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让我获新生 邪党逼我漂流四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我发现
原来生命可以如此美丽,
原来心灵可以如此美好,
我愿以切身经历告诉您:
如果您也认同 “真、善、忍”,
有一天您也会象我一样由衷的感叹:
法轮大法好!

一、法轮大法 我生命的明灯

我家住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一重集团公司厂西三十七街区七栋四门四十九号。我拥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但上天给了我一个人生的巨大遗憾:我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从小到大我生活在生死边缘,不能走路太快,不能干重活,手指和嘴唇都是青紫色,每天气喘吁吁,活的痛苦而艰难。我在学校从来不参加体育考试,直到高中毕业一直都是父亲用自行车接送。我从来不知健康人是什么感受,病痛的煎熬让我看透生死。有时我真想远离尘世,寻找生命的终极归宿。

我高中毕业考取了哈尔滨医科大学,却因为体检不合格被永远拒于大学校门之外。我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求医之路。几年过去了,医学在发展,我的病也在发展,当哈医大的一位教授告诉我的父母,我的病已经无法再医治,我最后会因为供血不足引起全身器官功能衰竭而死。我心中充满了绝望与悲哀。生命已如一缕轻烟,随时会飘散而去。

我在一重集团公司标准件分厂参加了工作,单位照顾我,让我当了售货员。可是每到冬季,我还是不能上班了,每晚我不敢入睡,因为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第二天升起的朝阳。面对残酷的命运,我只能静静的等待着生命的终结。

几年过去,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别人走五分钟的路我要挪上半个小时,并且出现了大脑反应迟钝,身体渗血的病状,急救药瓶挂在脖子上片刻不敢离身,每天靠打氧气维持生命。一九九五年深秋季节,我病情危急,在一重医院住院抢救了一个星期,当时的主治医生是赵德辉和林静。我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是,一九九六年四月,我迎来了生命中真正的春天。经人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不仅走路有了力气,心脏也不再偷停,我扔掉了急救药瓶,把氧气袋送了人,那时才体验到一个人没有病是多么幸福、多么轻松啊。直到今天,我没有再吃过一片药!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我的亲戚朋友、邻居都从我身上见证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

我每天去厂西的炼功点炼功,在那个纯净的场中,大家都真诚相待,处处为他人着想,这个修炼环境能让心灵变的更干净。我觉的世界又变的色彩缤纷,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

我如饥似渴的看完《转法轮》这本书,懂得了生命的意义在于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返本归真!做人要真诚善良,宽容忍让,无私无我,在矛盾中善解一切恩怨。我知道法轮功在重德方面的严格要求必将带来全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更深感法轮大法的法理博大精深,认定这就是我一生苦苦寻找的人生真谛。我庆幸我得到的不仅仅是生命的延续,更得到了生命升华的无上至宝。每晚,我把《转法轮》抱在怀中,安然入睡。

二、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两个月后,我去外地打工,在一家服装公司担任服装设计师。在陌生的城市,在新的环境中,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每天我第一个起床为手下的员工做早餐,在工作中毫无保留的教他们缝纫技术,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尊敬。当我的同事因嫉妒向我的老板诬陷我时,我一笑了之。我设计的服装得到顾客的赞赏,当顾客要给我小费时,我谢绝了。我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本性的回归,而这种心法约束下的自觉行为,是坚如磐石,再不可撼动的。

不久,我回到家乡,在自己家开办了一个少儿书画班,平时也做服装维持生活。大法把我从死亡的阴影下解脱出来,更使我的心胸也越来越开阔,我不再陷在自悲自怜中,我开始用博大的胸怀、真诚的心地去包容和善待所有的人。一次,我加工好服装,顾客却故意挑毛病不想给我加工费,我不和她辩解,让她把衣服拿走了。邻居都为我打抱不平,嚷着要把她自行车的气门芯拔下来,我笑着告诉他们,法轮功要求我要宽容忍让,不和人计较。寒冬季节,我和妈妈去买中药,售货员多找了十元钱,我们踏着冰雪把钱送了回去。

是法轮大法让我获得新生,是法轮大法使我道德更加高尚,心灵更加纯净。面对苍穹我发下了坚定的誓言:“没有任何力量能改变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三、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

正当我在修炼的路上心境越来越纯净平和、对未来充满希望时,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

