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会了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从九九年得大法以来,走过了八年多的修炼路。回顾所走过的路,觉的一直都没有真正進入大法的修炼状态。只是不断的在念大法的书,做大法的事(常人也可以做),却没有真正的修心。学法很少能悟到法理,心性提高的很慢,也不知道如何修炼,更不知道怎么叫向内找。

直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我在修炼的路上摔了大跟头,在同修的加持下,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才使我学会了修自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肚子胀的象一面鼓,喘气都十分困难。到了九日更加难忍,就动了人念:用筷子把积食探出来。完全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越探积食越多,每探必有。到了十一日在自己总不能悟到的情况下,我出现了只能吐不能吃,闻见饭菜味儿就恶心,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无奈之下,我拨通了妻妹(同修)的电话求助。她又拨通其他同修,同修们围着我学法,发正念;督促我向内找执著心;找自己修炼的漏洞;检查自己敬师信法的成度;检查在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上的不足。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鼓励下,我向师父,向同修敞开了心扉,揪出了一颗颗缠绊着我不能精進实修的执著心。也就是从此,我才真正的懂得了大法修炼的伟大、艰辛、殊胜与威严。

一、大法修炼,必须跨越“根本执著”这个死关

“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的过程。(《转法轮》)”。对这段法理,我过去自以为早已理解,其实根本没有入心。因为我一直为找不着“根本执着”而苦恼过,就是在这次闯病业关时,也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着”是什么。

就在我闯这次病业关最难过、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受时,我捧起宝书《转法轮》,随手打开,正是“提高心性”这部份大法,我如饥似渴的大声朗读起来,一口气读完。缓解了痛苦,但因为是有求解脱之心,所以并没有得到炼功人应得到的大法法理:只有放下各种执著心,尤其是“根本执著”的心,提高心性,才能闯过这次病业关。邪恶也因此而继续疯狂的迫害着我。

夜里,我实在难以忍受折磨,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为什么不求师父救度?(过去我不太明白知道为什么,总不愿意求师父,并且有点自己能行的念头,现在认识到这就是不敬师、不信法的一种表现)。我强忍着疼痛一下子挺起身下了床来到师父的法像前,五体投地拜求恩师,求师尊点悟我应如何修炼自己,之后回到床上发正念清除邪恶。在发正念中,头脑里突然有一种想把自己过去做过的不好的事向同修说出来的想法。就在同修与我一起学法的时候,我不知不觉的,很自然的,分两次向同修们敞开了心扉,曝光了我的过去。说出后我有一种非常痛快的感觉,也自认为彻底了。由于曝光了许多执著心,解体了邪恶,心性得到了提高,我的病业状态明显好转,象换了个人一样。

这天晚上,郭同修来了(郭同修白天上班)。我们很熟,平时一块交流时她的快言快语触动过我的执著而引起过我的不快。这时见到她也竟然产生一丝不快的念头。在与郭同修切磋交流中,她的一句话使我一震。她说:你们三口人都不愿意让人说(我们一家三口都修大法)。

听到郭同修这句话,我突然没有了对郭同修的不快,就是一丝也没有,反而觉的她说的是事实,并有一种认同感。是啊,仔细回想,我什么时候让人说过哪。没修炼时总想做个强者,出人头地,并为之不懈奋斗;修炼后,一有同修指出我的不足总是想方设法找大法掩盖。在别人说我时,心里首先反映的就是不舒服,找理由反驳,不厌其烦,非要证明自己是对的不可。慢慢的我明白了:白天我所谓的曝光执著心,并不彻底,“根本执著”的心被自己乐意的、能够接受的、还以为自己大度的执着心所掩盖。是慈悲的师父通过郭同修来点悟我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以便彻底清除、解脱邪恶,除恶务尽。是师尊慈悲苦度,是师父再次救了我!这一刻我认识到了;我知道我在修炼的路上前進了一步。

