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 给眉山市东坡故里乡亲的信

  • 就黄仙贵、刘再华遭绑架 给广东乐昌市公安局的信

  • 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给人讲真相

  • 写给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大杨树镇地区父老的一封信

  • 致九江市豆类制品二厂领导的信

  • 给眉山市东坡故里乡亲的信

    眉山东坡父老乡亲:你们好!

    缘份让我们都在东坡故里,在眉州人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文豪苏东坡诞辰970周年而庆贺之时,请眉山东坡故里的父老乡亲用你们的正义来关注一下发生在东坡故里的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情况:

    一、东坡区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在东坡区,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有很多,被非法劳教的就有几十起,其中被两次劳教的就有十多人,被拘留和办学习班的、罚款的多达上百起。

    法轮功学员汪泽君,男,现年三十三岁,大学毕业,任眉山市农业局办公室主任。汪泽君于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在眉山建市初期为市工作筹划小组成员。九九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因修炼法轮功被下到市农业局(如中共不迫害大法,汪泽君至少现为县级干部)。汪泽君爱好广泛,家庭和睦,在工作期间任劳任怨,其工作才能及态度深得领导赏识、同事好评,多次被评为先进,曾在《眉山日报》发表多篇农业专题报道。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人称赞的、修真善忍的优秀人才只因为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于2007年1月12日上午在上班地点被眉山市国安局人员叫走,并被国安局、市国保支队、区国保大队、新区派出所人员强行抄家,当晚被非法关押到东坡看守所,遭到市国保支队、东坡区国保大队、市法制办、区法制办有关人员非法提审,尤其被区法制办的所谓冷科长(据说是国保大队原大队长费光树的女婿)谩骂、恐吓。

    2007年2月11日,汪泽君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并被停发工资。汪泽君不服,申请行政复议,并写控告信起诉相关执法人员在非法提审他的过程中的违法事件,但遗憾的是在当今中共一手遮天且官官相护的所谓法制社会,行政复议只是走了走过场,控告信已如石沉大海。据了解,在此期间他们还密谋想将汪泽君判刑,终因“证据”不足没有得逞。

    好男儿汪泽君就这样被非法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被迫害至今未归。被非法关押在新华劳教所的东坡区法轮功学员还有已被非法关押三年只因坚修大法又被延期的徐洪玉,五十多岁的快被非法拘禁三年的周国平。

    汪泽君的妻子张燕在同一天在上班地点眉山日报社被劫持到彭山看守所,他们的年仅七岁的女儿由农业局安排在别人家里。张燕一月后被放,但却被报社强行解聘(在江泽民的“经济上搞垮”的淫威下所为)。张燕的哥哥张禹因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在乐山被迫害致死(这个噩耗直到现在也没有告诉张燕那年迈的母亲)。

    其实早在2006年10月份前,国安局就已经开始监视汪泽君并监听了他的电话,而且十月初还秘密无耻地搜查了他的家和办公室,查了他的电脑,却一无所获。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在江氏集团的暴力镇压下被分裂了。

    法轮功学员石华芬,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现被非法关押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丈夫刘福明于2006年7月被非法劳教一年才回家,石华芬又被关押,这对一个家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又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无疑雪上加霜。刘福明多次受街道办、城关派出所、东坡区国保大队骚扰,致使家中两位老人时常担惊受怕,精神紧张,身体不适。

    如今法轮功已在世界80多个国家洪传,唯有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才遭遇非人的迫害。众所周知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政府自编自演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丑剧,被国际称为“伪火”。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官员已在海内外纷纷被起诉,而眉山市及东坡区的各级官员们你们又会为自己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呢?现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治安综合治理的时候了,希望有关人员不要把这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

    据说有不法人员想在年底办洗脑班(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连他们内部的人已在骂他们吃饱了没事干。

    二、同时各地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事例更是层出不穷、令坏人胆寒

    李海,前四川省眉山市公安局局长,2004年1月调任雅安市公安局局长。99年7.20之后,指挥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抄家、抓捕,先后发生3次车祸仍不醒悟。于2004年2月22日晚,从雅安市公安局办公楼坠楼身亡,据悉李海是跳楼自杀。

    2006年3月19日凌晨,四川省眉山市国安局局长陈宏私驾公车与乐山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晓江一行四人在峨眉山市游玩,与一辆大卡车相撞,杨晓江的头颅飞出车窗外,当场死亡,其余三人重伤,其中陈宏肋骨都摔断了几根。

    四川省彭山县副县长李福明,在其任青龙镇党委书记期间就采用收取现金(每人五百元)办洗脑班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患了骨癌却不思悔改。后又以不正当手段获选副县长职,继续行恶,于2003年10月又因肺癌死亡,年仅四十岁。

