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明明白白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某大学辅导站建筑大学老区学法点的学员。虽然修炼时间不短,但真正清楚的从理性上认识修炼的真正涵义,却是不久以前的事。因为我现在才懂得了过关时向内找向内修不是一句空话,要真正做到;同时从理性上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应该保持清醒的修炼状态。

师父在经文《退休再炼》中说:“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修炼的严肃性没有上升到理性的认识,在符合常人状态的把握上直接表现出问题来,在“修口”上出的问题很多。比如我曾告诉我的一个正在复习考研究生的同学:“你那么痛苦、紧张干什么?考上考不上都早定好了,你这么考虑结果是白操心。”使他很困惑。我这是用超常的理讲给常人,常人怎么能懂呢?我的导师被评为博士生导师后,总有人问我是否读他的博士。我每次都肯定回答:“不读。”别人说:“没有博士学位在高校很难发展,老了也评不上教授。”我慷慨陈辞:“评不上就评不上呗?有啥用啊?现在的高级职称有价值吗?都是虚的。我要搞学问不用头衔也能搞。将来只要有份正常工作就行了,别的不想了。”我的导师多次劝我放弃炼功,发现不起作用,就叫一个与我关系不错的同学找我谈,说我导师很看重我,准备好好培养我,将来承担一些领导工作,现在炼功了影响我的发展前途等等。我又没有守住,似乎要显示修炼的决心和为人正直,说:“学习工作我不会因为修炼耽误,反而做得更好;但培养我当领导来配合他,啥事不管对错都无条件服从,参与权力争斗,这是绝对不行的,我不可能去干。”

事后与一位同修谈到这件事情,她提醒我:坚定是对的,但在常人状态中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得好好把握。回想自己遇到的这些事以及在法上的把握,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从理性上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强烈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导致自己的言行根本不符合一个修炼者都应有的要求。老师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你不能够使自己脱离常人社会,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炼。人与人之间还是一个正常的关系,当然心性很高,心态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层次,不做坏事做好事,只是这样一个表现。”对照老师的法,我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做得太差了,没有认识到这对大法形像有严重的负面影响。比如今年寒假回家,看大家学法修心特别精進,觉得自己差得很多,所以回校后开学前后两周空闲时间,我就天天在宿舍里看大法书。同宿舍同学看我每天只看修炼的书,就说:“你也不干点正事,怎么一天到晚总看这个呀?”其实现在悟到是老师借他的嘴点化我注意修炼者常人工作与学法的关系,可当时还以为这只是干扰,考验坚定的。直到有一天我的导师在给学生做讲座时谈到他的一个研究生炼法轮功,六个小时炼功,只有两个小时学专业,耽误了学习等等,虽然他是夸张的说的,但这正是我这段时间自己学法和学习处理不当的结果,对大法形像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有一天导师把我找去,他和系党总支书记两人给我开了一个下午的会,说我变化太大了,年轻轻的不努力求上進,又说共产党员的斗争性与“真、善、忍”不符,还说了一些否定大法的话。我这次把握住了心性,没争辩,在他们能接受的程度上谈了我修炼前后一些转变,又提到修炼者对社会负责,要做一个好学生的事。最后他们不反对了,建议我控制好度。事情过去后,我又一次悟到,遇到这件事绝非偶然。通过向内找,我意识到,考验心性只是一方面,师父的点化,对我在符合常人状态方面的提醒可能更主要。当我静下来反复学法,反复向内找,我悟到自己对修炼的严肃性没有充份重视,忘记了师父说的“对自己负责,对学员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大法负责”(《法轮大法义解》)的重要性。不注意一言一行的把握,不搞好自己的学习任务、本职工作,就算不上一个好人,更不是对社会负责。而学习、工作都做得很好,实际行动体现出修炼者的境界才是对社会负责的,同时也有效地弘扬了大法,维护了大法的形像。良好的修炼环境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人为干扰。同时自己的路走正了,更是对自己负责。师父的点化,同修的提醒,使我深深地从内心惊醒。想到老师说的:“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否则会败坏法。”(《负责人也是修炼人》)我感到了自己的责任重大,每一位修炼者都是大法形像在常人社会中代表,修炼者要严格要求自己,要扎扎实实的达到标准。向内找向内修,是为了找出执著心最终舍掉它。师父说:“做到是修”,我要做真修弟子,就得下决心“做到”。

近段时间,研究生定课题,我这次充份重视,认真对待,总结思考,准备了许多相关的问题来确定方向。在讨论的头一天晚上我思路很清晰,总结出论文组成的五大部份,结果第二天讨论时,导师认为我的课题选的挺好,有研究价值。接下来一段时间是研究所做设计项目。我全力以赴,花时间修改深入,五个方案选两个,我的方案作为其中的一个。第二轮分组合作后,与我合作的同学觉得我的方案问题多,提出许多意见,又因为我开始没有完全接受意见,后来干脆不与我合作了。我悟到修炼人处处得体现心性,就主动向他道歉,说我态度有问题,没有虚心接受意见,并同意按他的思路发展。在这时我才深切体会到师父说的:“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这句话的分量。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业务好,自以为是,虚荣心很重,骄傲、受面子,与导师都常常争得面红耳赤,这次主动向一个方案没选上的低年级同学道歉,由他来指导我,看着他的表情,心里真是“痛苦”的感觉。但修炼是严肃的,不想放弃执著,就没法提高,光忍不行,得明明白白的舍。当我咬着牙做到后,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导师开始批评他没有合作精神,又找了人与我合作深入发展方案,结果完成后被对方采纳。有几次导师专门赶在学法时间看方案。我也能把心放下来,守住心性,明白这才是真正的修炼。由于我这段时间确实扭转了心态,处处注重心性,替别人考虑,导师不再认为我不务正业了,他感受到一个骄傲固执的人修炼前后的变化,现在对我态度全变了,也不阻止我炼功了。

我就是要用高标准、正念要求自己,做一个精進的真修弟子,扎扎实实地早日迈向圆满。

[此文为1999年迫害发生前的修炼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