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利俊惨遭南京女子监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南京女子监狱积极配合六一零办公室恶人,对被非法劫持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学员进行残酷迫害,黄利俊是惨遭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

黄利俊(音),江苏南京溧水县人,四十几岁。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送至南京女子监狱,先后被关押在六、二、五监区。在六监区期间,一刘姓恶警(副监区长,后调至南通监狱)直接指挥并参与了对黄利俊的迫害。为了强制黄利俊放弃自己的信仰,恶警采用种种手段对她进行折磨,目前所能了解到的有:

1、只给少量的饭。有段时间长期给黄利俊极少的饭,她饿的没办法,用喝自来水充饥。丈夫探监知道了这一情况,难过的流泪。黄利俊安慰他:“没事,没事,自来水还甜丝丝的呢。”后来她断然绝食抗议,狱医强行给她灌食,在所灌食物中还加进了乱七八糟的药物。

2、服刑人员在购买日生活用品后,要在写有“罪犯”二字的帐单上签字。黄利俊拒绝签字。为逼迫她签字,狱方就不允许她购买卫生纸、卫生巾等日常生活必需品,黄利俊就捡车间地上扔的包装纸用。

3、恶警在凳子上、鞋上写大法师父的名字,不坐就站着,不穿鞋就光脚;这样还达不到目地,又在地上写大法师父的名字。

4、在劳动车间的警务室,恶警长时间用电警棍持续电击黄利俊,她一声不吭。恶警气急败坏的喊叫:“你为什么不叫?你为什么不叫?你喊出声,就放过你!”黄利俊就是不出声。在车间里劳动的服刑人员都闻到了皮肉烧焦的气味,不少良知未泯者都难过的流下了眼泪。

5、恶警把黄利俊长时间捆绑在铁床上,这种折磨容易导致人休克或死亡,所以她们在黄利俊身上接了测量心脏的仪器。

六监区的服刑人员大都很同情黄利俊,恶警坏事做多了心虚,就把她调到三监区。但很快又转至二监区。二监区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攻坚组”,企图在这里逼迫黄利俊放弃信仰。开始因为是在服刑人员宿舍,瞒不过大家的眼睛,所以迫害的方式限于罚站,不给吃饱饭。

2004年4月份前后,南京女子监狱政委吴晓凤批准,恶警丁虹燕具体实施,把黄利俊单独关入“亲情会见楼”,七个白天六个晚上连续罚站,不让睡觉。四个服刑人员分两班轮流值班(薛守琴、戈长英、高倍蕾,还有一个姓名不详)。对此,黄利俊绝食抗议。

那时正值初春,天气还比较冷,尤其是早晚,黄利俊衣着单薄(因为冷说要加衣服,全部遭拒绝)。黄利俊腹中无食,倍感寒冷。恶警暗中指使服刑人员把毛巾用冷水湿过后往黄利俊脸上盖,说是给她洗脸。此外,还把黄利俊夹在她们之间跳“兔子舞”,把黄俊夹推来拉去,以此来增加除罚站之外的体力消耗(服刑人员在狱中狱警让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这关系到他们能否减刑)。

狱警还叫人端着碗筷装模作样的“劝食”,她们在一旁拍照。后来在黄利俊绝食已到极限时,恶警丁虹燕让人把黄利俊的双手捆绑起来。强行灌食。丁虹燕还恶毒的说:这下方便了,想怎么灌就怎么灌。这次对黄利俊的捆绑超过了几个小时,致使黄的大拇指功能性损伤,两个月后才恢复正常。恶警还暗中唆使夹控黄利俊的服刑人员用盆子敲她的头,把她双脚捆绑起来,用圆珠笔划她的脚心。所有这些卑鄙的勾当都被隐瞒着,与黄利俊一组的服刑人员都想不到这六夜七天在“亲情会见楼”恶人对黄利俊做了什么,其他的狱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亲情会见楼”回到二监区,折磨黄利俊的服刑人员有牙疼的,有发烧的。恶警丁虹燕阴阳怪气的问黄利俊:“你不是说恶有恶报吗?她们这不都好好的吗?”黄回答说:“你问问她们自己吧。”从“亲情会见楼”返回二监区不久,黄利俊又被转调到五监区,是恶警怕所做的坏事泄漏吧。

南京女子监狱在非法关押黄利俊期间,在一月一次的接见中,要么不让她见家里的人,要么与家里人通电话只能讲到5分钟,一超过话筒就出“故障”。

黄利俊非法刑期到2005年9月20日。在这之前南京市610办公室进驻南京女子监狱。2005年7月1日前后,黄利俊被从车间强行拖到“亲情会见楼”,进行又一轮的迫害,以达到让黄放弃信仰的邪恶目地。指挥实施这一轮迫害的是南京610办公室的项阳、柏正辉等人。在这次迫害期间,黄利俊曾被关禁闭室,不给洗澡,给的水只能勉强冲厕所。当时正值炎热的夏季,黄利俊就用这其中的一部份水冲凉。610的人和恶警无论男女都能随时通过监控器看到禁闭室中黄利俊的一举一动。

这期间黄利俊还被长久罚站,不让睡觉等等。恶人还采用了哪些手段,目前还不清楚。一个多月之后,传出消息说黄利俊”转化”了。黄利俊在这之前受尽了那么多的折磨也没表示放弃信仰,但在南京市610插手的迫害折磨下,传出她被所谓的”转化”的消息。如果黄利俊真的有这种表示,她肯定是因为实在承受不了折磨而言不由衷罢了。由此也可以看出610的折磨手段比监狱的更残忍,更无人性。据传,至2005年年末,南京市610和江苏省610多次进驻南京女子监狱,在监狱的“亲情会见楼”里将狱方没能成功的逼迫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直至得到他们能拿去邀功请赏的学员表示放弃信仰的材料。

据说,2006年7-8月间黄利俊又被非法劫持,现在情况不详。望黄利俊的亲朋好友人中了解情况者将黄利俊的近况反映给明慧网

任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的毛君,政委吴晓凤及曾任南京女子监狱管教部的副主任柏广友等监狱管理阶层的负责人,对黄利俊及其他在南京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都罪责难逃。她们或直接或间接指挥参与或纵容了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这里也奉劝他们早日清醒,放弃追随610行恶,真正为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负责。江氏集团已穷途末路,等待它们的是正义的审判。这种审判就在旦夕之间。多了解一下世界,多借助一种渠道获取信息吧。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任由追随江氏邪恶集团的610把你们拖入无底深渊!

据传大法学员王新春不配合迫害,今年春天被送进监狱系统的精神病院加深迫害,详情不明。王新春是徐州沛县人,被非法劫持前在沛县教育部门工作。希望熟悉王新春的亲朋好友及同修们关注她被迫害的详情,及时予以揭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169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