    2005年11月下旬,有条影响很大的新闻,河北有个警察叫何雪健,当着另一警察的面,强奸了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刘季芝已50岁了,何雪健还是兽性大发,主要还是江魔头的政策“对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份”在支撑着他。后来在海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当局给何象征性的判了个刑,但是对刘季芝还是继续迫害。于是天发怒了,一年下来何雪健得了癌症。什么癌,阴茎癌。医生将何雪健干坏事用的家伙全都切除干净,他还要吃男性激素,忍受癌症和治疗癌症的痛苦,据说何雪健难以忍受,手术后三次自杀未遂,这就是“生不如死”的活证。这样的恶报就是给更多的人看的,关键是想告诉那些还在不知死活跟随江干坏事的人,赶快停手,上天还是在慈悲的给其机会,让人醒悟。

    天津610高官宋平顺,跟着江罗在天津镇压法轮功很卖力,参与了江罗初期对法轮功的构陷,设计天津事件,由此才有了4.25事件和后面的大镇压。宋一路全程效力,权极一时。干了7、8年迫害法轮功的坏事,06年辞了专管镇压的政法委书记,想专任政协主席休整。可能想,这几年艰巨岁月都过来,没什么了,哈哈哈。没等笑出声,就突然在办公楼里死亡。死亡版本很多,有说是罗干灭口,有说是“畏罪自杀”、割喉、吃药,这里不去分析,重点是这个有着深厚背景的江、罗的干将,也是毫无预告的就死了。

    这都是恶报的表现,被报人命如薄纸。在政法、公安界,这样的恶报也是一串串的。

    被中共树为典型的任长霞,就是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也是迫害法轮功的高手,2004年4月14日晚乘坐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汽车,车上其他人都没有事,但坐在后排的任长霞却被撞死了。中共强行宣传她是“人民的好卫士”,为什么,因为公安队伍因迫害法轮功暴死的太多了。

    济南市公安局文化保卫支队调研员、一级警督董建村迫害法轮功都有纪录可查的,但是没等到被封赏,就在为江××到山东济南的专列执行警卫任务时,被该专列撞的脑浆迸裂、眼球和牙齿撞飞,身首异处。死像极其恐怖。只能追封为“烈士”。又有什么用,这个烈士,阴间也不管用,因为阴间阎王最痛恨共产党。

    全国各地都有小型综艺剧团巡回演反法轮功节目,就有车翻人亡的,又有领头的暴死的,这样的事例很多。

    比如,坐落在山东省临朐县上林镇的临朐县综艺剧团,在当地小有名气。自99年7.20以后紧跟迫害形势,编排诬蔑法轮功的剧目,在全县巡回演出,利用人们对文艺形式的喜好,有意识去误导、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大法,结果,天理难容。一场车祸,团长张来信、副团长杜兰玲、演员王红霞三人死亡,还有杜兰玲的两个演员女儿与一名琴师,摔成重伤。该团就地散伙。

    有的地区,派出所里出了遭恶报的事后,整个一片儿的警察就不那么认真执行迫害法轮功的命令了,有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给法轮功学员通风报信,暗地保护,结果受了福报。正因为这样,所以中共把这类消息掩盖得严严实实,怕传出去没人给它卖命,维持迫害。

    三、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会有恶报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人的一生有着自然的轮报关系。有人命好,有人命差,也有人干坏事,遭报应,也有人没遭报应,因为他这生是在讨过去的债。这些客观现象很复杂,这就是人的生活方式。人按基本的道德规范生活就平安些,人能做的也就是只能这样。

    但是,恶事中有一项例外,就是诽谤佛法罪,这是超越人理的大罪,是在和天上的高层生命对抗,这罪就很大很大,带来业力也不是人事纠纷能比的。这种事,谁干了,没有什么讨债之说。做了,就必须还,这是天理。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宇宙的根本客观规律。这时,谁要反法轮大法,就是直接与宇宙规律对抗。而作为这个规律中的人去反宇宙规律本身,就是表明自己不想存在了,那就加速消亡,一个小小肉身又如何能承受的起佛法、天法的惩罚,近年来全国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恶报事例接连不断,每天明慧网上都有详细登载(姓名、地址均可查证)。

    人死并非一了百了

    人死了不是就一了百了,善恶都是有报的。换句话说,人的肉身死亡那是还债刚刚开始!我们不讲秦桧如何在地狱受罪的事,你说那是历史,就举当前在中国大陆发生的,有时间、地点、人名的例证,看看人死后能否一了百了!

    例:四川省米易县撒莲镇二大队农民曾国献因受中共恶党宣传的毒害而敌视大法,侮辱谩骂法轮功师父,烧毁大法书籍,遭到恶报。2000年5月12日还在干农活担了200多斤丝瓜回家、晚上吃了一大碗面条的曾国献,于13日凌晨4点左右暴死在家中。曾国献死的当天晚上就托梦给他的妹夫:在地狱中受到酷刑的曾国献跪在他妹夫面前,痛悔不该敌视大法、不该出手殴打法轮功学员。

    大恶报,已经到来,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这是神佛给人最后的忠告。恶报之人在人间的种种惨象,都是为了周围人都吸取教训,醒人、救人,毕竟法轮大法传世度人,也就是这一回,千年不遇,万年不遇。

