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故事:法轮功人特别有毅力(图)

(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接上文)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由此引发了中国大陆涉及成千上万人的退党运动。截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份止,以真实姓名和化名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的中国民众,已近三千万人之多。退党运动背后有大量志愿人员夜以继日、坚韧不拔的工作,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持续工作,其中成千上万的故事令人动容。这些默默无声的涓涓细流,终将汇成一个惊涛骇浪。

中国民间广传《九评》促三退

退党服务中心收到的来自中国大陆的电邮:「《九评共产党》使好多人士在这方面受到启发。法轮功这些修炼者意志特别坚定,经常有被抓的,但是《九评共产党》往出传,每天不断的都有。有时骑自行车上街买完东西,自行车车筐里有本《九评共产党》,有的早上一起来一开门,门口有本《九评共产党》,有的把光碟塞到门缝里边。这些人都特别有毅力,这些人特别让人佩服,他们不怕死,不怕坐牢。」


中国大陆各地方出现大量的真相标语-湖北黄梅县


中国大陆各地方出现大量的真相标语-四川街头


东北农村田间地头的《九评》、退党传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在澳洲悉尼贝尔莫公园,举行规模盛大的声援三千万退党集会,公园四周真相展板吸引众多的路人驻足观看


九月二十九日,西班牙马德里退党服务中心在市中心的太阳门广场举办声援二千七百万中国人退出中共的征签活动。当地人和游客们在了解真相后排队等候签名支持退党活动

电邮中还说:「越打压,讲真相传《九评共产党》传的越来越多。《九评共产党》我看到之后给我一种感觉,我觉的法轮功这些人太厉害了,从文化水准啦,对讯息管道的来源,写的特别客观翔实。好多东西咱们感到是那么回事,但是咱们说不了那么明白,《九评共产党》说的特别清楚。以前共产党它那种欺骗的党文化教育,上当受骗的,看到这个之后都明白很多,如果共产党不推翻的话,这些人的冤情是不会得到解决的。看的人也多,同时也接触到一些退出中共的人,有一个信访的老头他本身是村里的党村支书记,他带头一个村党员都退了,在大纪元登报拿给我们看。」

正如这位大陆居民所说,退出中共和相关组织的运动,确实是在《九评》广传的基础上形成的。退党网站上所发表的三退名单,很大一部份是由在中国大陆的志愿义工促三退传出来的,其人员涵盖从中共高层官员到工人农民的社会各阶层。

一位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讲述了她在网上传九评劝三退的故事:「劝三退时,虽然时常被骂,但也有许多人明白真相后产生正念的例子。例如,有些网友听完真相后对我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也有人说台商都不会跟他们讲这些。

「有一位年轻的教政治课的中学教师,虽然觉的政治课很无聊,但是对共产党还有幻想,不接受《九评共产党》,不能忍受批评共产党的言论。我就给他破网软件,请他有空多到海外网站看一看,批评政党在其它国家都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他的思想很顽固,我就问他知道法轮功吗?没想到他发一堆污蔑法轮功的网址给我,我就讲我的亲身经历和亲朋好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故事给他听,并一一解答他的问题,包括天安门自焚的真相等。他很喜欢听,由慷慨激昂的争辩变为安静的倾听,并要我多说一点。他充满喜悦的告诉我,他的人生观都被我改变了,对法轮功产生浓厚兴趣。我传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和《洪吟》给他看,没过几天在网路上看到他的头像由叛逆少年换为佛像,发给我的文字都是文绉绉很有佛理的词句。

「河北省沽源县一位农村妇女,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多年的迫害。她在给法轮功在海外的明慧网站发信,讲述了她三年来劝退一千三百人的故事。「我们乡政府拉走了我家三头奶牛,值三万多块钱,说是罚款。我们村的刘某人为了占便宜,用了八千元钱买了我的两头奶牛,他把牛拉回家才七天就遭了报应,拖拉机翻车将他的脖子砸成重伤,长期卧床不起。我不怨恨他,去他家给他讲大法真相,劝三退,从心里想要救他,让他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了真相,全家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现在他身体逐渐好转,大脑逐渐清醒,感谢李老师的慈悲救度,他还要准备修大法呢!」

今年十月,在北方某大城市的电线杆、社区宣传栏、家属区的墙壁、防盗门上惊现大量张贴的或用大蜡笔写的标语和文章。内容包括「中共高级干部退党声明」、「中共沈阳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的退党声明」、「天津市公安局六一零郝凤军的公开退党(团、队)声明」、「原中国驻悉尼领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及妻子的退党声明」、「歌唱家关贵敏退党声明」、「教授的退队、退团声明」、「片警退出恶党了」、「警察声明」、「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感到非常可耻和失望」等。还有:「声援退党、团、队已超过二千八百万人!」、「天要灭中共,退党平安」、「快快醒!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退党保平安」等。

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标语有:「政协常委汪兆钧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恶行曝光、停止迫害、法网恢恢、善恶有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牟利」、「向伟大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致敬」等。

中国大陆的退党服务中心

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的希望之声电台最近报导说,一位化名「永安」的上访农民最近在湖南家乡成立了一个退党服务中心。他表示: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们老百姓也就是他们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根本没有办法,老百姓马上就要反了!因为现在每天都有各地传来的消息,我们现在上访人也知道嘛,各个地方有人上来,他们都会说嘛,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又有暴乱,哪个地方又被遭到镇压,我们也更加绝望,腐败已经达到绝顶了嘛!也就是事实更加告诉我们不三退是不行的,不跟他们划清界线也是不行的!」

