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警察的愤恨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明慧周刊》第三百零二期的文章《与迁安大法弟子切磋》,写的很中肯,对于文章中提到的“我们到底是用哪颗心对待那些警察的”,我想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一点体会。

有一次劝“三退”时,我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由于当时心态不稳,当“六一零”非法审讯时,因其头目对我恶狠狠的,我就表现出了常人式的“英雄形象”来,瞪着眼,昂着头,据理力争。而因其下属都不象他那样凶,我就能心平气和的讲真相,连警察都说,你为什么对他那样?对我这样?

在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自己和同修的齐发正念下,我又安全的走入正法洪流中。在发正念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念头、反思这段经历时,我悟到,对警察的愤恨心也是一颗不好的心,是必须去掉的。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因其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们是受中共恶党毒害、欺骗最深的众生,如果我们再带着气恨心对待他们,无形中将大法弟子与警察之间形成了一种被迫害与迫害的关系,这等于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影响了警察了解真相,使他们看不到大法弟子的慈悲与祥和,觉的炼法轮功的都恨他们(我同事的一个干六一零的亲戚对我说的)。

后来,那个六一零的头目叫我去公安局谈话,知道消息的同修叫我不要去配合他们。这我明白,可是想到上次由于自己情绪激动,没有做好,我决定见他们一次,好弥补以前的损失,心里请师父加持,并告诫自己:一思一念要站在法上,去那儿是展现大法弟子形像的,绝不是去配合邪恶的!

我把自己装扮的干净得体,见到那个头目时,没有了怕心,用正念正视他,真诚的向他讲真相,告诉他,信“真、善、忍”没有罪,因此我拒绝签字,他咋呼起来:“你说自己没罪就没罪吗?!等着吧!”言外之意要送我去劳教。

我知道他说了不算,正念正视着他,慈悲的想:你千万别这样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天大的罪业,正法没结束,停止迫害你还有救啊。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我说自己没罪是凭天地良心,现在你手里有权力,你可以说我有罪,也可以说我无罪,但老人都讲积德、缺德,那你是做了件什么事呢!”他不敢看我,心虚的嘟噜着:“啊,有没有罪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言外之意是上面定的,我知道他想推脱责任,就马上堵住他的话:“这其中有你的责任啊!”他又咋呼起来:“你不要威胁我!”我笑着望着他的眼睛,正义凛然的对他说:“我手无寸铁,又在你们公安局,能威胁你什么?但是,善恶有报是天理!上天是根据一个人的表现安排他的一切的。”恶头目不说话了,写什么笔录。

旁边一个自称学法律专业的警察给我讲什么所谓的法律,我说迫害法轮功才是非法的,我的学历并不高,但辩论了几个来回他就不说话了。我知道这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我也一直觉的师父和正神就在身边,自始至终都很平静、坦然,沉默的时候我就发正念,没有怕,没有仇恨。过了一会儿,写完笔录的头目让我签字,我说不签。他整理了一下东西,让我走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自己从六一零那里安全的回来,说明邪恶真的不足了,自己做的正,没有了怕心、气恨心,旧势力就拿你没办法。旧势力利用人间的败类、坏人和有不好思想的人安排了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师父是要挽救一切众生的,至于参与这场迫害的人最终留还是不留,要看他们最后的表现,所以我们不能张嘴就说“你们等着遭报吧、等着下地狱吧”,这样会使一些还有善念但又不明真相的警察认为是在诅咒他们,阻挡了他们了解真相。想想他们真的很可怜,是旧势力要淘汰的生命。如果我们再不慈悲的对待他们,他们注定就没有希望了。当然一个生命的留与不留,是有法来衡量的,我们就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慈悲的对待众生,放下一切人心,救度世人。

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当,敬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