    为什么非要用这个千万年的苦苦等来的机缘去做诽谤佛法寻恶报的蠢事呢?
    限于篇幅这里的事例只是沧海一粟。

    眉山市及东坡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相关单位有:

    电话区号:0833

    市委政法委办公室:8168089(传真)
    常务副书记
    袁胜平 8166566 8198519(宅)  8308329(小) 13890337999
    徐智勇 8168088  8889155(宅)  13980371616
    政治部
    主 任
    蔡仕华 8168085 8198828(宅)13036605688
    副县级纪检员、办公室主任
    林 波 8168089 8387876(小) 13036600222
    市综治办办公室:8168083
    主 任
    袁胜平 8166566 8198519(宅)8308329(小) 13890337999
    市委六一零 8168028
    主 任
    贺建文 8168178  13890334444
    国保支队办公室:8167557
    政委
    杜文祥8167663 13990377218
    市法制办
    办公室:8168657
    主 任
    何万高 8168656 8198925(宅) 13568300666
    副主任
    白 刚 8168657  13990309858
    办公室主任
    李 尧 8168657 13990340822
    眉山国安局
    办公室:8169399(传真)
    局 长
    米光映 8169533 13909032918
    副局长
    杨喜明 8169311 8393803(小) 13990391003
    罗启龙 8169511 13909030395
    办公室主任
    陈瑞剑 8169711 13909034119
    眉山日报社
    办公室:8166899 传真:8166866
    总编辑
    胡鲜明 8166618 8104298(宅)13909036296
    副总编
    王 军 8166616 8198945(宅) 13909034503
    吴仲渊 8166619 139090345533
    王永刚 8166658 8197807(宅) 13890337919
    派驻纪检组长
    庞红梅 8169096 028-87013063(宅) 13909033255
    办公室主任
    刘臣舟 8166899 8198911(宅) 8319603
    市农业局
    办公室:8195618传真:8195609 值班室:8195516
    局 长
    王志敏 8195616 8199616(宅) 8361698 13608161698
    副局长
    耿毅 8195650 8199889(宅) 8911922(小) 13808167182
    钟利东 8195598 8197883(宅) 13990348186
    余茂军 8195128 8199891(宅) 13808169503
    派驻纪检组长
    刘云东 8195669 8108680(宅) 13990333918
    办公室主任
    程 军 8199609 8399609(小) 13808169080
    区委政法委
    办公室:  8101976
    书 记
    叶建昆   8113166(办)            13778892666(手)
    常务副书记
    黄光辉   8105338(办)   8191889(宅)   13608161889(手)
    副书记
    杨国全   8111329(办)   8105528(宅)   13330933566(手)
    区综治办
    主 任
    杨国全   8111329(办)   8105528(宅)   13330933566(手)
    副主任
    牟 松   8101976(办)            13980364114(手)
    区维稳办
    主 任
    张阳明   8100679(办)   8101556(宅)   13890336979(手)
    副主任
    陈 巍   8100679(办)   8236119(宅)             8352119(小)
    区六一零
    主 任
    黄光辉   8105338(办)   8191889(宅)   13608161889(手)
    副主任
    李建林   8111360(办)   8220610(宅)  13990321016
    通惠街道
    办公室:  8800033
    书 记
    张友清   8800011(办)   6830268(宅)   13778886519(手)
    主 任
    周年明   8800012(办)   8019333(宅)   13568240286(手)
    人大联络员
    郑来水   8800013(办)   8292155(宅)   13608162438(手)
    副书记、纪工委书记
    彭德贵   8800022(办)   8911807(宅)   13088389333(手)
    副主任
    刘进德   8800020(办)   8113035(宅)   13036613468(手)
    汪长军                     13778888993(手)
    李 艺   8800021(办)            13808162466(手)
    熊利民   8800021(办)   8806816(宅)   13036445816(手)


    就黄仙贵、刘再华遭绑架 给广东乐昌市公安局的信

    公安局国保、干警:

    你们好!

    你们在十月十日绑架了坪石法轮功学员黄仙贵、刘再华,短短的一个多月后(即十一月十九日)就秘密把她们送往广州三水劳教所迫害。出于你们这样的作为,才让我知道了你们的姓名及所在单位,包括海内外很多世人都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不光彩的事,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真的很不应该,你们的行为是违法的。虽然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但是却是违反法律的命令,是江一人的妒嫉所致发起的对法轮功乃至对全中国人民的迫害。江泽民及其参与这场迫害的人都在多个国家被起诉。

    最近在大陆世人的反响下可以看到:中共的根早已经拔起,中共末日就要来临。《九评共产党》奇书从天而降,零四年底直至零七年十二月,全球已经超过二千九百多万勇士退出中共邪恶组织,轰轰烈烈的退党大潮在上演着;十月二十六日,安徽政协常委、企业家汪兆钧发表致胡、温的公开信中提及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当时决定镇压的决策者追究刑事责任;就在不久前,西班牙法院下令调查江泽民、罗干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如果说,你们不为外在形式的变化所动,那么请问,在你们的生命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官职与金钱吗?应该不是,这些都是一时的,不能长久,中共虽能给予你们钱和官职,诱使你们迫害法轮功,但是你们却无法掌握着你们的明天。明天何去何从,将会发生什么,一切取决于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虽然你们现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了一时的利益,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用迫害善良人民的残酷手段得来的金钱地位是要付出很大很大的代价的。你们想过了吗?

