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视了发正念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下午,我在面对面讲真相时被世人举报。当时突然来了很多便衣、警察,把我和另一位同修围住。我心里一点也不怕,并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与恶人背后一切邪恶因素。我说:“你们在这里,我们出去。”但看来并没有起作用,当时也没有用正念和神通“定住”邪恶,就被他们强行带上了车。上车后,我又想发正念“定住”车,还是没起作用。结果,我们被带到了派出所。

在那里,我一直不配合邪恶,心里求师父加持,心想,无论他们怎么折腾,今晚我一定要回家,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们救度,这是我的使命。其实派出所的人认识我,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时我被他们迫害过。结果,在师父的呵护下,到晚上近十一点我平安回到家。可是,到家一看,师尊的法像和宝书、经文等都被他们从家里拿走了。我跪下哭着说:“师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尊!”要不是师尊正法救人,今天人类早就不存在了。何况我还是一个患了绝症、满身业力、罪业深重的人呢。师父救我,让我得了法,度了我,可我连师父的法像都保不住。

发生了这件事,我首先肯定我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是没有错。马上又去派出所,给当时接触的两个公安人员讲了真相,他们都点头默认我们没有错。我想起另外一个摆着官架子的便衣公安,我三次進这个派出所都见到了他。我想多次见到他一定不是偶然的,要给他讲真相。第二天星期六,我去派出所要我的东西,值班人员说:东西在市分局,周末不上班,星期一去那里要吧。于是,周末两天我在家埋头学法,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晚上继续就出去发真相材料。

星期一吃过早饭后,我告诉同修帮助发正念,然后就去了公安分局。门卫不让我進,后在我的坚持下,把我带到了信访办。進去后,我对访办的人说,我说话时,请你们不要有不好的念头与言论,我是真心为你们好。于是自我介绍并讲了真相。她问我要见谁,我说见今天上班的局长或副局长。她说给你联系一下。回话是“不见”。期间我一直在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见我想见的人。

我又给她讲真相,她说再帮我联系一下。進去之后好久才出来,叫我等一下。不一会,進来了一个人,我一看正是我想见的那个穿便衣的警察。我与他互相问好之后,我即说明了来意,并开始讲真相。他说:“你师父到底是什么人?”我说:“你不要管我师父是什么人。我师父教我们从做好人做起,以真、善、忍为准则,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全心为别人着想。多少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病人及患了疑难病的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都康复了。在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加之中国的香港、澳门与台湾,大法都受到当地政府、警察的支持与保护,唯独中国大陆不让炼。”他说,政府不让……我马上纠正他说:不是,是邪党头子江××一言堂定的。国家的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也允许游行、上访,而从来没有说过法轮功是“邪教”,甚至十六大、十七大也从未提过法轮功三个字。江××不能代表政府、国家,他代表邪党想毁掉我们民族,毁掉我们人类。我们没有错,我们真心希望我们中国人和所有众生,人人都能在劫难来时平安度过,進入美好未来。但是首先此人必须同化大法,抹去印记。请三思而行。他说,他经常看明慧网,问我明慧网的内容有多少是真的?我说百分之九十九是真的,可恶党的电台、报纸除了日期全是假的。他说,恶党也没教你做坏事。我说:没有?它指黑为白,你要跟着说白;他说一,你不能说二;只要思想不符合它,马上罢你官、撤你职,或是扣上反革命的帽子,软禁、关押起来,刘少奇、赵紫阳就是例子。从恶党执政后,土改、三反、五反、四清、文革、六四等,害死多少好人!迫害法轮功八年了,并且平日里警匪一家欺压老百姓,百姓有冤不能告啊,只要上告轻则被抓、被关,重则被打伤、打死。天理不容啊!到老天跟恶党清算的时候了!希望你能看到那一天。他说,那天有人举报,不管不行。我说,那得看什么事。他说,我们到外面去谈。到了外面他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到外面谈?他接着说:到外面我就是平民,在里面我是警察身份。他说:书我不敢给,又是盗版,你师父的像没有看到,也不敢给,你心中有你师父、有大法就行了,不要讲表面形式。我说:你给回我,你会有福报。他说不敢。我说:有一句话请你记住,真心希望你们家人、孩子有美好的未来。经常念念大法好,如有危难时千万记住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你不要带着观念去看明慧网。网上报道了多少公安人员保护大法书籍及大法弟子得到了福报;多少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不敬的恶警遭到了恶报。网上你也看到了,国外、香港等地大幅标语“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用化名即可,退了真可以保命。千万记住!他说:我会记住,谢谢你,一定记住你的话。最后,我要离开时,他亲自开车把我送到了车站。

回家后,想到没要回的师尊法像及书籍,我不禁心痛,并且十分痛恨自己,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冷静下来后,我不由得想到:这次事件问题出在哪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我出去挂条幅、贴标语、发资料及光盘等,都有惊无险。发真相资料时,要保安往东,他不会往西;送资料给同修时,要邪恶眼睛变形认不出我们,他就认不出我们;发资料被世人打电话举报时,还从容不迫的做完自己想做的,然后与邪恶擦肩而过,并接着到前面几百米远处的住宅区继续发放资料,在师父的呵护下做完后,从保安的眼皮下平安走出来,安全回到家。二零零三年发放真相光盘时,被保安发现带到了值班室,在师父的呵护下“定住”了保安,安全走脱。

但为什么在邪恶少之又少的今天却定不住他们了呢?我百思不解!找啊,想啊……是呀,师父要求我们越最后越精進,放下人心,救度众生。《转法轮》也讲到这是“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难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吗?“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对你的要求都要高的。”我才猛醒过来:发现自己近一年来没有重视发正念;被邪恶围困时基点不对,没有用法来衡量。如:从师父要求发正念后,我一直很重视,除了四个整点外,清晨五、六、七从来没有断过。只要在家,除了睡觉,每个整点都发正念,甚至夜间起厕碰上整点都不放过。可是,近一年来,成立新的学法点后,一起学法的同修没有支持,于是我也就顺着不发了,还以为邪恶因素少了,可以少发了。面对面讲真相时,也忘记先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事情发生了,还不面对面讲,反而发正念清除后想“定住”邪恶走脱,没有定住被强行带上车后还想“定住”车开不动,结果也无效。基点不对,所以正念就不起作用。在派出所给两个接触的警员讲真相,他们都点头默认我们没有错。其中一个还说,先打电话给你孩子了,他聪明的话会帮你把东西收起来。自己当时没有正念求师父,反而相信孩子知道大法好,知道母亲是修了大法才能留在世上,因此不会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但结果并不象我所料。由于自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没有彻底救了世人,也害了孩子造业。

这次教训非常深刻,因此悟到必须严格遵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最安全的。今后我要更加精進,扎扎实实的修,一定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不能再让师父为我承受不该承受的了。请师父放心,我一定能做好。

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