我从没经历过这样的运动,仍然一如既往的向身边的人讲述着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的一个个传奇故事。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越来越严峻,我失去了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身边的法轮功学员陆续被抓,而且开始知道其它地区有的人在被抓到看守所几天时间就被活活打死。

当我再向人讲述真相时,我看到的是人们眼中流露出的对镇压的恐惧和对我的担忧。我不知道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一夜之间不让炼了? 好与坏的标准到底由谁来判定?修炼法轮功的人有一亿人,他们都象我一样只为了有一个好的身体,做一个善良正直的好人,这也错了吗?我是亲身受益者,我要告诉人们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我不能容许弥天的谎言再去欺骗善良的人们。法轮功学员有信仰的权利和自由。

我开始向人们讲述“天安门自焚”惨案的种种疑点,比如小思影气管切开了还能说话;王进东两腿间烧不坏的雪碧瓶;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等等。讲述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个国家的形势,也揭露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渐渐的,人们在觉醒,都看到了这场残酷镇压背后的真相。

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因为走出来讲真相陆续被抓捕,许佳玉、赵焕琪、吕真等等,风平浪静的背后正在孕育着更加邪恶的阴谋。说句真话竟这么难!

四、我为生我养我的这片热土悲哀

二零零四年十月,富区公安局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大搜捕,几十人被绑架到看守所,有十六人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蒙冤入狱。有的现在仍被关在各地监狱,有的已经被害的双目失明,有的甚至已离开人世。

因为我在亲戚家串门,得以幸免这场灾难,富区公安局和幸福派出所的人在两天之内三次到我家逼迫我的父母交人,我背井离乡开始了第一次流浪生活。

我用最最坚强的意志面对这场人生的灾难,矢志不渝的坚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为了不牵连家人,我甚至不敢让父母知道我的住所,我在偏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房子,从未离开父母呵护的我第一次尝到了举目无亲、孤立无援的辛酸。幸亏一位好心的老人借给我一张床。我一个人一点一点的购买了生活用品,忍受着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辛酸,寒冷的冬季,我把能御寒的衣服都穿上,蜷缩在角落里,倾听外面寒风呼啸,环顾着冰冷的四壁,心中充满了悲凉酸楚。再艰难、再无助的生活我能承受,可是让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决不可能。

半年后,由于长期精神的重压,加上生活的艰辛,我病倒了,发高烧并剧烈的咳嗽,在床上昏昏沉沉的躺了七天七夜,几乎水米未进。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回到家中,当晚就出现了生命危险,父亲把我送到医院抢救。半个月后,我的身体还未恢复,为避免警察再次骚扰,不得不离家继续流浪。

三年过去了,我依旧四处漂泊,有时偷偷回家取一些衣物和食物,然后又匆匆离开。我几乎断绝了和所有朋友的联系,但是只要见到她们,我仍然坦坦荡荡的向她们讲真相,我不希望她们被谎言欺骗,劝她们不再与邪恶为伍,希望她们有一个好的未来。

我失去了安逸的家,但我拥有世界上找不到的最昂贵的财富,“真、善、忍”,那是宇宙的真理,是我生生世世期盼等待的生命归航!

五、善良的表姐被迫害致死

我的表姐赵亚珍,是一重公司机修分厂的职工,在邪党对法轮功“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她被警察多次绑架,勒索了上万元钱。

二零零四年末,表姐赵亚珍被绑架到富区看守所,遭受了残酷迫害,一群恶警给她蒙上黑头套,把她的脚心打的血肉模糊,把她绑在铁椅子上,对她刑讯逼供。在残酷折磨下,她的肺结核病复发了,整夜的咳嗽,为了反迫害,她绝食抗议,直到警察检查出她的肺部已经成了一个个空洞,才把骨瘦如柴的她放回家。表姐的身体再也没能恢复,在二零零七年九月永远离开了人世,留下伤心欲绝的年迈双亲。

在富区,八年来,不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遭到类似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夜里,在富拉尔基公安分局局长粟凤林和“六一零”办公室的指使下,一伙恶徒从重五中优秀教师许佳玉家的三楼阳台上进入,将其绑架。因做恶心虚为掩人耳目,将许佳玉绑架到位于富区西北部的原和平农场一个废弃的房子里。在那里私设公堂,酷刑逼供,先后给她上大挂,连续六天六夜不放下来,用铁刷子将脚心刷得血肉模糊。当她被送到看守所时,已被折磨得面目皆非,双臂长期不能动弹。