“根本执著”被挖出来了,看似是郭同修的一句话,其实那是慈悲伟大师尊的点悟,是师父看到了我有了想真正去掉“根本执着”这颗心的正念。过去一直找不到,首先是自己学法没入心,邪恶就抓住这个漏不放。其次是“根本执著”是为私、为我的,它隐藏在人性中、秉性中、习惯中而成为自然,不易察觉。它一般在一个人对事物的价值、事物发展趋势的判断时;表现自己的价值或能力时;自己名、利、情受到挑战时才有强烈的表现,在其它情况下它狡猾的隐形了,也就不易察觉了。修炼者只有修掉它,才能返还自己的本性“善”,才能生出无私、无我的慈悲心,只有跨越它才能精進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的路上。

二、必须清除、解体邪恶对主意识的迫害

我在这次闯病业关最关键的十一、十二日这两天,头脑中不时出现“死”字或“还不如死了哪”的念头。我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对我主意识的干扰与迫害。当他们一出现,我首先做到的是让主元神警醒起来,紧接着是发正念清除、解体它们。

三、必须时刻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在大法中

我这次闯过病业关历时九天,在其间苦辣酸甜的承受中我明白一个理:正念出正行,大法显神威;人心遭迫害,邪恶肆虐狂。也亲身体悟到了时刻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在大法中 “放下执著轻舟快”的神迹和体验到了固守人念“人心凡重难过洋”(《洪吟二》)负重的痛苦。

(一)人心招魔难

十二月八日,我的肚子莫名的胀起,到了九日喘气都困难了。而我这时想的却是:怎么回事?吃多了积食?回想一下这几天也确实是贪食(这是假相,是人心顺着邪恶走了)。发正念不管事,反反复复,始终没能悟道是应该提高心性了。人心越发的严重了,终于在九日夜里决定用筷子探出“积食”。人念覆盖了神念,迫害发生了。

从九日夜里直到十一日下午,我呕吐了多少次已记不清了,最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也没想到自己是炼功人,应该从心性上向内找提高心性了。而是拨电话给妻妹(同修)让她把我岳母(同修)接来帮助操持家务。这时我已经完全是一个常人了,一思一念都不在法上了,师尊和护法神看我着急而无用。我开始闹心,坐立不安,急得用拳头捶打自己。妻妹和我岳母都来了,孩子姨父一见到我就让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就这一丝正念,邪恶也就不敢太疯狂。我们全家和一来我家的刘姓同修立即帮我发正念,半小时后我平静下来。

由于人心没去,夜里又闹几次且越发严重。十一日早上,妻妹通知了其他大法弟子。而我也感到了度日如年。

(二)人心使我劫后入劫,使大法弟子的正念帮助前功尽弃。

大法弟子们来了。我还在坐立不安,闹心,烦躁,胃部顶胀,身躯在不停的扭动……。大法弟子们围着我学大法,发正念清除邪恶。正邪大战進行着。我沐浴在大法中,承接着师尊的佛恩浩荡;我融化在大法弟子们强大的、正的能量场中。不知不觉,我说起了自己,为私为我的自己,使自己的过去曝光在同修面前。而且很想说,心里是自愿的,没有一点负担。那都是一颗颗人的执著心。这是慈悲的师父的点化,在帮我去人的执著心。我恢复了平静,身体不那么难受了,好象病业从没发生过。大法救了我!

晚上,王同修来我家,我以正常的状态接待了她。王同修走后,我与岳母聊天,又是不知不觉(后来醒悟到是邪恶的诱惑)的谈到了我妹妹去了日本,儿子怎么能挣钱、孝顺。这时意识中有一种要通过这些教育我儿子和正在我家住的内侄的想法,也就与岳母更加大说特说妹妹家有多少钱,進而又说起了更有钱的哥哥家。我的人心浮动起来,越说越觉得赶劲,从中显示心、妒嫉心、追求心、自卑心强烈的表现着。

人心又覆盖了本性,邪恶又抓住了我的漏。白天大法弟子们在正邪大战中清除了邪恶,由于我没能及时归正强烈的人心,迫害又升级了。这一夜被邪恶迫害的不能入睡。邪恶的迫害更加疯狂肆虐,到了十二日,我已经五天没怎么吃东西了,而且开始出现了闻到饭菜味就恶心。病业状态一出现就要喝凉水,喝完凉水就打嗝,这也更加重了胃部的疼痛。心越加烦乱,越加坐立不安,“死”字不断出现在头脑中。

