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无宁日

北京市民述所遭迫害及致残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我叫王秀清,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小关北里214号楼3单元201室。我因修炼法轮功,遭受了长达八年的迫害,并被迫害致残。江泽民和中共发起的这场迫害的结果,不但毁了我的正常生活,也给我的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不幸。直到现在,中共“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人员还在不断给我家里打电话,对我和我的家庭生活进行骚扰。我和家人天天都在恐惧中度日,对我们的身心造成了伤害。

我被开除公职,只能靠打扫楼道、做小时工等维持生活。

在这八年中,我被非法拘留过三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这期间遭受了非人的待遇,睡水泥地、挨警察和其他犯人的毒打是常有的事,不让洗澡,不让睡觉,不让买生活用品,来月经只好用衣服袖子来回倒换。特别是在团河调遣处期间,恶警察国丽娜和吸毒犯人兰淑琴一次曾暴打我五个多小时,导致一个星期起不来床,他们却说我是因为高血压不吃药才不能走路。在劳教期间,谁不“转化”恶警就不让睡觉,不让与家人见面,不允许给家人打电话,不许去卫生间,不许与别人说话,天天被强行洗脑,而且每天被逼写思想汇报和对法轮功的“认识”,并且必须得和恶党中央“保持一致”才能过关,否则就关小号继续暴力“转化”。被强迫“转化”后从事超强的奴工劳动,每人每天包筷子5000双,或者穿鱼食至少十斤,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打骂是常事,搜监、搜身随时进行。

回家后,居委会、派出所、“610”时时上门骚扰,让人监控我的行动,我走到哪都有人跟踪。家里电话被监控,没有一点人身自由。这还不算,特别是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晚七点,一群警察(朝阳分局和小关派出所)闯进我家,其中领队的叫徐勇,问我对法轮功的看法、态度,我说:做人要有标准,为人善良。他就说,还有忍让,这是法轮功的理念。所以你思想有问题,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在家人的帮助下,我回身进了房间,从二楼跳下走脱了。但不慎把脚骨摔断了。

在这期间他们一直在秘密寻找我的踪迹,零七年的九月十三日,小关办事处“610”人员给我丈夫打电话,让他把我找回来办个“转化”班,就不劳教了。丈夫迫于压力把我找回来了,可是他们变本加厉地迫害。“610”人员王述龙和警察视我为“重点人物”,理由是没有问题跑什么?《明慧网》怎么会知道我被抓的消息?说我和法轮功组织有联系,所以要单独给我办班。

由于我从二楼跳下后腿骨摔断没得到及时医治,现在骨头错位严重,走路困难,他们才不得不将办“转化”班的事推后了。最近“610”人员王述龙又给家里打电话说,他的上边说得让我去医院治病,把腿看好了减轻家人的负担等。多么冠冕堂皇啊!其实是为他们办“转化”班做准备。

现在我的处境非常危险,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我的丈夫又是一个残疾人,左眼视力0.01,右眼完全失明,我是他的唯一精神支柱。在残酷迫害下,他的血压也不稳定160/130,我们现在只有靠孩子照顾。

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害者中的一员。在他们的恐吓下,我的家人现在不让我与别人说话,更不能随便出门走动,几乎每天被关在屋子里,只要门铃或电话铃一响,他们就极其紧张,精神状态处于高度恐慌之中。丈夫天天都在重复着一句话:王秀清,你别再出事了,我承受不住了。八年了,啥时是个头哪?听到这些,我的心隐隐作痛。

我要向全世界人民揭露中共灭绝人性的迫害罪行。我坚信信仰真善忍无罪,会得到所有善良人们的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