    当年文化大革命不可一世的红卫兵,文化大革命平反后不是给秘密枪决了一批,作了中共的替死鬼吗?作为在法轮大法修炼中受益的我来说,我没有憎恨你们的心,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中共邪党骗人的伎俩,中共利用你们做警察的人来干它想干的事,从而在不久的将来和它一起断送自己的未来。历史上作恶的坏人,并没有被世人遗忘,相反的时刻在警示着我们:善恶有报。众所周知,中共电视宣传的公安局长任长霞说是因公殉职,但知情人无不知是因为她替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手段极其残忍遭报应的,同坐一部车的司机都没死,而她却在这一起车祸中死的极其的难看,象五马分尸。中共天津市政协主席兼政法委书记宋平顺死了,消息传出是自杀,但也有人说被江家帮的人马暗杀。中共武警副司令梁洪07年11月15日在北京自杀。不管是死于自杀还是死于政治暗杀,都是死于报应,是其恶贯满盈的必然结果。做了中共的替死鬼了。

    所以,你们是否也应该为自己想想,今天所做的一切,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深深的痛悔。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宇宙大法。大法的师父教我们做“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自修炼以来,身体康复了,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甚至很多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大法师父都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自从修炼后家庭和睦,邻里融洽,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他们在各行各业按照师父的教导努力做着好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你们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是口头上说是上头的指示,请你们认真想一想,如果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谁会为你们所犯下的罪买单?谁会保你们?但是,你们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一切罪行却已经被记载,并会成为将来审判的证据。

    你我都有亲人、家属子女、父母兄弟,大家都是有血有肉,你们为何就这样狠心的非法把黄仙贵与刘再华两位善良的人送往劳教所迫害?黄已是六十来岁的年迈老人,而刘再华则是已有一脚不灵活的弱小妇女,这样的老人与妇人,会对社会干什么坏事?但是你们却强行的诬陷,造谣说她们到处写什么“打倒中共”的标语,当她的亲人质问在哪里写了这些字时,你们却避而不答,相反的,很多人由于她们所写的:“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而明白了中共的邪恶本性,清楚了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当世人明白真相后而不会再协同中共作恶迫害学员。

    还记得十月里在乐昌市公共招贴栏处的事吗?当乐昌中共机构张贴出诋毁法轮功的招贴时,被当地民众立即撕毁,当时,负责贴的单位看到后又再次贴上,没想到,很快的又被撕毁,这样反复几次。最终当地的百姓没有被这些不分青红皂白的宣传毒害,安详的过着自己的日子。你们知道吗?就是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结果,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的讲真相,就是为了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我想,你们也是不明白真相才对这两位法轮功学员行恶的。但是,我希望当你们了解了真相后悬崖勒马,不要再协助中共迫害法轮功弟子。

    我想你们并非不知道,广州三水劳教所是怎么样的一个场所,广州三水劳教所是在海内外出了名的人间地狱,早已在全世界臭名远扬。我知道你们这次秘密送走这两位学员的行为,是因为不明白真相。法轮功学员不记你们过往之过,但是不论你们职位如何,同样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做好一名真正的干警应该做的任务,惩恶扬善是你们的天职、本份。很多干警不也是在用自己所在职位秘密的保护着法轮功学员吗?我深信你们同样也能。

    为了你,为了你的父母子女,亲朋好友,为了作真正的炎黄子孙,请你在对待法轮功学员事上,三思!

    祝愿你们及亲人平安!

    法轮功学员:善缘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四日


    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给人讲真相

    让我告诉你,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给人们讲法轮大法真相。

    我从小体弱多病,众所周知,十八岁又得了肺结核,更是雪上加霜,是个名符其实的药篓子,受够了病痛的折磨,直到我九七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仅仅短短的一个月就让我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此脱离了“寻医访药”的痛苦日子。

    “法轮功”不仅使我身体健康,也提高我的道德标准。因为炼法轮功不仅是炼动作,更重要的是按照“真、善、忍”的道德标准去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以至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所有真正炼法轮功的人也都是按照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这样的道德标准只会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本人就是受益者,因为在我修炼法轮功后的三年里,每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员工、服务明星、“三八红旗手”。这些褒奖就是法轮大法好的见证。

