔽,在无知中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犯罪。就连本应该最了解信任我的家人,因为听信中共所谓“香山自杀”的谣言宣传,极度害怕我去北京自杀,甚至打电话给公安局让他们去抓我。

二.遭上海610绑架 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遭迫害

为了让善良的世人了解迫害真相,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我决定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不久,我因为散发法轮功传单被上海“610”绑架,他们不分日夜的审了我三天,三天三夜没让我睡觉。之后,上海伪法院非法判刑,把我送去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迫害。

在法庭上我请求法官调查我散发的传单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法官回避着不敢回答我的问题。后来听说他们根本不做任何司法上的调查审判,也根本不会听你陈述冤情,只是根据发传单的份数来判年数的。我知道上海松江女子监狱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发了有上千份,就被判处10年,她是硕士,进监狱时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

1.劳役迫害

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我先经受的是奴役迫害,做出口的各种裤子,勾线衫,织毛衣,做过小块的英国的国旗,手缝韩国服装,玩具娃娃裙,被单被罩,小棉垫等。生产利润是与狱警的奖金挂钩的,因此犯人就成了他们赚钱的工具,每个犯人都有生产指标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没有完成就要通宵抄监规,到太阳下曝晒,操练,不给买等级菜,限制买日用品,不给洗澡等等。

人就象一部干活的机器。吃饭时间实际上只有几分钟。吃完立即干活。每到就寝时间,还有很多劳役要做。可是狱警又要关上照明灯,晚上就只能开昏暗的灯。监狱对外是说犯人每天最多工作8小时,实际上犯人每天劳动一般都在16小时以上,甚至通宵。有一段时间,我干活的时候都迷糊过去,哪怕站着,吃饭的时候都能睡着,谁上厕所去要是时间长一点,在门外面等待的人就要用力敲门,不然那人就蹲在那里睡着了。长期下去,很多人被迫害成高血压,颈椎炎,视力越来越差,怕光,流眼泪,腰疼得不能站立。

2.包夹洗脑迫害

对于法轮功学员,除了上述的奴役迫害外,狱警都安排了几个包夹犯看管,比一般犯人更没有自由、更没有人权,无论去哪里,都是两个人跟着走的。她们每天要写我的情况汇报,晚上要值班,防止我炼功,防止别人跟我说话,防止我跟别人说话,对我形影不离。但事实上整个小队的人都是监视我的,因为狱警教育她们,监视我,她们的加分减刑都跟我有关系。

如果法轮功学员炼功,就会遭到电棍打,关禁闭,上束缚衣等直接野蛮的迫害。我曾经与一个打我的狱警谈话,我问她如果你明知道一个人是好人,领导叫你杀她,你也会去杀吗,她说会的,因为她是国家机器。

人不是国家机器,而是具有辨别善恶能力的有灵性的生命。只有中共邪灵才将党性置于高于一切,泯灭善良的人性。可是最悲哀的是:她还以做一个不明是非的机器为荣,还不知道这对她有多危险。因为每个人要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3.专管大队高压洗脑精神迫害

由于我坚定修炼法轮功,不久我就被转到专管大队进行高压洗脑的精神迫害。

当时的上海女子监狱专管五大队,它更像一个洗脑学习班。通过各种欺骗和强迫的高压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法轮功。

在那里,我被关押在一个隔离的房间,有三到四个包夹犯专门监视,包夹犯都是要先经过恶党洗脑教育的。通宵有人值班,24小时监控。这在其它大队是没有的。包夹犯每天都研究揣摩法轮功学员的性格爱好和所思所想。例假时间,一举一动哪怕睡觉翻个身包夹犯都会纪录下来,拿去跟狱警,教育队长分析,想出各种坏点子来诱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在那里,最常用的是株连和离间政策。比如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配合邪恶参加所谓转化活动,狱警就处罚监室里面所有人不让睡觉,罚站,操练,或者其他处罚,无论什么处罚,都是全监室的人一起被处罚,就这样煽动包夹犯仇恨法轮功学员。

在专管大队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所谓“学习”迫害,不让睡觉或很少睡觉,包夹犯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揭批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从早放到晚。然后开始讨论,包夹犯个个口诛笔伐的谩骂法轮功,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写悔过书。

天天讲,时时讲,广播里是千篇一律的谩骂,言辞刻薄的攻击大法,随意发挥,人格侮辱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比如不让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洗澡,反过来骂她有精神病,身上脏。

