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涛在临沂看守所遭皮带鞭挞等酷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王涛,山东蒙阴县界牌镇双河峪村人。王涛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曾先后在临沂看守所、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淄博市王村第二劳教所惨遭凌虐。尤其在临沂看守所,王涛被恶徒用皮带鞭挞,受尽折磨。

一、修炼法轮大法

王涛是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患有多年的额窦炎,经常性的头痛,一疼起来头就象要裂开一样,痛的打滚撞墙。不知吃了多少药、打了多少消炎针,就是总也不好。也专门到过济南省级医院找专家治疗,还是没有治愈。后来听人家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王涛就参加了当时的法轮功学习班。看完了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后,王涛从心底里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很快身体得到了净化,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二、上北京上访遭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法轮功被江氏流氓集团无辜镇压,师父和大法遭到恶人铺天盖地的造谣和诽谤,王涛的心里特别难受。

在二零零零年的严冬十二月份,王涛怀着对政府的期望,按照宪法赋予王涛的上访权利,踏上了去北京的路。目地就是要用他修炼大法后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的事实,来向政府讲清法轮功是好的、是最正的,让他们了解大法的真相,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

在天安门广场上王涛打开了自制的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横幅。很快一群恶警和便衣特务连踢带拽的把王涛塞进了依维柯警车上,连同七八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强行绑架到了天安门广场站前派出所。在站前派出所他们被关到了一面是墙其它都是钢筋的铁笼子样式的屋里,铁笼里已经关满了各地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恶警为了让王涛说出住址和姓名,又把王涛从笼子里拉出来拳打脚踢,看王涛无动于衷,恶警又气急败坏的向王涛脖子里倒冷水,再用风扇吹。当时寒冬腊月,穿着棉衣都感觉冷,这些恶警为了达到他们的目地已经失去了人性。三十多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整整折磨了一天。天快黑了,恶警们又用一辆大客车把法轮功学员强行押送到北京郊区的一个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恶警们又一个一个对法轮功学员强行登记、审讯。他们无论怎么问王涛,王涛就是不配合他们,因为王涛没有错也没有罪。恶警们气急败坏的拿来了高压电棍,看着噼哩啪啦作响冒着蓝色火苗的电棍,王涛的心里很坦荡,没有动心。他们用电棍电王涛的手、耳朵和脖子,看王涛还是无动于衷,就恐吓威胁王涛,要给王涛上大挂。他们折腾到了半夜最后把王涛投入监室。

监室里面是一个大通铺,上面铺着硬板,在最里面墙角处是一个厕所。监室里关着二十多人,由于人多,晚上睡觉全都侧着身子无法平着躺下。一米宽的地上也都睡满了人,腿摞着腿。在这里每天都吃不饱饭,肚子整天的闹着饥荒。

过了腊月三十,到了正月,被绑架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各个监室都爆满,恶警们没办法就一批一批的放人。王涛在快到月底时被放了出来,离开了那充满邪恶和恐怖的牢笼。

三、在临沂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王涛在临沂水田车站乘车,被恶警发现随身携带的《转法轮》书而遭强行绑架。在派出所恶警们什么也没问出来,他们把王涛铐在桌子腿上一天一夜,第二天把王涛绑架到了临沂看守所。

在这里,恶警们为了达到他们的目地,使尽了种种手段,卑鄙至极。这些监室里床铺也都是硬板的,十几个人分成两排散盘着腿一个挨一个的坐成一条直线,腿伸不开,姿势还要保持端正,身体也不让晃动。监室后面是一个大铁笼子,和监室连通着,每天可以上笼子里活动十分钟,俗称“放风”。每天除了吃饭、放风就是坐着,这种行为明明是迫害,恶警们美其名曰“反省”

每个监室的铁门上面都有一个小孔,外面有一个带铁卡子的挡板挡着,这里的人叫它“猫眼”。在这里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们经常利用这个“猫眼”来迫害王涛。每次都是强迫让王涛把手从这个“猫眼”里伸出去,外面的恶警用铁卡子卡住王涛的手脖子,手既缩不回来也动不了。由于“猫眼”很高,只能踮着脚,一迫害就是一天。

这里的恶警们还有一种非常歹毒的刑具,就是配备了一种用宽牛皮带当成的鞭子,用来抽人。这种刑罚一般是用在那些不听话或闹事的重刑犯嫌疑人和牢头狱霸身上,一般抽上二三十下就会皮开肉绽,痛的昏过去。失去了人性的警察同样会把这么歹毒的刑罚用在按着“真、善、忍”修心向善的好人身上。有一次恶警们提审王涛一无所获,两个恶警就气急败坏的扒光王涛的衣服,强行让王涛只穿三角裤趴在监室外面走廊里。两个包夹人员按着王涛,恶警们拿来牛皮带狠狠的抽了王涛二十多下。他们规定抽一下,被抽者必须报一下数,王涛没有配合他们。恶警们看王涛一声不吭,就越加疯狂,嘴里吆喝着:看你法轮功能多挨打。很快就叫来两个比较高大的其他在押人员,恶警们在旁边看着,让他们轮番用皮带又抽了王涛八十多下。累的他们两个头上直冒汗,大口的喘着粗气。当时王涛臀部就被打裂开了口子,整个身体象虚脱了一样,有点失去了知觉,自己无法爬起来。打手们没给王涛穿衣服,就把王涛抬进了监室。一个月的时间,臀部就象用火在烤着一样,火烧火燎的、火辣辣的钻心疼,整个臀部肿的很高,成紫黑色,不能坐也不能躺,睡觉时只能趴着或侧着身子。

