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提高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日】转眼间,在风雨中走过了十个春秋。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在不断的提高着。这些年中虽不能称自己很精進,但是却一直坚信大法紧随师,坚定的一直走到今天。

修去执著 恶自败

修炼中我过的关、遇到的难也不少,但使我一直困惑过不好的最大难关就是与丈夫的关系不好。年轻时我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各方面工作都做的不错,与同事、朋友的关系也非常溶洽,惟独与丈夫格格不入,根本没有共同语言。我自己的脾气也很暴躁,动不动两人就吵起来;有时他还动手打我,夫妻生活过的痛苦无奈,为此丈夫曾动过刀子,几次离婚未成,我也曾有过轻生的念头。

得法后,我自认为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到忍,平时就小心翼翼的,事事处处迁就丈夫。但我并没有真正做到在法上认识法。以至他长期被邪恶控制,干出一些对大法不利之事。以前我稍有不慎使他不顺心就大发脾气,说一些不利大法的话。还藏大法书、摔录音机、扯坏磁带;每每同修到家来也不给好脸看,并扬言再来就不让進门;对我外出讲真相、劝三退更是百般阻拦,甚至有时当众辱骂我。

这几天女儿在医院动手术,家人都在外边等待,恰好有几位医护人员坐在一旁。我抓紧时间讲真相,十几分钟劝退了六人。丈夫知道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发雷霆,简直要大打出手。我知道此时与他讲真相效果不佳,为了不让他造业,我一声不语,只是面对他不停的发正念。

又一次因婆母去世,单位领导给安排了两桌饭。丧事过后,我主动结算了用餐费。领导派人送钱来,我说明情况婉言谢绝。丈夫听后不但不理解,还火冒三丈讽刺、挖苦不给好脸看。

类似情况比比皆是。面对这一桩桩一件件,自己常常是涕泪横流,满腹委屈,又觉得自己是修炼人,只好无奈的忍着。师父告诉我们“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对照一下这说的不正是自己吗?原来我的忍都是常人中的为了忍而忍。

细想一下,自己与丈夫所发生的一系列矛盾,自己是否深挖过自己有哪些不对,又是否真正决心改变自己呢?自己遇到矛盾,是否做到在法上认识法了呢?

这时才发现我是非常自私的,这在过去是从未认识到的,还总认为自己不错。再深挖,我又发现女人的温柔在我身上从未有过,平时也从未真正关心和体贴过丈夫。于是我决心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突破家庭这一关。但修去执著还是真难啊!

当在修炼过程中,再次遇到这类考验时,心想要忍、不能烦、要替丈夫着想。但还是很难做到。事后又后悔自己没做好,还使丈夫造了业。反复多次,自己警惕起来。认识到是让邪恶钻了空子,为此也时刻提醒自己,多发正念铲除自己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修去烦心和争斗心。就这样烦心、争斗心从根本上修去了。自己也一步步提高了升华了。

烦心修去了,夫妻生活和谐了,丈夫的脾气也明显变好了,而且对大法的态度也慢慢的改变了。由过去的反对,到逐渐的理解,到现在热心帮做讲真相的事,有时还主动看真相光盘和材料;家务活他也抢着干,修录音机、购磁带、打印字都成了他份内的事。丈夫为保证我夜间发正念还特意买了闹钟,并按时给师父法像买供品和檀香,对同修的到来也都笑脸相迎了,同修们看到丈夫的转变,都感到很欣慰。

此时,我想起师父的法“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

坚修大法紧随师

迫害初期,因我学法不深,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有点茫然,不知怎样对待。可是,自己心里明白,师父让我们当好人做好事这没有错,到哪里说都有理。因此我始终对师父对法坚信不移。在残酷迫害的八年中,基本没走弯路,比较平稳的走了过来;即使遇到险、难也是在师父呵护、正神的帮助下闯过难关脱离危险。

记的那是一个深冬的中午,我到邻城去邮信,被恶人发现。当时情况虽然惊险,但我比较坦然的一直发正念,并求师父帮助。在师父的呵护下,机智的脱离了险境。回想那时,因为自己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只有一颗救人的心,别无它求,师父赐予我智慧才险度此关。

几天后,单位领导来走访。告诉我县“六一零”和纪检委的人,分别两次找到他,说我到处发信、散发材料,并要我的照片、笔迹,被他借故推辞了,还向他们讲了真相(单位领导已明真相并退出邪党)。临走时,单位领导还叮嘱我要注意安全。此时我明白了梦的寓意。

静心学法向内找,我发现是自己的安逸心和粗心导致事情的发生。我觉得骑自行车往返二十几里路去邻城邮信(本县城邮局被监控)毕竟自己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多邮几封少跑两趟。开始还注意只发几封,后来一次比一次多,最后三次均是二十几封,笔迹也不注意变更了,而且多是邮给本县领导及有关部门的。安全意识淡薄了,结果叫邪恶钻了空子。

几年来,我除散发各种真相材料、光盘、电话及面对面讲真相外,一直不间断的向各有关部门、个人及县领导发信,效果很好。在以后的日子里,信封由同修们分着写,并利用明真相的常人和在县里不知名的同修去发送,也注意了每次的发放量。这方法至今仍坚持。

残酷迫害的八年中,自己几次遇到危险都是有惊无险。我深知是师父在我身边时刻点悟并呵护着弟子。现在看看,我所做的与法对我的要求相差甚远。尤其在讲真相劝三退不顺利时,会情绪低落,有时还会持续较长时间。学了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后才扭转了这种不好的思想。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让我们国内外大法弟子更加精進,讲真相不懈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