(三)正念正行,大法显神通

在邪恶疯狂迫害我的同时,大法弟子们也在不断加持着我,加强了学法,同时鼓励我吃东西,吃东西就是否定旧势力,吃东西也是要修炼的意志的体现。

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点悟我。我一遍接一遍的背诵师父的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他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同时横心進食,由能吃几口到尽量多吃,把吃饭当作解体迫害的功课。有了这个正念,我怕饭味的执著心迅速得以归正。

邪恶不甘心,还不时的干扰我,但它也邪不起来了。只要它一出现,我就立即盘腿打坐,或清除解体,或善解,不留片刻时间给邪恶逞凶。并且坚忍不动,清醒的守着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在管,不允许任何生命干扰我这一念。

十三日早上我想跟大家一同学法,同修们非常支持我,这一念使我能打坐学法而不觉累,且越学越精神,仿佛在我身上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五天没怎么進食的事。

上午九点多钟,孩子舅舅(常人)、舅妈(正在看大法书)来看我。见到他们,人性中的依赖心、希望亲人怜悯的心冒出来,一下子我又觉的难受起来。不自觉的又躺下来,病态顿显。师父见到我这样,安排孩子舅舅、舅妈离开了房间。这时袁同修对我说:在常人面前显现病态,影响多不好,常人还能相信大法吗?我一下惊醒,对啊,我不能破坏大法,猛然起来打坐,一下子病态没了,成了一个精神焕发的人。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孩子舅舅、舅妈回房间时,我用自己的经历向他们進行洪法。看得出,他们来时对我的担心解除了,心情很轻松。他们对大法更加信服。

四、要十分注意修口

在这次闯病业关中,袁同修提起我曾因糟蹋剩饭菜的事跟她说过:我因糟蹋剩饭菜得下地狱。因此我回顾了一下过去,在修口问题上我竟然有许多漏洞。如与郭、李两位同修说过:没有想修炼圆满的愿望,能修多高修多高。如与多位同修说过不敬师不信法的话。

一个修炼者,不注意修口,信口开河本身就是严重的执著心,执著心一出也就降到常人的层次上去了,邪恶也就有了迫害你的理由而对你進行迫害。

五、放下包袱,堂堂正正做好 “三件事”

在我两次向同修曝光自己的过去当中,我提到我现在每月在生活费中挤出五百元钱做大法真相资料是有还罪业的想法时,同修们给我指出这个想法不对:大法修炼,只看人心,不看过去。师父不计众生过往之过,只看对大法的态度。对修大法的不但如此,师父还给修炼的人消业,清理身体,提高层次。听后,细细想来确实如此,我也進一步悟到:还罪业的想法是为了自己得好,而不是真正为了救度众生,基点错了。

自己给自己设计还罪业的做法,体现了对自己的过去放不下的执著心、把过去当作包袱怕影响修炼果位的怕心与求心,这些心严重阻碍着我的修炼与提高。执著过去的“为私为我”的旧我就没法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新我。

历经九天的清除、解体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我有了以下几点感悟:

1、大法弟子的修炼要时刻在大法中

多学法,多学法,是师父每次讲法都一再告诫我们弟子的。

2、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堂堂正正的

堂堂正正的修炼就是要同化宇宙真、善、忍根本特性,修去为私为我的旧我,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

3、大法弟子的修炼要以救度众生为己任

“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是作为大法弟子称号的修炼者必须完成的(《致欧洲法会》)”。做好“三件事”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信正念正行的修炼道路与形式。

4、大法弟子的修炼要向内找

向内找就是要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用大法检验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否符合大法的法理,在法上认识法;向内找就是遇到问题无条件(不向外找)的找自己的执著心,自己修炼的漏洞;向内找就是要时刻主动的检查自己的言行举止是否符合炼功人的标准;向内找就是要面对找出的执著心,割舍它、放下它,不拖不怕不等不靠,坚定的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