看守所里一天只给两顿饭,而且量很少。早晨是稀稀的饭汤加一个窝头或馒头,晚饭是一勺猪都不愿吃的菜汤加两个窝头或馒头,根本就吃不饱。为了抵制非法迫害,王涛绝食了十五天。恶警们把王涛铐起来强行灌食,用一米多长的塑料管从鼻子里直接插到胃里,那种难受滋味无法形容。塑料管的上端有一个漏斗用来灌饭汤,三四天插一次管子进行迫害。

在临沂看守所王涛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受尽了折磨。

四、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王涛被蒙阴县“六一零”强行接到了蒙阴县洗脑班,继续对王涛进行非法迫害。

这里的“六一零”人员也是非常邪恶的,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给王涛戴着手铐和几十斤重的脚镣,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人关进一个黑屋子,地上放一个木板,木板上有一些毡片,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戴着手铐脚镣才可以在上面睡觉,天还不亮就被叫起来了。邪恶们每天都强迫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进行精神迫害,强迫看那些抹黑大法的录象和书籍等,企图用那些歪理邪说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当时有十多名同修在这里被非法迫害。他们逼迫学员写所谓的认识、观后感等,有时也进行非法提审。当时“六一零”的洗脑班还雇了二十多个青年打手,这些人非法看管着法轮功学员。如果不服从他们的非法管理,轻则斥骂,重则拳脚相加。当时“六一零”洗脑班的负责人是政法委书记李枝叶,“六一零”主任叫类延成,武装部长叫房思敏。

在十一月底王涛从“六一零”洗脑班走脱,之后公安局、“六一零”到处通缉。

五、在淄博市王村第二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马上就过年了,王涛在蒙阴县长途车站被恶警发现再遭绑架,当时身上的七八百元钱以及手机等物品都被恶警抢走。经过简单的非法审讯就把王涛关进了县“六一零”,在这里呆了一天,之后关到了蒙阴县看守所。当月,王涛被蒙阴县“六一零”恶警送进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王村劳教所里,恶警们首先把新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关进严管班,在严管班都是坐小木凳,凳子十公分宽,而且要求坐在上面身体保持正直,两腿平行,小腿垂直,两手伸直平放膝盖上。不准动,不准说话,一个姿势下来直到深夜,稍有活动,马上遭到打骂,天天这样迫害。时间一长臀部就坐破皮了,起了垫印。

恶警为了达到“转化”王涛的目地,连续二十多天不让王涛睡觉,看王涛困的不行了,就用冷水往王涛头上、脸上浇,然后再由包夹人员拖着王涛在走廊里来回走,或者面壁几个小时。由于长时间的缺少睡眠,迫害的王涛神志不清。有一次恶警大队长靖绪盛用手铐把王涛吊铐到窗户框上两天两夜,只能脚尖着地。当时非常痛苦,手腕被手铐割破了皮,有两道深沟,长期溃烂。当时迫害王涛的还有恶警小队长宋男和高成伟。

还有一次恶警宋男把王涛关到卫生间,强迫王涛坐在地上伸直腿,腿上面放一个小凳子,正好卡住两腿,凳子上再坐上一个人,使王涛的腿不能动弹,进行邪恶的迫害。在这里他们把王涛关过禁闭,铐过“死人床”,都是恶警大队长靖绪盛亲自迫害的。有一次他们把王涛押到一个小屋子里,里面只有一张铁床,床的四个角是四个铐子,他们强迫王涛成大字型躺在上面,手脚分别被铐住,身体二十四小时不能动,只有大小便的时候才打开一下铐子。每天只给一点点吃的,有时一个星期也不大便一次。

在这里恶警们还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超负荷奴工劳动,经常做一些工艺品,据说都是出口的。强迫法轮功学员往玻璃制品上用散发着有毒气味的一种玻璃胶贴各种颜色的玻璃片,时间一长就会头晕、恶心、呕吐。恶警们早上五点半就把法轮功学员叫起来到车间干活,一直到晚上十点钟,忙的时候经常到半夜十二点钟,有时甚至到凌晨四点钟。除了吃饭,没有任何休息时间。恶警们定的任务都很高,如果完不成任务就得加班,不让睡觉。

恶警们除了用折磨肉体和繁重的劳动奴役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外,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天安门自焚伪案”,污蔑、诽谤法轮功的“焦点访谈”等等江氏流氓集团编造的相关录象进行洗脑。再进一步强迫法轮功学员写观后感、写认识、写周总结月总结、骂师父、骂大法。江氏流氓集团利用种种手段打击和摧残法轮功学员的肉体和精神,以达到强迫法轮功学员脱离“真、善、忍”,做一个“假、恶、斗”的人,因为中共的江氏流氓集团就是“假、恶、暴”的总代表。中共的劳教所就是一所人间地狱,充满恐怖阴森。

二零零四年四月,王涛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在王涛被迫害的这些年里,蒙阴县“六一零”多次到王涛家中恐吓勒索钱物一万多元。本来法轮功学员家经济就不宽裕,再加上王涛又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四年多,家中没有经济来源,家人为了王涛的安全不得不借钱交所谓的“罚款”,中共迫害的王涛至今还有外债都没有还清。

附:
在王村劳教所迫害王涛恶人有:
大队长:靖绪盛
教导员:孙丰俊
副大队长:彭绪标
小队长:高成伟、宋男、张涛、王新江等恶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4/168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