还举行各种邪恶的“转化”活动,比如法律讲座,心理讲座,精神卫生讲座,“同一首歌”的歌咏比赛,歌颂恶党的表演节目等。还有名目繁多的各种大小会揭批。

其实,专管大队对于法轮功学员的一整套洗脑手段,也无非是邪党的几个邪恶基因淋漓尽致的发挥。如《九评》中所说“邪,骗,煽,痞,间,斗,灭,控”等。

在长期这样的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下,人变得意志涣散,神智不清,许多法轮功学员,包括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恶党的谎言欺骗,写了令生命蒙羞的“保证书”等,玷污了修炼人的清白。这种耻辱和痛苦让我精神上受到极大的创伤。出狱后我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在中共迫害下的一切有辱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三。集体验血、透视

我记得在2003年,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起来验血,连被关在禁闭的学员都被带出来验血,验血是用针在中指和无名指上刺血,每个人的血样都编号,一一放在塑料袋中封存。还有一次是一辆大型医疗车直接开到监区门口的,车上有医疗透视设备。上车往测试仪器前一站,就可将全身各个器官全部检测到。全部法轮功学员都做检查。但是其他监区的犯人并没有做这个检查。当时也不知道什么用途,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被曝光后,现在想来,那次验血和检查器官跟活体器官库有关。我们很多法轮功学员也曾经多次被狱警威胁,不“转化”的人,都会集中送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去。原来所谓遥远的地方,说的就是秘密摘取和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集中营了!

我们也发现,有些十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专管大队后过不久就被送出去,不知道下落,如法轮功学员董健,因为喊“法轮大法好!”被蒙上头抬离专管大队,之后没有回来过,不知道在哪里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奚姣,被逼疯,后来被狱警带离专管大队,不知下落,她家人至今不知道她的生死。

监狱局的领导对专管大队的各种迫害行为是很清楚的,专管大队就是在他们的领导下成立的。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向监狱长揭露专管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欺骗整人手段时,监狱长并不以为欺骗本身有何不对,她只是轻松的说:也许这种“转化”方式对你不适用。言下之意是:对别的人可能有用,对这个法轮功学员要用比欺骗更甚的方式。法轮功学员杨曼晔就是在监狱领导的直接干预下加刑9个月,以进一步迫害的。

如果人类社会的监狱的本意是让犯罪的人改好的地方,但是,当一个堂堂的监狱长都在堂而皇之的纵容欺骗这种恶行的时候,可想而知监狱本身,当被利用来迫害好人时,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而当拥有高墙铁丝网,手铐电棍和严密的等级制度的监狱,劳教所,甚至整个国家机器用于犯罪时,就比任何人间的犯罪更惨烈,更无法想象的丧尽天良,同时也更隐秘更不为人知!这就是为什么对于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能够被揭露出来,也仅仅是冰山一角的原因。

在这场江××发动的以中共国家机器为支持的对法轮功的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中,有直接充当打手的,有打着科学和佛教的幌子口诛笔伐的,有从中捞取政治资本,有为一己之私利的,无论他们当中,已经泯灭良知的,还是无知和被蒙蔽的,他们确确实实在做一件断送自己未来的恶事,蠢事:迫害法轮功,迫害正信的法轮功学员。

这场对人类信仰和人权的迫害已经成为一个最无法回避的问题,它拷问所有参与者的良知。他们,应该有善良的人的本性,他们其实很清楚,法轮功学员都是很善良很真诚的好人,他们却主动接受中共邪灵的洗脑,故意蒙蔽自己的良知,做出各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迫害法轮功。

写出这篇迫害经历,是为了留下在这段历史中的一个见证。法轮功修炼者们信守“真善忍”,平和而坚韧的维护大法,在这场残酷的迫害中,告诉人们真相,唤醒人们的良知和正义,为的是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揭露迫害,是警告和规劝那些还在跟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善恶有报,毫厘不爽。正告中共各级“610”,科痞政客,反×教协会,公,检,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各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等地的参与迫害者和策划迫害者,你们所做的一切罪行都逃不过历史的审判,其实也逃不过你们自己的良知自责,如果你们良知尚存的话。

中共历次运动对中华民族犯下了滔天罪行,今天你们被邪党利用来做此次迫害运动中的一个棋子,也必然会与邪党捆绑在一起反过来被自己的恶行所报应。弃恶从善的时间不多了,稍纵即逝。如想自救,只有立即停止迫害,退出邪党,才能有真正有良知的自我,生命才会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