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梅县龙感湖派出所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夫妻二人是湖北黄梅县人,都是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邪党迫害大法后,我们夫妻二人就不断遭到当地恶人及龙感湖派出所恶警的迫害,我遭恶警四次非法抄家、四次绑架,被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劳教一次,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99年7月20日后,单位邪恶人员俞新潮勾结龙感湖派出所恶警闯入我家中骚扰,并责令我夫妻二人不许炼功、不许外出,有事要向他们请假,并由本场俞新潮对我夫妻二人进行日夜监控。

2000年12月,我夫妻二人去北京上访,遭到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一日一夜站着不许睡觉,不时的受恶人拳打脚踢,逼我说出住址、姓名,第二天由龙感湖派出所姓罗的恶警把我俩押送回龙感湖派出所。路途中罗恶警用手铐把我俩铐在火车厢边铁杆子上,一日一夜不许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在进当地派出所时我妻子喊“法轮大法好”龙感湖邪恶警察柳华和几个恶警,一起三、四人把我妻子用四个手铐吊铐起来,脚手铐的血淋淋,铐了两小时后才放下。第二天一早,恶警把我两人非法押送黄梅看守所再遭迫害,受到非人的折磨,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我儿子从外地打工回来,接见我俩时,看守所邪恶警察向我儿子勒索每人接见费200元,龙感湖派出所恶警向我儿子勒索罚款每人3000元,在放人时还要写“保证书”,还要交出在所每天20元钱的高额伙食费,我俩去北京自带路费剩下的1000多元现金被他们没收干净。

在这次邪恶迫害中,我的经济损失如下;自带剩余额1100元被他们私吞,勒索罚金6000元,接见费一次400元,我儿子为我俩找熟人买烟送礼花费700元,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俩八十多天其伙食费1800元,共计损失现金11000多元。

2001年,我夫妻二人晚上贴真相标语,被龙感湖派出所恶警朱建军、张一民和两恶警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刑讯逼供、拳打脚踢,撩头发、撞墙、撕嘴巴等残酷毒打,并当夜派了几个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第二天一早就把我两人非法押送黄梅看守所,超期关押八个多月后,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湖北琴断口监狱迫害。

我妻子在看守所绝食反迫害,遭到看守所所长费锦水和其他恶警多次强行灌食、毒打,她多次便血、呕血,身体骨瘦如柴,在恶警费锦水的唆使下,一些打手把她捆绑在靠椅背上,在严寒的冬天开着窗户让冷风吹冻几个小时,直到她不行了,才在腊月24日把她放回家。

2004年12月29日下午,当地片警邪恶朱军、一场特派吴定鹏、一分场恶人李军权、沈××和其他恶警、恶徒从隔壁邻居的围墙跳入我家中,当时我正在房中给儿子写信,当时没听见动静,等他们闯入我房中才知道,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抄走师父法像,和真相资料以及所有大法书籍,并将我绑架到黄冈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多月才放回。

2005年5月份,派出所邪恶警察刘记会带领一伙恶徒闯入我家中,将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半月。

2005年7月份,龙感湖派出所邪恶警察柳华、蔡景风等人闯入我家中,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欺骗我到总场派出所跟他们上司谈几句话就回来。我说去就去吧,正好与他们上司讲真相。谁知坐上车后,车不是开往派出所的那条路,而是直接开往沙洋劳教所。就这样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龙感湖派出所恶警:柳华、刘记会、朱建军、张一民、王水桥、蔡景风、罗某

龙感湖一场恶人:吴定鹏、李军权、沈某、俞新潮

黄梅县一看守所 副所长 费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