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第一线——香港退党点(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自从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于三年前面世,并在中国国内引发退党潮后,海外多个地方都相继出现了退党服务中心,而香港是在中国管辖范围内唯一一个公开设有多个退党服务中心的地区,每天的自由行都令这些设在景点的退党服务中心热闹非常,而且由于香港是大量中国游客的第一线,从游客对法轮功、《九评共产党》和退党态度的转变,反映出中国民众在过去三年确实经历着一场精神觉醒的运动,而且将继续发酵。

退党中心义工尤先生认为,《九评共产党》很神奇!他感到看《九评共产党》有一种力量,为什么中共怕《九评共产党》,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九评共产党》能完全解读中共的本质并详细分析了中共如何进行操控,有效打开中国人被党文化歪曲了的思想:「因为共产党的理是歪理,有很多邪说,可是拿《九评共产党》的内容去跟他们讲,很快就打开被党文化扭曲了的思想误区。」


游客站在一旁看展板是香港景点一个经常出现的情景


在香港景点上,可以看到退党服务中心的招牌

答案都在《九评共产党》中

尤先生说,他以大纪元今年曾经刊登过的博白县把一个十八岁的女生及六十岁的老太太抓去结扎的报导,向一名大陆旅客讲,开始时,该人说:「这种报纸你都相信?」

尤先生很快回答说:「外国人不相信,你们中国人都相信了,如文革时,父子相残,夫妻互斗,你和你的家长都会相信,你们相信,是因为你们都经历过……」事情过后,尤先生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懂的这样讲:「其实那是《九评共产党》里面的内容,大家听到也是觉的有道理!」

他说,如果随便跟中国人聊起中国的情况时,他们听不进去,认为尤先生不了解中国的情况,但看完《九评共产党》后,知道党文化是什么,知道他们的思维逻辑,以这些内容去跟他们讲,他们会觉的有共鸣。

有一次尤先生和一位中国游客谈退党,之后,对方愿意当场退,在退党过程中,旅客跟他多聊几句,问他从哪来,尤先生说是台湾人,旅客很惊讶的说:「不可能,台湾人不知道我们这么多秘密!」

让中共党员明真相

还有一次,有一团人都穿西装的,看起来是官员,尤先生对他们说:「共产党不是讲公平吗?你们到这边,但国内很多农民都没有吃的!」其中有两位官员说自己家也是种田的,另一位就说:「对呀,我们是农民呀!我们家都是种田的,现在种田很好过了,你们不知道吗?以前种田很辛苦,现在有共产党,大家很好过了!」

于是,尤先生就拿起《九评共产党》之九,问那两位官员说:「为什么二零零四年温家宝还讲我们的农民普遍出现短收和缺收?」两人听后就说:「我们不是农民,我们是警察局长!」尤先生就说,警察局长更要知道真相,于是其他十位局长也跟着拿走了《九评共产党》。尤先生劝他们退党保平安。

尤先生曾经碰到一位共产党员,说自己没有贪污,尤先生就对他说:「我知道,现在退党也是帮那些善良的人,你没有贪污,但你的长官,他想贪污,你要配合他,不配合可能工作都没有着落,你的长官在国外的孩子都有绿卡,有事时,他已经搬走了,你说你没有贪污,可是你有没有盖印章?」他回答说,有盖印章,尤先生就说,「天灭中共时,人家会以为你是犯罪集团的一份子,如果你退了,大纪元有一个退党证明,也证明你不是想做坏事的人,而是被迫做坏事的人。」这位党员听完后就退党了。

退党不受邪灵操控

做退党义工的过程中,尤先生深深感受到正邪的交锋:「中国人都知道中共不好,但是不敢说,他们是从骨子里怕出来,所以跟他们讲退党,退了就没有邪灵的操控了!」


《九评共产党》及有关退党材料使民众了解了中共邪恶本质。图为今年九月墨尔本退党服务中心义工在市中心发《九评》及讲正在中国发生的惨烈迫害

他举个例子,一位卖纪念品的大陆人,曾经参加过少先队,以前看到尤先生等人在家附近劝退时,都不敢出来,尤先生问他为什么不敢出来,那位大陆人说怕被看到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回去大陆很麻烦。

通过几次与那位新移民谈话,最后那人退出了少先队。现在这位新移民主动出来跟尤先生聊天,退了队后就愿意跟人讲话。香港有很多新移民,他们很可能是党、团、队员,退了就是有这么大的变化!

尤先生还说,由于长期接触大陆的游客,他更是感受到天灭中共的速度:「以前和中国游客谈退党,他们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现在不一样了,跟他们讲退党很多都主动要退,所以形势都不一样了!」

每天都会到香港的景点当退党义工的周胜也感到退党的形势越来越好,退的人是越来越多,试过一天晚上可以退八十六个!