黑龙江玻璃厂的工程师杨淑君,二零零四年被富区刑警大队恶警李锐新等人绑架,在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遭到谩骂殴打,加戴手铐、脚镣等刑具折磨,杨淑君在反迫害中绝食数日,被所长郭正川等人在食物中加入不明药物强制灌食后,突然精神失常,大喊大叫,失去一切记忆,生活不能自理,其惨状不忍目睹,即使这样仍被富区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二年。

六、再次四处漂流

二零零七年十月末,我正准备回家,在路上遇到一位好心的邻居,告诉我一个消息:因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他经受不住警察的逼供,将我说了出来,此时正有一群警察守在我家,准备绑架我。

后来得知,恶警把我的家人都抓到了幸福派出所,留下两个人守候,准备绑架我。在问询无果的情况下,竟然勒索了三千元钱才把我的家人放回来。一个月后,警察找到我租的房子,破门而入,将屋内的东西洗劫一空!

我躲过了恶警绑架。我不能想象如果我落入恶警手中,他们会用怎样的手段迫害我,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劳教所、监狱遭受着惨绝人寰的折磨,酷刑、苦役、性侵害、暗杀、活埋、抛尸、栽赃陷害、活摘器官、焚尸灭迹……邪党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之邪恶历史上空前绝后。

我茫然的站在路边,天地之大,竟然没有我一个弱女子的容身之地!我穿着单薄的衣服,背着简单的背包,离开栖身之所,再一次开始四处漂流。

七、归来吧,正义与良知

我想对那些抓捕我的警察说说心里话。在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的八年来,造成了中华民族空前的大劫难。迄今已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十万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及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被暴力洗脑、妇女被强奸、被强行堕胎、被活体摘取器官,而这一惨绝人寰的事实,至今都被中共用谎言掩盖着。

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抓捕、被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把真相送给你,如果能唤醒你们沉睡的良知,我们无怨无悔!

如今,中国的三退大潮(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已接近三千万,中共恶党的崩溃已是指日可待。更有明真相的派出所的全体党员集体声明退党,表示不再充当中共的替罪羊,不再欺压善良和无辜,决不做历史的罪人。

惩恶扬善、匡扶正义、维护国家人民的利益是警察的天职,请赶快清醒过来吧,停止迫害,将功补过,不要随着天灭中共的到来而葬送了自己的未来并殃及家人。

我也正告幸福派出所栾士江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如果你们一意孤行,继续作恶,你们的所作所为都将纪录在法轮功国际追查组织的案例中,面对未来法律健全的社会,你们罪责难逃!

我希望富区的父老乡亲关注和我一样正在遭受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命运,把你们的心汇入正义的洪流。


部份富拉尔基区电话(区号0452、邮编161041):

公安局: 0452-6882303 0452-6885668
局长:李小龙: 0452-6885668
局长:林春富: 0452-6882414  0452-6885773
副局长:林旭
副局长:徐大伟
国保大队队长:李瑞新

政法委书记:吕和兴:0452-6866106 0452-6864683
纪检委书记:郭艳、韩华、王庭广

法院:0452-6925368 0452-6911277
刘沣:0452-6915741
岳可、于洪兴、姜圣智、成勇、王磊、张维维

检察院:
检察长王晶0452-6120866
金玉华

司法局: 0452-6883005
武装部:0452-6883761

610”办公室: 吴健0452-6885682 、王兆辉13054242808

区长:郭树奇
副区长:祝春清
区委常委:符春峰

幸福派出所:电话: 0452-6718100
所长:栾士江 
副所长: 胡益全
指导员: 胡志强
警察:唐立伟、刘金涛、张秉刚、谷文斌、刘军、李正安、张玉涛、李晓东、包荣芹、吴维峰、李志荣  
警风警纪监督员:金连生、许峰、张凤林、喻景武

富拉尔基看守所、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和110指挥中心:
电话:0452-6884017
地址: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和平路137号

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公司电话:0452-6810558
总经理办公室通讯地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厂前路
电话: 0452-6810123
传真: 0452-6810111
中国一重集团公司党委组织部长:王恩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