    而且法轮功没有任何组织,修不修法轮功都是自愿的,没有任何人或任何团体、组织来强迫或收买或威胁你来炼功学法;也没有任何人、团体、组织来要过一分钱,至今也没谁或任何组织向我要过一分钱,我不知道“邪教组织”是什么样的,我没有加入过,也没有见过。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给人讲大法的真相呢?如果没有魔头江泽民与中共邪党互相利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这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灭绝人性的迫害、以及在迫害中为了达到邪恶目的而对全中国、对全世界人民撒下的弥天大谎、如欺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栽赃、嫁祸”给法轮功的所谓“杀人、自杀、他杀”等谎言与罪证。我们法轮大法修炼者是不会去讲什么真相的,因为在和平、公正的环境里,一件事情好与不好,人们可以通过对事物本身的真实情况的了解,来自己作出判断。

    但是在中共“一言堂”的谎言下,法轮功修炼者被“妖魔化”,所有的“血淋淋”的谎言,使被蒙蔽了的中国人仇恨着法轮功,仇恨着“真、善、忍”,同时中共邪党封闭了所有能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的途径,把法轮大法的书籍收缴去毁掉,把敢讲真相的法轮功修炼者抓去关押、劳教、劳改,把敢讲法轮大法好的互联网封锁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酷刑折磨、精神洗脑。

    在这场对法轮功长达八年多的迫害中,被迫害致死的有名可查的已有三千多人;被判刑、劳教的多达几十万人。然而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人根本就不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这八年多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如此残酷。所以,为了中国人能辨明善恶、是非,能知道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不再被谎言蒙蔽,我们才出来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其实也是在维护老百姓的知情权。

    同样,在九九年,中共邪党通过媒体把谎言抛向全世界,人们出于好奇都来了解“法轮功”是什么,除了中国大陆,就是在香港、台湾等地都可以买到法轮功的书籍,或者到互联网的有关网站免费下载法轮功的所有书籍。在同样的谎言面前,人们很快明白了真相,谎言不攻自破。

    因为好的就是好的,“真、善、忍”是普世公认的道德标准,让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所以在中国大陆备受打压的法轮功却在短短的八年多,洪传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书籍被翻译成二十七种文字,受到包括香港、台湾在内的许多国家和政府的褒奖达二千八百多项,修者上亿,仅仅台湾一地,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就从刚刚迫害时的五千多人猛增加到五十多万人;在印度,学校的校长带领全校师生修炼法轮功;在台湾,监狱的监狱长把法轮功教给犯人,让他们在大法中洗净自己的灵魂。法轮功所到之处都受到欢迎。二零零七年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在全世界二十多个国家的巡回演出,处处都体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受到各国、各界的赞誉。如果是不好的东西,那怎么能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欢迎呢?

    我们讲真相的目的是为了让受谎言蒙蔽而仇恨法轮功、仇恨“真、善、忍”的人们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法轮功有一个正面的认识,让中国大陆无法了解真相的人们能辨明善恶、黑白。所有的真相资料都是向人们劝善的,人们看了后会心生善念,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

    而更为重要的是:人类面临着历史上最大的劫难,无论贫富贵贱都在这场劫难当中,然而在劫难中能保命的唯一途径就是能正确对待法轮大法,明白真相,善待“真、善、忍”。这场劫难绝不是子虚乌有、横空捏造的,在人类的几大宗教中和历史上、古今中外的著名预言都从不同的角度预言了这场劫难,以及大法将洪传于世救度世人。这些著名的预言有:法国预言家诺查·丹马斯的《诸世纪》、圣徒约翰所著的《圣经启事录》、中国明朝刘伯温的《烧饼歌》、诸葛亮《马前课》、北宋邵雍的《梅花诗》,有心者不妨找来看看。

    为了让中国大陆所有被谎言蒙蔽而敌视法轮功的人能走过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劫难,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法轮功学员本着救人的善心善念去讲真相,都是为他人生命得救的善行,何错之有?何罪之有?而且法轮功学员所讲的都是真的,能不能相信真相也是对自己未来的选择。

    自古以来人们都在讲“善恶有报”,这句话不是对谁的一句诅咒,而确确实实是一条天理,唐僧曾说过一句话:“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不报,乾坤必有私”。

    而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使全世界及全中国被谎言蒙蔽了的人们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而不自知,因为人们不知道中共掌权的几十年中,历次的“整人运动”整死的中国人高达八千万,是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可以说是“血债累累”,再加上这次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已经使天地为之震怒,中共的罪行已经恶贯满穹宇。无论他现在用什么“经济繁荣”、“富裕稳定”等谎言掩盖,都是无法掩盖的,众神已经定下它死罪,也就是说天要灭它,这是天意。

    有道是:天意不可违。然而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为了生活、生存大多数都加入过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宣誓后被它打上“兽印”成为它的一份子,可是他们都是善良、可贵的中国人,不能就这样糊涂的被中共连带着被老天淘汰掉,所以上天再给人──特别是中国人一次机会:就是人只要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神就给你抹去兽印,就可以保命,这也是现在人们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由来。

    法轮功学员在自身被迫害的严重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给世人讲大法的真相、劝人三退,就是全凭着一颗为世人能得救、能有一个美好未来的慈悲善心在做,就是希望在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劫难来临时能保住性命。虽然这一天还未到来,但是已不太远了,请看看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天灾人祸,这些都是上天对人的警示,我们真的希望世人都能得救,真的希望中国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我们的心里最真挚的话。


