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喜得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从没想过要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写出来,因为这对我来说也是比较难以启齿的事情。但在同修的鼓励下,还是觉的应该曝光自己不好的东西,同时又是去掉这个执著的一个机会,另外我希望这会对现在还存在男女关系问题同修有所触动。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那时候旧势力利用我父亲阻止我学法。由于我那时学法不深,人心较重,没能过去那一关,在绝望和痛苦中我只修了半年就放弃了大法。之后,父亲为了让我接触不到大法和同修,就把我嫁到了山区。那一年,我还不到二十岁。

后来随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利用媒体对大法的污蔑和造谣,我放弃了再修炼的念头。在山区里,我过了三年的平淡生活,后来和丈夫决定出来做事,他给人开车,我学美发。开始时,由于以前修炼过,我还能用法来约束自己,抵挡住社会上的诱惑。但随着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多了,耳濡目染,渐渐的道德就在不知不觉中滑下去了,也学会喝酒、上歌厅。而且越来越觉的自己的丈夫不上進,嫁给他是那么委屈。

三年前,我和某人相遇,在不断交往中,彼此倾心,直到发展到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明知这样对不起我的丈夫,明知道这样是很可耻的行为,还是深陷的无法自拔。但在生命深处仍然渴望一片净土,开始怀念当年修炼大法的日子,那时我的心是多么纯净啊。就越来越喜欢听佛曲,甚至还有想出家的念头。

也许慈悲的师父看我还有走回来的希望,一天,同修大姐找到我的店里,告诉我大法是被诬陷的,希望我能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我恍然大悟,是呀,虽然自己只在大法中修炼了半年,也不应该就轻易相信邪党的谎言。当初学法时的幸福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可我当时并没有表态。

同修走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往事历历在目:父亲曾经为了阻止我修炼,完全不顾父女之情的那些邪恶做法。再想想如今选择了修炼大法,是不是就意味着放弃这段感情,我退却了。可是,有一天,丈夫忍受不了我对他的指手划脚,说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和我大吵一架。我感到身心交瘁,不由得想起那位同修大姐,于是就来到她家。她看到我被干扰,就发正念帮我清理,走时我借了《忆师恩》和《法轮功(修订本)》。我小心翼翼的翻开书,看着大法弟子回忆师尊的点滴,感受着师尊的慈悲伟大。同时深感惭愧,决定从新修炼,找回自己。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习了师尊的各地讲法,知道了正法進程和需要做三件事的重要性,很快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中。但唯有那个感情让我难以割舍。

很快丈夫发现我学法。他请假在家,寸步不离的看着我,还把我的理发店兑出去了。接着我父亲也知道了,顿时家里象炸开了锅,父亲气的浑身哆嗦,差点昏过去,他声称绝不会要一个炼法轮功的女儿,就算打死我,也不能让我炼。这时公婆也向我施压,表示如果我再坚持,就让我们离婚。面对这么大的压力,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想想曾经那个变异的我,如今要做回一个好人,却那么难!

我明显感到自己前進的路上堵上了三座山,而旁边没有一条岔路。要想过去就只有面对攀登,可是对我来说是那样的难。我开始动摇了,但是我又怎么舍得再次放弃呢?想想八年来,师父没有因为我的不修而放弃我,不管我做什么错事,都一再给我机会,而我却抓住常人的执著不放,反而因为自己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如果放弃大法,生命对我来讲还有什么意义,既然修炼比生命重,那还有什么可放不下呢!坚定了信念我决定只要能修炼,我什么也不怕失去,就算失去生命,也要坚定的修下去!

就这坚定的一念,使我身边的环境改变了——丈夫也不再看着我;我再要张罗开店,他也不干涉了。公婆也不再过问此事,就连一向固执的父亲也开始默认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为我做的。

坚定修炼后,我想既然要修就该放下这段情,一次全放干净!我提出分手,他表示尊重我的选择,但有一个条件就是与他保持一般朋友的关系。看他难过的样子,我心软了,答应了他的要求。其实我的内心深处也舍不得放下这个执著,他的条件正好为我的执著找到了借口。相反我们交往比以前更频繁了,有增无减。还用“我们现在是朋友”来为自己开脱。我把我们的事和一个同修说了,同修指出:你真的能保证你们在一起不动情吗,就算你能做到,他能吗?你不觉的他对你做的已经超出了朋友的界限了吗?

