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起家庭资料点这片天

我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九八年得法几个月后,弱不禁风的我就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过去的老病号现在步履矫健,真是身轻如燕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深埋在心,从那时起,决心跟随师父真修。

九九年“七•二零”,我和同修一起,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到省政府去请愿,结果被拉到省城体育馆关押一天,直到晚上才被允许回家。

从此以后,电视机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是对大法和师父的诬陷,家庭环境变得异常紧张。亲人开始责怪我,对我态度冷漠,甚至都不用正常的眼光看我。他们完全忘记了一个基本事实--是法轮大法拯救了我。当时我只有一念,不管家里家外,压力再大,我也永不放弃法轮大法。带着这一念,我每天尽量多学法,每周看一遍《转法轮》,后来三天看一遍,越看越想看,越看心里越有主心骨。每天坚持炼功。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家庭环境好象宽松了不少,也没人监视我了。

就在这时,我丈夫出了大车祸,命在旦夕。由于我心中有法,在灾难出现时头脑清醒,也很理智。我在心里对师父说:他是去是留,师父您安排吧,这是我的修炼之路。

我匆匆赶到医院,丈夫看见我第一眼就用微弱的声音跟我说:“我完啦!”我很坚定的回答他:“你没事,有人保护你。”他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正因为他也有了这一念,十八天就出院回家了。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相信这个事实。丈夫心里自然知道是师父救了他。

二零零零年,邪恶猖狂至极,看到人们被谎言、诬陷所蒙蔽,大法弟子都心急如焚,必须让人们知道事实真相,法轮大法是冤枉的。有的同修马上动手印制真相资料,我开始参与传送资料。这些资料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美好,揭露恶党的无耻诽谤和谎言。后来从明慧网上看到挂大法真相条幅能起到震慑邪恶,鼓舞众生的作用,我与另外两名同修一起制作大法真相条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我们把条幅挂满了大街小巷,也到附近的城镇乡村去挂。有时自己在家里用小型佳能打印机打一些“法轮大法好”,“善恶有报是天理”等小纸条,发给认识的同修到处粘贴。

二零零一年,我们的资料点被抄,同修被抓,真相资料一下子变得匮乏,我们只好加倍做大法真相条幅来证实大法。二零零二年,制作条幅小组的一同修被抓,另一同修被迫流离失所,我成了一只孤雁,倍感同修们在一起共同证实法的可贵。对同修的思念真是无以言表,不是眼睛在掉泪而是心在流泪,深感无助。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只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被恶徒抓走的同修们,怎样少遭受迫害,何时能归来一起证实大法。一天晚上,梦见我和许多同修在一起做真相资料、挂条幅,真相、条幅非常壮观,耀眼,气氛溶洽,同修们个个笑容满面。我明白了是师父鼓励我,让我想办法继续做真相资料,尽管梦中同修都在狱中,但这件事情不能中断,师父告诉我不能懈怠,不能等待;我不能总以孤雁难飞为由停步不前,师父在点化我去掉人的观念,要我顶起一片天。

我马上行动起来,购买了必需的设备,经过一些准备,我的家庭小资料点初具规模,可以尝试运作啦。可是我没有经验,又不能与任何人切磋,再加上邪魔烂鬼的干扰,每一步都困难重重,有时犯愁,真是不知该怎么办。我只能自己摸索,认真阅读所有机器的说明书,汲取一次次失败的教训,一点一点捉摸。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奋战,资料点终于能正常运转了。我终于能自己制作供二十几个同修讲真相使用的资料,并能及时把师父在各地讲法和经文递到同修手中了。

虽然做出来的真相资料有欠缺,但从同修们说,在这黑云压顶时,能及时看到师父的各地讲法和经文,那比什么都重要,都高兴。听到这些,慢慢的我内心有一种无以言表的喜悦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滋滋的感觉。好在我很快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欢喜心和显示心起来了,于是提醒自己,大法修炼是严肃的,任何执著都必须去掉,否则被魔利用,后果可想而知。我必须确保资料点稳步正常运行。

一年以后,资料点覆盖的面越来越大,需要资料的人数增多,工作量大增,相对资金需要量也大了,给我在各个方面都带来了压力。可每想到同修的渴望、期待,我真是无法回绝。我坚信有师父的加持,有法在,我一定能顶下去。在我能支撑的情况下,决不收同修们省吃俭用的一分钱。同修们多次传递给我的资金我全部谢绝,并让转递的同修马上返还给大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了一些经验,资料和经文做得比以前美观多了,并且还可以大量制作精美的大法护身符了。开始几年我用的是喷墨打印机,速度比较慢,学法炼功时间比较紧张,加上家务、单位的工作,说是“通宵达旦”一点也不为过。有时身体很疲惫,就请师父加持我,不论做什么都一边做,一边默念“法轮大法好”,念正法口诀。后来,在邪恶的干扰下,一些资料点被破坏了。这样一来,我的工作量更大。每周印制二十五套《明慧周刊》,小册子几百本,真相资料更多达几千份,每逢所谓的“敏感日”,还要抽出时间制作一些条幅去震慑邪恶。随着工作量的增加,我又购买了激光打印机,再重新理顺、摸索经验与技巧。要完全驾驭这些设备,也同样需要付出艰辛和痛苦。我个人的经济条件已经不可能维持这个点的运行,这时才不得不把同修们传递过来的资金留下来。

要保持资料点稳定运转,必须正念足;彻底去掉欢喜心、显示心;大法弟子的资金必须真正用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上;自己的言行必须理智清醒,要清楚的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只是利用常人的能力动动手脑而已,真正的力量来自大法。这一点我是体会颇深。

在《九评共产党》问世不久,为了清除恶党邪灵救度众生,我开始大量印制《九评》。有一次,做到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躺在床上睡过去了,满地的东西都没有收拾。就在睡的正香甜的时候,一双温暖的大手抚着我的头,轻轻呼唤我的小名,说:“起来吧,还有事呢。”这时我虽然一惊,知道是师父在叫我。可我睡意正浓,不争气地说:师父,我太累了,让我睡一会儿吧!翻身又睡过去了。可我马上很清楚的听见机器的启动声,声音特大,我猛的坐起,定神一看,机器没启动。我深感师父的用心良苦,自己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愧对众生。看一下时间,恰好是下半夜三点半,我把剩下的所有工作顺利完成,正好到该去上班时间。

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在八年救度众生的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对我而言,能毫不动摇的走到这一步,有师尊的关怀、鼓励、呵护,也有同修的关心和协助,更有家人的支持、理解和帮助,我自知道感恩。我也体会到,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好自己,才能圆容好各个方面的关系,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威德。坚信师父,坚信法,按照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坚定不移的走下去,这样,任何外来邪恶因素都无法干扰和考验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