    写给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大杨树镇地区父老的一封信

    尊敬的父老乡亲:

    今天我向你们讲诉的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件事,它就发生在大杨树镇地区。一对刚刚结婚才一个多月的新婚夫妇,只因修炼“法轮功”,丈夫被活活迫害致死;妻子几乎被迫害成“植物人”后被送回家中。

    丈夫杨宇新,家住大杨树镇林业局家属区,妻子甄海燕,家住大杨树镇新华村五队。二人于2007年5月1日在大杨树镇举行了隆重的婚礼。然而就在6月30日晚上七点多钟,大杨树镇公安局街西派出所片警德能山,带领莫旗公安局610头子张世斌,闯入新华五队甄海燕的母亲家,没有任何手续,将杨宇新夫妇二人绑架。恶警张世斌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四、五个警察将他抬到车上,非法抄家后,把二人送到莫旗监狱,后又转入610头子——张世斌的家中洗脑“转化”。(张世斌在莫旗尼尔基镇南郊苗圃自盖小二楼,即所谓的莫旗洗脑班。

    父老乡亲,请想一想,把一个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洗脑”、“转化”,意味着什么?哪不就是把修真、善、忍的人“转化”成一个“假、恶、暴”的坏人吗?那是咱们中国社会当今警察的职责和目的吗?连人自己脑子里想什么、选择什么是好的权利都要剥夺,这样的洗脑、“转化”还不邪恶吗?

    一个多月后,甄海燕出现严重病态。公安局610头子张世斌敲诈她的家人说:拿一万元钱就放人。家里人接到电话说没钱。张再次打去电话说五千也行,并没有告诉家人说甄海燕有病的事。这就是中国社会当今的警察,连抓人放人都可以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甄海燕的家人盼望亲人回家心切,就借了五千元钱(够一家三口人一年的生活费了)。到莫旗,交了钱,见了人,才知道甄海燕已经病了半个多月了。甄海燕出来后,她的丈夫杨宇新仍在监狱被迫害,折磨。

    杨宇新在被迫害期间,遭受过各种酷刑,其中有一种刑罚叫“过水桥”,就是拿多桶凉水从他的头部一直浇到脚,直至浇的人失去知觉。莫力达瓦旗“六一零”头子张世斌还指使犯人拿牙签从其脚趾缝里扎进去,其状惨不忍睹。张世斌还指使犯人毒打杨宇新,把他的胳膊打的青一块,紫一块。杨宇新开始还穿着短袖衣服,张世斌怕暴露其残酷手段,又让杨宇新换上长袖来掩盖其罪行。在杨宇新被迫害期间,亲人两次去看守所看望,恶警均不让见。

    就在甄海燕被接回家近一个月时,即7月15日夜里,莫旗公安局给大杨树公安局打来电话说,杨宇新死了,并让转告杨宇新的舅母。杨宇新的舅母接到大杨树公安局打来的电话后质问:“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他们说:“抢救三次无效死亡”并胡说:“在公安局、监狱里,(死人)没有(直接)通知家属这个说法。”

    父老乡亲,请你们想一想:在这个中共自称法律健全的社会,在定不了罪的情况下,在病重、病危的情况下,都不通知家属,不让家人见一见,这说明什么?不就是把人活活迫害致死的吗?而且就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共产党天天喊稳定、和谐社会,他们这样草菅人命,知法犯法,我们老百姓在他们眼里是什么?这样的社会能稳定、和谐吗?

    为了掩盖他们犯罪的事实,张世斌伙同公检法、监狱、医院营造了一个假“现场”后,立即要求快速火化杨宇新的遗体。家属到后,看到杨宇新的遗体,发现杨的脖子上都是乌黑的,张着嘴,双手抱在胸前,胳膊也是青的,尸体僵硬。甄海燕提出要求尸检。他们答应了,并且要求家属不能哭。人死了还不让哭。这显然是怕杨宇新被他们迫害致死的罪恶败露。他们把尸体抬到拉尸车上后,就让家属签字。家属拒绝,他们就把尸体冷冻上了。甄海燕在丈夫被迫害死的极度悲伤下,回家并没有告诉年迈的老母亲,怕老人受不了,只说人已成植物人了,没法接他回来。老母亲说:“有一口气,只要是法轮功学员就没事……”老人家哪里想到姑爷已经被迫害致死了。

    过了几天,张世斌派监狱长,公检法的人来到甄海燕的母亲家,进屋就问甄海燕有结婚证吗?甄海燕告诉他们有。他们让甄海燕签字,好证明他们来过了。甄母问签什么字,公检法的人说:“你姑爷死了,你不知道吗?”老太太一听就象当头挨了一棒子,放声大哭,向他们要活人。他们一看也不叫签字了,开车跑了。

    9月10日下午,莫旗610三个人伙同大杨树公安局五、六个人和街西派出所片警德能山,再次来到甄海燕的母亲家中,用哄骗的口吻对她的母亲说:“你女儿身体不好,我们给她看病去。不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把人抬起来就往外走。甄母不让抬人,过来几个人把老人抱住,老人情急之下咬坏了他们的手。等跑出去一看,女儿的脚还在车门外边别着呢,他们已经开车跑了。女儿再次被绑架。这离她新婚不久的丈夫杨宇新被迫害致死才十五天。在押往莫旗的途中,甄海燕突然抽搐,不省人事。几百里地的路程,当时在车里的警察没有一个人去管她。

    父老乡亲们,看一看吧!这就是中共邪党豢养的所谓“人民警察”,和流氓、土匪有什么两样?这样的中共邪党还不应该灭亡吗?