同修的话让我意识到我一直都是自欺欺人,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说,这是多么可怕而危险啊!一次,在看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提问:“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不想把其开出去的,所以对这些事呢我在观察、在看。最好这些人要想对的起自己就赶快清醒,赶快清醒。如果你要是有决心,你就把你干过的事跟大法弟子说出来,也许会更好。时间不等人啦,我真的为你们着急呀。不要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法是有标准的。”师父也一直在给我机会,可我却拿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一手抓住人,一手抱着佛不放!

当晚我做了个梦,梦中我和许多人一起爬山,当我爬到山顶时,兜里的一把钥匙掉了下去。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捡时,一失足我也掉了下去。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如果我的这个执著还不去,我还走不出这个情,不管在其它方面有多精進,在色欲方面有问题,我所做的都是白做,都修不出来,这是犯了色戒。我下决心和他断了,那个物质很强烈在思想中,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点点滴滴就象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闪现:他害怕我一个人发资料有危险,就开车和我一起去;为了我开心,他处心积虑的想安排他的妻子走進大法修炼(从前他很反对大法,曾干涉自己的妻子得法);他说我就算躲到天边,也要找到我……我又控制不住去见他。回到家,我很痛苦,我拿着师父的照片求师父帮助我,这个物质为何这样缠绕我。我背经文背所有关于执著情、色欲方面的法,发正念清理自身的空间场,否定旧势力为我安排的一切,求师父帮我走出来。

晚上,梦中展现了我们的前世姻缘。怪不得以前很多人给我算命都说我会离婚,我那时根本不相信。如果不是今朝得大法,那以后的事可想而知。我知道这又是旧势力利用我前世这段渊缘考验和阻碍我修炼,目地想让我陷在色欲中,从而毁掉我!同时我还悟到:生生世世的那些恩怨情仇,在今生作为大法弟子都应该善解,都得“买单”,有个圆满的结局。我求师父帮我化解这段恩怨:不管前世如何,今生我修大法了,我就不能再象因缘中安排的那样,再从他的妻子身边,再把他抢回来!

没过多久,一位同修阿姨得知我存在男女关系这方面的问题,找我交流。她带着和气而又严肃的语气告诉我:当今人类道德败坏,咱们可不能随波助流,对于修炼人可要严肃对待,在修炼的路上这是最实质的原则问题啊;另外情是最害人的东西!如果你把握不好旧势力到最后都不会放过你!

这些话就象重锤一样敲打着我。师父讲的明明白白,而我抱着执著反反复复,痛的剜心透骨却不肯放手,我不能一再的辜负师父的苦心了,同时我也能平静的,清醒的发正念,清除我们俩空间场一切不正的因素,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干扰。

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我们见面了,我先说了我的决定。他很失望,他告诉我,本打算过几天他就离婚。我从常人这层理上解释着:我们不能那么自私,如果两个人的痛苦能换回两个家庭的完整,能避免亲人的怨恨,能挽回不必要的损失,那么付出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反其道而行就会酿成可悲的下场。他不再坚持了,无奈的说:“这难道是天意吗?”我点点头。只有我明白作为一个修炼人这样的决定是必须的。

大法弟子来世间是有使命的,怎能忘记恒古的誓约,怎能错过千年的等待,更不能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生日当天,我的丈夫没有象以往那样给我买生日礼物,而是别出心裁的跳到池塘里采了朵莲花送给我。我接过莲花,如获至宝的捧在手里,闻着散发的缕缕清香,心中无比激动。这不正是师父在鼓励我要从淤泥中彻底走出来,做这圣洁的莲花,随师返回家园吗?真切体会到这朵莲花的意义非凡,就象在《莲花颂》中唱道:

原本高洁自天来,
落入凡间红尘埋,
千年轮回万般苦,
只盼归真志未衰。
师恩浩荡慈悲怀,
再启本性天门开,
随师正法了洪愿,
重化新宇一莲台。

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啊!此时我置身于师父的洪大慈悲中,一切执著顿时烟消云散。感谢师尊为我所做的一切。

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