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洪法纪实系列:八十老人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张天意(化名)在父辈们中年岁比较小,按照湖北的叫法都喊他小爹。九八年我得法后受益很大,想在家乡办炼功点,年底回家跟小爹商量,小爹当时已七十五岁,非常高兴的说:“我早就想出家修炼,现在可以在家修炼,不用出家正合我意,办吧!”

小爹从此就是我家炼功点的第一批学员。小爹还说:“这几个晚上我的房子里总有光亮,里面有个东西在旋呢!”(他住的房屋里没用电灯)无论刮风、下雨,他总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有时白天忙去不了炼功点,只要听说我回去,总要到屋里一起炼功、切磋。小爹还说:“我一生没啥爱好,不打牌,不喝酒,就吸个烟”,炼功当天就把烟戒了。

小爹一生信神,非常孝顺母亲,每年去武当山一次(年三十去)朝爷为母亲祈求延寿,所以我二奶活到九十多岁而终。有一年去武当山,大雪封山,那个守门的老道在半山腰拦住告诉他说:“大雪封山,上边没人,也没火请下山吧,这时是下午,已近天黑,等明天再上去吧!”小爹当时心想:“我是来朝爷的,多不容易上来了,不见爷决不能下山,只要对神心诚,自有神来安排。”当他坚定的上山时,一股大风从后面吹着他,好象有人推着他上到金顶,一股大火从香炉冒出,显示出神的奇迹。

小爹是个修自行车的,在街上设个修车铺,来往人比较多,也是个闲人场,他常给人们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修车铺变成洪法点,一天他正在修车,一个来修车的人看到他在看《转法轮》,就说:“我儿子从广州带回的书和你们读的书一样,还有其他的,我一个人生活,我爱跑着玩,不想看都给你吧。”我小爹告诉他说:“这都是宝,你真不想学都给我拿来,我全请了,给你钱。”这样小爹就请来了《洪吟》、《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等。

县城辅导站来我村洪法,当场小爹就能双盘,一点也不疼,腰板正直,县城洪法的同修感到惊奇。

一次一个要饭的疯女人来到小爹车子铺的房檐下,小爹给她端吃端喝好长时间,后来她的儿女们找到了她后非常感谢小爹,要给小爹钱,小爹说:“我是炼功人,李老师叫我们慈悲待人,我这是应该做的。”说什么也不要钱,并给他们讲了真相,让他们带回真相资料。这个疯女人的儿女们都齐声称赞,炼“法轮功”的都真是大好人呢!

九九年七月共产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炼功点也被非法追查,小爹就在家坚持学法、炼功,一天也没中断,八十多岁的人了修自行车照样干,外人看小爹身体这么好都很羡慕。小爹修车又快又好,收费又很低,小毛病修着从不要钱,远近闻名,所以方圆十里八里的人都知道俺庄有个修车铺。

有人来修车就修,没车修,小爹就在外面看书,她女儿说:“爹呀,你在外面看书,不怕派出所的人找你的事?”他说:“怕啥!我这大年纪,它们总不能在我身上搞个‘苏家屯’?!”他每天就坚持读书,八十多岁的人不戴眼镜,看的很清,人们见了都觉的惊奇,都从内心感到“法轮功”好,所以没受任何干扰。

二零零四年新年我们农历二十八回家,第二天早上,我大嫂叫我吃饭时说:“小爹中风了。”我说不会!我就急忙去看望他,一到那里小爹正在床上盘腿呢。他说,“我正在吃早饭,听说你回来了,还说吃过饭去找你呢!正说话间,左胳膊就没劲了,饭碗也端不起来了,左腿也抬不起来了,想着这是咋回事?正在困惑中你们来了。”

我就告诉他:“这是邪恶的旧势力的干扰,我们不承认它,全盘否定它。”我们和小爹,还有他孙子一起发正念,清除干扰大法弟子做好证实法的三件事的一切邪魔烂鬼、邪恶的旧势力。我们又一起学习了师父有关“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法,并学习《洪吟二》中的〈师徒恩〉。一天多过去,小爹就完全恢复正常,因车子辅两天没开门,第三天照常修车,因此好多人知道了,惊动很大,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对我们庄附近众生的得救起到了很大的正面作用。

小爹还利用自己的便利条件经常讲真相,发资料救人,给他的资料总不够发,他说:“有资料多给我一点,我多发一点,能多救人,感谢恩师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