    甄海燕再次被绑架后,甄母去了两次莫旗,找公安局、610和政法委,他们都避而不见。其实是因为甄海燕被绑架的途中,在车里抽搐,不省人事,下半身不好使。他们害怕出人命,直接拉倒医院,打上针,开上药,然后送往监狱。第二天,等甄海燕苏醒过来时,女管教和610的几个人劝她说:“认了吧,人已经死了。签个字,入土为安吧!”甄海燕拒签,张世斌带领公检法的人来了一屋子,进行软硬兼施,说:“你同意不同意都一样,这是法律程序,已经经过检察院了,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张世斌说:“你不签字,就劳教你。”甄海燕问:“凭什么劳教?”张世斌一副无赖的嘴脸说:“什么也不凭。明天尸检,你必须到场。”就在当天九月十三日下午2-3点钟,监狱李队长带几个人进号,骗甄海燕说:“看我们对你多好啊?!现在去给你看病。”把她抬上车,这时她是清醒的,心想看病也不能坐密封车呀!她意识到这又是一个骗局。其实,这是送她去图牧吉劳教队劳教。

    一路上有狱医跟着,在路上只要甄海燕抽搐就给她打一针,不知打了多少针才到达目的地。到了图牧吉劳教队后,甄海燕已经不象人样了,蓬头垢面,根本不能走路,意识不清。在劳教所里,管教人员怕甄海燕有传染病,要求给其检查身体。甄海燕当时身体已极度虚弱,排不出来尿,无法检查。恶警“六一零”张世斌说,接点别人的尿检查,图牧吉的法医没答应。劳教队拒收,张世斌硬让留下,劳教队的人才勉强把甄海燕留下了。这些都是转化的帮教在甄海燕清醒时告诉她的。过了几天,图牧吉劳教队给甄海燕的家人打来电话,让给甄海燕送几件衣服,连看看人。甄母和其哥哥去后,见甄海燕已骨瘦如柴,生活无法自理,吃不下东西,呕吐不止。家人看她被折磨成这样,不放心,对劳教队提出接回家养病,等好了再送回来,劳教队不同意。图牧吉劳教所的管教对甄母说:莫旗“六一零”已给你女儿判二年劳教,判决书已在我们手中。无奈之下,甄母和其哥哥给甄海燕买了营养品,又存了五百元钱才回家。一个多月后,也就是11月22日晚上十点多钟,劳教队又打来电话,告诉她哥哥马上去接人,并说甄海燕抽的厉害。她哥说:“不行,我们去了,你们不放人,我们不白去了吗?”他们说:“来吧!来了就放人。”

    她哥哥着急见妹妹。去了之后,劳教队的人让签完字再见人。见人心切的哥哥就把字签了,等见到妹妹之后,哥哥傻了,妹妹已经不成样了。根本就是一个“植物人”躺在那。哥哥说:“要知道我妹妹让你们迫害成这个样子,我是决不会答应签字接人的。你们怎么能这么欺骗人,连一句真话都没有。”他们却说:“没什么大毛病,已经在白城医院做了两次头部检查了,没有病。”就让拿一个头部检验方,连诊断书都没给,就让接回去养病。她哥哥说人都成这样了,我们没法接回去。他们说给买卧铺。她哥哥说:卧铺也不行,你们给送回去吧!他们让哥哥拿油钱,然后请示局长。局长说什么油钱不油钱的,赶快把人送回去。甄海燕从劳教队被抬到车上,已经抽的不省人事了。他哥哥怕妹妹在路上有危险,院长打电话取来氧气。就这样,甄海燕于11月23日晚上8点多钟,才被用救护车送回家中,当时已昏迷不醒,小便失禁了。

    杨宇新被迫害致死;甄海燕几乎被迫害成“植物人”才被放回,好端端的一家人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了。在甄海燕被绑架期间,没有家属签字的情况下,张世斌等人草草的将杨宇新的遗体匆匆火化了,想借此来掩盖他们的罪责。“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这样邪恶的罪行和事实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自古以来,善恶必报是天理,张世斌等人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亲爱的父老乡亲,看见了吧,这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真实的事情。这就是中共整天宣传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干下的无数伤天害理的罪恶的冰山一角。不要相信它们欺世的谎言,认清邪恶,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天灭中共的时候就要到了,只有到那一天,才有咱们老百姓说理的地方。不要做它的陪葬品,给自己及亲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2007年12月11日


