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心动起来”的再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最近发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的传单给西方人,得到的回应几乎都是:“这个晚会到处都有演,到处都有广告,我知道。”这几年学员们努力不懈的、扫街式的发传单、卖票,在小小的曼哈顿岛,几乎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为什么售票情况到目前还很艰巨?在另外空间,纽约的阻力相对的大,但是对照法理,这样的情况似乎不对劲。

最近一件工作上的事,使我有更深刻的领悟。目前我处于找工作面试的阶段,有一份资料因为我自己的疏失,晚寄了将近一个月,后来我补寄时用快捷,对方隔天就能收到,但是一星期后对方迟迟没有将文件上传,最后我按捺不住,打电话去质问,在现今社会,人总是抱着:我付了钱,就应该获得相同品质的服务,形成“会吵闹的孩子才有糖吃”的观念。对方的回应是:“不只是只有你的资料需要上传,大家都得排队,难道你希望只为了你插队而不按规矩影响到别人的权益吗?”我立刻明白,眼睛只盯着别人,往往忽略“无条件向内找”,是自己迟交,补交了以后也就认为自己尽了责任,自己不在其中了,然后可以去要求、指使别人,没有放眼考量整体情况,关键时刻还是维护自己优先。这是在个人修炼时期就应该修去的执著,为什么还能再次暴露出来呢?我意识到,我的状态不够精進,没有达到作为我个人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我没有全心全意的投入目前正法的形式,对于“救人”,我不够上心,当作必须要做的例行公事,只是知道表面上的道理,没有从法上去明晰的理解与实际的对照、实修,表面上好象也轰轰烈烈的,苦没有少吃,甚至内心会藉由吃苦来作为保证自己在参与正法中的依据,然后安心的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不在其中,实际上救人的心并没有真正动起来。

紧接着第二个考验相继而来,好不容易资料上传了,我紧盯着结果,可是过了两个月,一个面试的通知都没有,刚开始我只意识到要放下名利心,努力说服自己一切自有安排,可是只有压抑的难受感,不是坦荡的正念。后来突然深刻的感受到,自己在人中前途暂时似乎“没有”着落,在等待中的感受和痛苦,都尚且如此,现在,为法而来,生生轮回的众生的真正生命,等待了亿万年,而今,师父来了,正法开始了,在短短的几年中,等待被救,而与大法弟子擦肩而过,还没等到被救那一刻,他们有多着急和痛苦,会是多少倍于我现在的感受!

那么,在我的处境中,我应该如何理智的、全力以赴的善用我周围一切的资源去卖票?在与也是同修的家人切磋后,心一动,念一转,顿时豁然开朗,没有偶然的事,面试的时间刚好就在这段期间,藉由这次面试的机会,恰好可以大量的向这些大公司的高层主管推票,于是我和家人立刻分工合作,藉由问候圣诞佳节,写了一封推广晚会的问候信,附上我们精美传单。西方人注重表面的文明,我们决定用最好的信纸,在细节上,信封的地址统一用标签纸打印,最好的内容用上最好的包装。在撰写信件的过程中,更是有所提升,第一次草稿,家人指出我过多的强调自己,文字背后所散发出来的信息,打动不了别人;第二次修改,家人又指出没有说清楚神韵艺术团的特色;第三次修改,家人还指出,说了半天我还是没写出为什么我要推荐这场晚会的原因,为什么这么推崇这场晚会?完成后到邮局寄送时,我明显的感受到能量很强,心里也特别踏实,极为平静的喜悦感油然而生。我不知道最后到底有多少人会去买票,在这过程中,我的心动了起来,愿意诚实面对、修正自己的不足,尽力而为的用心放弃自己方方面面的观念,设身处地的以对方能理解的方式,说出晚会的美好与意义,在实践的过程中,也不知不觉的“补”了文化课,对神传文化有了更深的理解。

目前天天都会收到群发的电子邮件,得知今天卖出去多少张票,还有多少张没卖,把它当成一个指标。从实践的过程中,我理解推票是配合师尊正法救人的形式,推票的其中,包含着讲真相,而讲真相并不是目地,一切的目地就是“救人”,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意义所在,不是为了卖票而卖票,不是为了怕亏损而挣扎,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和证实自我而努力。如同一个学生,平时没有踏实的学习,考前开始突击,成绩不理想,却眼睛死盯着分数,埋怨怎么还不见提高,却忽视了重德修心,用心学习,盼着短时间出现奇迹,这怎么能够考好试,上到好的学校呢?

今天在单位里四处找认识的人介绍晚会,一些人是教授,也有主管级的人,以前很多时候由于工作的表现并没有做好,有怕心和顾虑,没有直接和他们讲清真相,这一次先发正念,再发出强大的一念,我是来救你的。结果得到的反应非常正面,人们只是接了传单,并没有多想就询问如何买票的事情,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人间表面的祥和,是在另外空间正念和大法的场作用下,人明白一面复苏的表现。我也发现,坦坦荡荡讲清真相,救人的时候,人的思想也想不起来各种奇怪的念头,常人是受修炼人制约的。有人甚至对我在常人中的工作表示肯定和感谢,这和我人念中起的顾虑和怕心正好相反。我体会到,真的不是表面的形式起决定作用,大法弟子动真念时,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

动起来,并不仅只是表面的行动,不只是走了多少条街,发出去多少传单就完事了,我们可以时刻提醒自己,在推票的时候,有没有发出强大的正念,抱着救度他的一念,向他明白的一面发出:“醒醒啊!千万年的等待就在这一刻了!法轮大法好!快坐進属于你的那场晚会的位子!”用熔化钢铁的慈悲去真正关怀他,慈悲他,对他人的一面讲清楚、说明白。不要舍不得放弃自己形成的观念以至认为自己不在其中;不要认为别人不配合自己就是不配合整体,各自僵持。如果真正为了救度每一个生命,每天要焦急的应该就不是还有多少张票没卖出去,不是还剩几天,不是揣测会不会在最后一刻票又奇迹似的售完,不是去批评别人怎么不配合整体,不是急于抬高自己认同的卖票方式;而是为还有那么多的生命没有被救度、还没被洗净,眼睁睁的看到一个高层生命失去万古机缘,而他当初下来是抱着一定被救度的信心,对于这一切,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自己,愿意放弃多少,愿意放弃多少千百年来骨子里、人皮中形成的观念,其中甚至包括反宇宙的党文化因素;愿意放弃多少执著心从而更加纯净的溶于法中,在配合整体的过程中,最大最好的发挥出个人能力,各显神通,做到助师正法世间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