询问他是否发自内心愿意设立这个退党服务中心的时候,永安说:「是的,因为我觉的我们这样做才有意义,我们不退出不行的,我们是完全愿意的,包括我还有很多人也是愿意的。也许有一天我可能就不在,但是我觉的我这样值得,我也愿意去这样做。」

永安征集了近五十位人士三退签名,然后他致电海外的朋友,协助他将名单送到海外大纪元的退党互联网上发表声明。永安向记者说明了他去征集三退的经过。「我就是根据大家的意向发动了一下,大家互相愿意的人,签名退出邪恶共党,我希望每个人都有像我这样的意念,中国才能有更多的人觉醒!我们未来才有希望!」

山西大同的洪先生也组成了一个退党服务中心,他确信中共很快就会垮台,这个历史进程不可逆转,「不是推不推翻它的问题!在历史的过程中,它必然是一个昙花一现,我不相信它能永久的万岁万万岁,不可能的!」

辽宁退党服务中心的郑先生不遗余力的鼓励人们退党救国:「一直在鼓励他们,我就跟他们讲,现在共产党已经是穷途末路,你知道吧!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退出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另一位湖北人士看到中共已穷途末路,还在继续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镇压国内老百姓和镇压异己而不知悔改,因此他表示也要成立当地的退党服务中心。

退党小故事

退党服务中心的黄小姐接到一位北京男子的电话。大嗓门的男子一听到电话就说:「你们的三退电话广播我都听了好多遍了,每次我都按了键等着你们回话,今天总算是等到了。」原来,这位男子当年参加过「北京天安门六四事件」。他说:「那阵儿我成天在外边参加请愿活动。先是在北大三角地,后来在天安门和长安街一带。那军队对手无寸铁的学生用机枪扫,用坦克碾,反而诬陷我们是暴徒,还说没开一枪。我算是幸运逃过这一难,捡了一条命。」

男子担心自己看不到天灭中共的那一天。「什么时候灭?那么多军队、警察、特务,看起来现在还是很强大的。我怕我赶不上。」他问。

黄小姐从历史的不同方面解释了中共即将灭亡的原因,男子表示赞同,他说:「是呀,共产党就象你说的是个土匪流氓的黑窝,谁还愿意待在那个血腥的地方?两年前我太太想入党,我坚决反对,对她说你找死呀!从那以后没再提了。」

男子表示,他自己干净,什么也没入过;但他太太入过团和队;他儿子是少先队,他希望自己能代表妻子和儿子退出中共。黄小姐告诉他说:「关键看人心,他俩同意才有效。」男子表示没问题,黄小姐便为他的儿子起个化名:「就当你儿子姓李吧,十八子『李』。」男子乐了:「谑!今天遇到神了!你怎么知道我姓李?」

他说自己消息闭塞,什么都不知道。希望黄小姐有空多来电话。于是黄小姐告诉他突破网络封锁看大纪元、明慧网,以及收听希望之声的方法。他如饥似渴的一一记下了,并感激的说;「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像我们这样,劝你的亲朋好友退党、退团、退队。把名单告诉我好吗?」他豪爽的说:「没问题!」

退党不仅是底层民众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任李大勇表示,退党大潮不光是普通民众,就是被中共绝对领导的军队也非常积极。不要看中共有几百万的军队,一旦军人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质,瞬间军队的力量会回到人民的怀抱。

今年八月份「军中声音」的呼吁就充份说明了这个问题。军人们发出了退出党卫军,入编国防军,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的口号。

他介绍,来自军队的声音包括八大军区,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备部、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很多人退。中共处级以上的人几乎都看过《九评共产党》。有些是将军级别的军人,他们不愿再为中共卖力,中共对他们也控制不了。

一位三十年代入党、曾在国务院和公安部任要职的高级官员,二零零五年三月以化名刘士退出中共。他表示:「经过这么多年的政治运动,一幕幕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在上演着,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彻底地对共产邪党绝望了。」

还有中共国务院××办另一名官员,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以化名「华天明」退党,他的退党声明是:「无可奈何当打手!!!!对不起了,中国人民!!唯望共产党早点死亡。」

涓涓细流汇成的惊涛骇浪

自从《九评共产党》发表三年以来,传九评和促三退的行动就一天没有停息过。中共政权中的既得利益者藉改革和举办奥运会的借口,加紧对中国大陆社会底层百姓和弱势群体的剥夺,无疑促进了整个退党运动,然而,真正直接促进人民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的,却是那些默默无闻的法轮功学员和成千上万的大陆普通百姓。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任李大勇认为,《九评共产党》的广传,正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般,正在改变着中国民众;而成千上万默默推动退党退团退队的志愿人员,则像涓涓细流一样,不断的把能量汇集起来,最后定能形成摧毁任何邪恶力量的惊涛骇浪。

高大维博士则强调说,任何一个民族的崛起,都是一种精神力量的爆发。因此他认为,由九评和三退所形成的精神爆发,才是能够使中华文明重新崛起的真实力量。

「孔子说吾日三省吾身,没有反躬自省的文化,就不可能有历史上辉煌的中华文明,中国人在经历了几十年惨痛的中共统治之后,应该彻底对我们走过的道路和我们自己进行彻底的反省,这可能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唯一出路。」

(完)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