    致九江市豆类制品二厂领导的信

    我叫虞松四,今年四十六岁,是九江市豆类制品二厂职工,原在行政办工作。因为祛病健身炼法轮功被工厂开除。

    我从小体弱多病,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一九九五年关节炎严重到使我接近瘫痪,后来学炼法轮功身体状况才好转。

    法轮功要求修炼人做好人、更好的人。修炼后不久,一九九六年四、五月我把单位一九九零年放在我这里的小金库三百七拾元(已没人知道),交给出纳上帐;一九九八年某厂长让我与同事去买五千元的东西,对方当时给我一百元回扣,我把回扣钱如数交给了某厂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记起在一九九零年帮厂里买电话机时,和对方讨价还价,对方发票按原价开,实际少收十元钱,回厂报销按原价。这样我就多得了这不干净的十元钱。于是我到厂说明情况,并把十元钱交给出纳,出纳不肯收,还说我有毛病(当时会计在场);×××是一九九七年任厂长的,由于我工作一贯兢兢业业,曾连续两年评我为先进生产工作者,这是众所周知的。

    我说这些,目的是想说明我们炼功人是按照大法要求在努力做一个好人,然而却被豆类二厂以所谓的“长期旷工”,“违犯劳动纪律”开除。

    下面我把八年多经历简单跟各位汇报,看看是不是我在“长期旷工”“违犯劳动纪律”:

    国家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上访等自由。一九九九年七月,我曾因法轮功无辜被迫害进京上访讨公道,后来因我炼法轮功两次遭非法行政拘留、两次刑事拘留、两次劳动教养。第一次劳教回家是二零零一年,当时我到厂里要上班,某厂长说早就把我开除了,并说那时为了我的事,上级部门多次来厂,厂里请他们吃饭就吃了一万多元,还有公安局抓我的旅差费也要厂里出了很多,这些钱都要算在我身上,请问,这做合理吗?领导到底是来豆类二厂工作的,还是来大吃大喝的,是领导要大吃大喝的,还是厂长谄媚讨好上级?我后来跟厂里多次请求上班,厂里说可以考虑。于是我同厂里商定吃饭和旅差费放下一步,我先出二千元把社会统筹补上再说。如是我借二千元放在某厂长那里,打私人交道,如果社会统筹要多少钱就拿这钱交。可没过几天,我又因法轮功的事被刑拘劳教,二零零四年六月才回家。回家后我又找厂里要上班,因为我要饭吃。某厂长依旧说已把我开除了。我说那就请把二千元钱退还给我,厂里说早就充公了,这抵吃喝钱还差好多呢。请问某厂长,怎么这么不讲信用,你良心道德何在,这连最基本的为人处世标准都没有了呀!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至今,我再次提出恢复工作解决吃饭问题并补偿损失,同样遭到拒绝。十二月十日我再次跟厂里提出恢复工作,并说时至今日我从未收到厂里对我开除的文件。

    根据以上事实,显然厂方以我“违犯劳动纪律”为理由开除工职不能成立。是豆类二厂,以“违犯劳动纪律”为名,行打压、迫害修炼的善良人为实。

    至今,国家没有哪一条法律说不能炼法轮功,更没有法律规定炼法轮功人必须开除工作。现在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有人炼法轮功,为什么没听说过国外炼功人要坐牢、开除工作的?相反,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获得各国政府、民众团体等各类褒奖近三千项。许多国家和地区纷纷设立“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法月”和“李洪志大师日”,并有多国成立以“真善忍”理念教导孩子的“明慧学校”,不同国度不同肤色的人们被法轮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所折服。

    显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法律依据,而且太过时了,太不得人心。就国内来说,也并不都象豆类二厂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远的不说就我们浔阳区几千炼功人唯独我一人被开除工职,就连市食品公司退休女职工,因炼功被非法判刑四年多,单位扣发她五年退休工资,现在都补发了。难道豆类二厂有自己的特殊政策?

    再说去北京信访合理合法,反过来说,因上访开除职工工职才是违法的!如果信访是犯法的,要成立各级信访办干什么?把各级信访办拆了不就行了,何苦又是抓人,又是开除工作?宪法规定公民有信访自由,我却因为上访而坐牢、被开除工作,由谁能说清这个道理?

    我上有八十二岁老母,因患老年痴呆且瘫痪在床,需要我照顾、供养;十多岁的孩子需要教育抚养;妻子早年失业,而我已中年,且因长期坐牢身体非常虚弱,不要说养母抚子,就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现完全靠哥哥姐姐给母亲的六百元抚养费生活,我们过着吃了上顿找下顿的日子。宪法规定,公民有工作的权利。我希望各级领导能根据实际情况,按照法律合理解决我的问题。我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是不停的反映情况,直至解决为止。因为我要吃饭,我还要供养老母、抚养孩子。

    也呼吁善良的人们对我们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的迫害予以关注。

    虞松四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