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卓颐遭看守所、精神病院和劳教所迫害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法弟子陈卓颐,女,三十二岁,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人,自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十一年的修炼,使她无论从心性上还是其他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变。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前,在工作单位里,她处处与人为善,工作认真,时时按“真、善、忍”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常被评为优秀工作者。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非法镇压法轮功之后,她为了向世人讲真相,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而惨遭迫害。以下就是她被迫害的亲身经历。

一、在北京房山看守所遭手铐、烟熏等酷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冬天,陈卓颐因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而被警察蜂拥而上殴打,之后被非法关进北京市附近的房山看守所。

为了逼她说出姓名地址,在审问期间,用两只手铐上刑。首先把两只手交叉反扭在背后,令腰没法挺直,然后再将手铐用力捏铐至手骨(手铐紧至后来几个人半天也打不开),然后再用另外一只手铐勾着这只手铐提起挂在铁椅上,当时胳膊和手上立即痛得钻心,恶警还用皮鞋使劲踢手铐,用手锤打手铐,顿时令她疼痛难忍,就这样铐了八个小时。最后两只手的毛细血管已破,血已不通,两只手都发黑(当手铐打开时,铐处已深深嵌入一环沟),右手掌已失去知觉(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才恢复)。

审讯过程中还用冷水倒入她衣服里,用烟头熏她,打她,但仍无法令她说出姓名地址。最后她绝食四天后,被无罪释放。释放时,审讯她的警察还骂了一句:害他不见二百块奖金!

在迫害过程中,她不但没有对打她的刑警怨恨,还不断地向他们讲真相,让他们不要再被谎言蒙蔽而跟着江××做坏事,告诫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

二、在广州沙河收容所遭电击

二零零一年三月,陈卓颐再次上京,在广州东站被设在车站地下室的“六一零”非法抓捕,关进沙河收容所(那里已关押有十四个法轮功学员)。

关进后的第二天,因不配合恶警迫害,被女管教们反铐、踩在地上用两只电棍一齐电很长时间,整个脸都红肿起来。电完后,又用辣椒喷雾对着她的脸喷,差点令她窒息,但仍没法从她口中知道姓名地址。

在非法关押期间,不给她洗澡(甚至后来因灌食全身脏透也不让洗澡),每天只给一点喝的水,连大便也是用木筷子挑下去的,就这样关了差不多两个月。后因绝食,被野蛮灌食至口内出血。

三.在广东白云区豚河精神病院惨遭迫害

绝食十四天后,“六一零”部门联合收容所、精神病院的陈德智医生和院长,将她连同十四个法轮功学员被强硬送到广州市白云区豚河精神病院继续迫害,将她们关进精神病院最后一区平房(那里有五十多个全是没人要的精神病人,连给病人打针也叫吸毒的人打)。医生陈德智开始叫隔壁男仓三个吸毒的打手冲进来殴打陈卓颐,拳脚交加,一边打还一边说:“在精神病院里,打死人不用负责任的,还炼就打到你死为止。”陈卓颐说:“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怨恨你们。”她当时被打得全身多处呈紫色,肋骨剧痛,最后翻不了身,起床都需要人扶,后来因全身生满疥疮,已发烂,胀脓,才被放出去。十四个学员也相继通通被殴打,全身都多处受伤,还有一个被打得当场晕过去。

三、非法关押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陈卓颐因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而被非法押送广东省三水劳教所一年,期间她被强迫洗脑,隔离严管,不让她上厕所,大小便在房内。但最后仍没法令她“转化”,后加期两个月,期满还不释放,叫当地湛江市“六一零”部门将她押回湛江市洗脑班一个月企图“转化”她,但没得逞,最后无条件释放。

四、再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四年二月,陈卓颐因在她公司周围发放真相资料而被举报,被再次非法劳教二年,被再度关进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残酷迫害。她被关在顶楼(五楼)仓库隔离迫害,在那间封闭式的屋子里,摆了一张办公桌,三张办公椅,专派九个干警,三个干警值一班,轮流值班,坐在办公椅上,一天二十四小时监控她。每天给她洗脑,放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她不配合,每天都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善恶必报的利害关系。但她们不听,还是继续迫害她,还叫两个吸毒人员夹控(后来增加三个)。

吸毒人员经常打她、掐她,或将她倒吊过来,每隔四天连续不让睡,第五天才给睡一个小时,一闭上眼就让吸毒人员扯起她头发往上拔,用竹签或用纸扭成条插耳朵,翻眼皮,用水从头淋到脚,然后把她挟到立地空调风口前按十一度让她冻。不让她坐,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站着,站到脚水肿,肚子积水,坐在地上时,用一桶水倒在地上,衣服湿了不让换,不让洗澡,不让上厕所。她拉在地上时,又被吸毒人员用脏布粘上尿塞在嘴里。甚至一次,管教见她坐在地了,叫吸毒人员用开水倒在地上,当时她还没反应过来,屁股上已被烫起水泡。

就这样她被管教们折磨了四个月,曾几次晕倒在地上。在痛苦的迫害中,她坚持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对迫害她的干警无怨无恨,还平和地对管教们讲真相,还善意提醒她们善恶必报的利害关系:“你们是在侵犯我的人权,吃喝拉撒是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你们是在知法犯法,你们现在的行为,将来会有恶报的,不要再干坏事了。”但干警们不听,包括管理科的科长在内,曾在她面前说:“谁叫你不转化!”

最后她仍坚持修炼,恶人怕她影响其他法轮功学员,就把她调到其他吸毒大队。她为制止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为了曝光劳教所的黑幕,她在一次去饭堂时,在公共场所当着上千名劳教人员面前站出来,大声喊:“停止三大队的干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将迫害她的过程大声喊出来。致使全所几千人全部知道劳教所平时所谓的什么“人性化”教育全部都是假的。曝光黑幕后,恶人们就假惺惺地对她说会调查这件事,会给她一个回复(后来一直没有)。

后来,恶人又想逼迫她上工房劳动,她不配合,就绝食,她们用管用力插她的鼻子,插得鼻子全是血,后来叫两个吸毒人员绑她的手,管插在鼻子里不拔出来,八天后,才不让她上工房了。

因陈卓颐不“转化”,被加期一个月,后湛江市六一零又把陈卓颐从三水劳教所接回湛江市洗脑班(现湛江市赤坎区第七中学隔壁),非法关了四个月。期间,被关在小房子里不准出去,因为不配合,她曾被关在黑房几次,还威胁她不准上网揭露在三水劳教所被迫害这件事,否则又抓她。期间陈卓颐绝不配合,不“转化”,终于被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