劝人不为中共背黑锅

不知道是否因为《九评共产党》发表三周年,采访当天,周胜和另外几位义工都发现一位讲普通话的男士,长时间在景点逗留,而且还发现他的肚子部份突出来,象是系了一个录像机在拍摄。期间该男士又用电筒射来射去,同时不停的打电话。最后,周胜和几位义工上前劝这位人士不要帮中共干坏事,对方对他们说自己来香港已经四年了。

周胜说,退党服务中心在过去有几次都有特务来打听或骚扰,不过,他们都会正告那些特务不要为中共背黑锅,从而伤害了自己。

他说,现在很多时候碰到大陆游客,发现他们在国内已经退出了中共组织,有一次他劝一位先生尽快退党时,话还未讲完,那位游客就表示自己已经退了,周胜问他在哪里退的,他说,是在国内退的。

周胜又问他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帮他退的,他回答说:「是,我已经退了,你不相信?」接着他就拿出他的钱包,里面有一张纸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等字句。

那位游客还当场叫他旁边的人退,他说:「快点退,法轮功很好的,法轮功真是好人来的,快退!」

又有一次,三位男士在认真的看着关于中共以天安门自焚诬蔑法轮功的真相,和退党资料,周胜上前向他们讲中国真实的近代史:「现在已经有两千九百多万人以真名或化名退出了党、团、队,为什么要退?因为中共夺权以后害死了八千万同胞,从大跃进,大饥荒到文化大革命,而到今天,共产党没有停止过杀人,还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他们的器官去贩卖,到目前为止,有名有姓的已经迫害死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共产党害死八千万同胞,就是法律不制裁它,天都要制裁它,所以赶快退出党团队……」

周胜接着解释如何退党,并告诉他们可以以化名退党,他建议替其中一位男士取一个叫「永安」的化名,取其永远平安之意,接着另一位也说要退,周胜就给他取了个名字叫「永顺」,做什么都永远顺利,对方立即说「好好好!」

他们自己接着向周胜说,要他给第三位取名「永发」,意即永远发财!就这样,周胜一下子就替三位男士退出了中共组织。

有一次,一位游客很恨共产党,一提起中共就发脾气说,因为他自己是参与了八九民运后被抓判刑,最近才被释放出来。他表示,他的邻居是一位法轮功学员,有一次公安来抓那位法轮功学员,他就把那位法轮功学员藏在他家,让公安查不到。他对周胜说:「我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九评共产党》我也看过。」

去信导游善心获支持

有一段时间,周胜观察到很多游客都不拿《九评共产党》和单张资料,她在思考为什么,接着就想到可能是导游阻止中国游客拿资料,于是诚意的写了一封信给那些导游们,信的背后还抄写了两则关于人们由于退了党和保护了法轮功学员而得福报的事例。周胜觉的效果很好,越来越多导游不再阻止游客拿《九评共产党》资料,对周胜和其他义工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一次周胜听到有游客在问为什么《九评共产党》和法轮功的资料可以随便摆出来?没有人抓他们吗?导游就对他们说,「你以为这是大陆吗?香港是言论自由的地方,人家法轮功和我们是朋友,这里谁都有发言权,不是共产党想如何就如何!」游客听后就不再说什么了。

从退党潮在国内出现时已经开始当退党义工的黄小姐说,这几年的改变很大,一开始很多大陆游客根本听不进去义工讲的关于中共的情况:「他们也想不到中共会灭亡的,他们觉的不可思议,因为他们脑子里都是无神论,跟他们讲天要灭中共,觉的很难接受,但是现在他们明白真相后,他们就有所改变。」

刚开始时可能是一天两、三个退,现在每天一个退党服务站就有几十个要退:「如果一个团里有人拿,接着就会人人都拿。」

要退,因做不了什么

有游客说:「共产党腐败我们也知道,但是我们做不了什么!」黄小姐就跟他说,「就是因为你做不了什么,所以要退出来!」

黄小姐曾经碰到过一对母女,小女孩是读小学的,黄小姐和那位母亲讲了以后,母亲愿意退出中共组织,她再问小女孩是否加入了少先队,问她要不要退,写了一个名字给小女孩看,小女孩说:「阿姨,我明白了,我也要退!」

黄小姐说,很多从城市来的中国人都知道有《九评共产党》,但乡村来的游客就不太知道。黄小姐观察到游客在看《九评共产党》DVD都很专注的看,很多时候在景点发《九评共产党》,有的游客会把手伸到背后示意要,一拿到就赶紧塞到包里去。

另一位退党中心的义工张太太也表示,形势变的很快,现在退党,高层的干部都认同共产党会解体。

有一天,一群游客在一起,有一个要求退,接着一个个跟着退,义工们通常会预先备好一些化名,当时,大家都踊跃退,结果预备的化名都用完,义工让尚未拿到化名的游客自己取化名,但游客还是坚持要义工帮忙取化名,并说道:「法轮功学员给取名比较好一点!」

在短短三年间,《九评共产党》打开了中国人被扭曲了的思想,「饮狼奶大」(意即在共产党教育下长大,所以很多正常的概念不知道)、「党文化」(中共输出给中国人一系列歪曲的价值观和论点,以达到继续操控的目地)等用词都是在《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变成了常用的词语。《九评共产党》唤醒着中国人封存已久的记忆,一种认识中共毒害,从而脱离其操控的新认知正快速感染着整个中华大地。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