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母盘的同修应把好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当前真相资料式样繁多,但是用于制作真相资料的资金却有限,如何利用好这有限的资金,来救度大量的众生,制作母盘的同修应把好关。

当前讲真相,光碟很主要,但是如何把握光盘的内容很关键。制作母盘的同修更应清醒。我们讲真相,到底应该讲什么样的真相,该怎样把握这个度?现在大量光盘的内容多是从新唐人电视上下载的,懂技术的同修很快就会完成一个母盘,具体刻录碟子的同修要用很长时间制作好一批成品碟,有的同修下班后为了赶快刻录碟片,忙的将学法时间、发正念的时间都占用了。

开始时不觉的,认为忙过一阵会好些,拿出时间来好好学法。可是源源不断送来的不同母碟,令同修周而复始的忙碌其中,渐渐成为邪恶迫害的对象,造成有的同修流离失所。其他同修接到光碟后,在讲真相时往往会遇到许多尴尬场面,感到很遗憾,如:有同修给人讲完真相后想给对方相应的光盘看,可是往往手中的光盘与实际讲的内容不符。有的同修讲真相时,兜里揣着大量资料及各式光碟,碰到有缘人讲完真相后要给对方三、四个不同的碟片,并且许多碟片的内容重复。

制作母盘的同修应好好把关不走偏,有的同修对常人的演讲及“六四”真相片或预言之类的很感兴趣。还有一段时期曾大量出“漫谈党文化”,替代了《九评》和其它真相碟,据一些同修反映,“漫谈党文化”系列节目,农村人听不懂,城里人有的也不感兴趣,对讲真相只能起辅助作用,不能作为主要光盘。现在有许多光盘的内容与当前讲真相起不到多少作用,可同修却热心制作这些光盘。如:辛灏年系列光碟有:《太阳最红的年代》(上下)、《孙中山》(上下)、《朝鲜战争始末》、《辛灏年与六四》等,旅美实事评论家曹长青的专访内容有:《不该推卸的责任》、《末日的疯狂》等,还有其它的象六四真相,千万富翁上下集,西方世界的红色阴影,要人权还是要奥运,求索上下集,漫谈军队国家化,医学博士摆脱附体的奇迹等。

同修每接到一个新碟子时都感到新颖好奇,可是具体讲真相时哪个碟子都很难单独派上用场。并且制作这些碟子还占用同修的时间及资金,将真正能起作用的真相碟片挤兑出去。如:自焚伪案及四二五上访内容的、还有《九评》、《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退党大潮》等揭露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大法洪传世界以及正义的呼声等内容碟片少之又少。许多同修提出不同意见,制作母盘的同修却依然我行我素,理由是讲真相的面越广越好,碟子的式样越多越好。可是却忘记了根本的一条:救人的时间、资金都是有限的。

另外如果制作母盘的同修在内容上没把好关,偏离一点主题,会不会象那个射出的子弹一样偏离太远?

同修在讲真相时也许跟对方就一面之缘,那么该给他什么样的资料合适呢?既然是为了救人,那就直截了当的对症下药会更有实效,直接破解中共迷惑众生了解真相的谎言,也就是我们以上所提到的那些内容。试想我们自己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会讲些什么呢?一般都是直奔主题: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中共的谎言、为什么要退党,然后配合真相资料,告诉对方拿回去仔细看看就明白了。这就救了一个人。因此我们在制作真相时,主题内容不可没有,而且要以其为主,其它内容的资料都是配合作为辅助用的。主次一定要分清,这点我们必须明确,否则我们就走不正,给救度众生造成损失。

还有一个问题:当我们的真相资料内容不能直接贯串主题时,是不是对人力资源的一种浪费?或偏离了正法对我们的要求?基于以上问题希望引起同修重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