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市田桂香自述遭绑架抄家的经过 【明慧网】

衡水市田桂香自述遭绑架抄家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衡水市桃城区大法弟子田桂香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被当地恶党人员非法抄家,之后被劫持到深县洗脑班迫害。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田桂香,在衡水市桃城区赵圈镇卢园幼儿园任教,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上午大约十一点半左右,我听到院子有人说话,透过窗玻璃看到来了一群人,心想一定是冲自己炼法轮功来的,赶紧往外走,把他们领到另一屋里。其中一人问:还炼法轮功吗?我说:法轮功叫人做好人,炼怎么了?不炼怎么了?他们顺手看看VCD机上的光盘,没发现什么,转身来到我刚才所在屋,有一人开始打开我的电脑,我在一边发正念。他们没发现什么,说要把我的电脑弄走,另一人说:抬走主机就行。这时有人要拧我厨子上的钥匙,我忘了发正念,赶紧过去夺,结果让他们把里面放的所有法轮大法的书籍一股脑都抢走了。

他们让我在纸上签名,我说:我没罪不签。最后他们让我到大门外上车,我拽着床头不动,他们强行拉我、搡我,来到大门外,我村村支书刘建军开着车来了,拉走了我的电脑和大法书,后来又拉着我来到了同修春暖家,搜走了她的书,然后又拉着我俩来到了大屯乡司法所。

路上我们给他们讲真相,等他们吃过午饭又拉着我们往深县去,在车上司法所的所长说:你们应该为自己的家庭着想着想。我说:这话应该我们问你们,是你们在破坏我们的家庭。后来他们说:给你们洗洗脑。这样就把我带到深县洗脑班。

一开始史从军等六七个犹大来转化我们,看我们谁也不听他们的,后来也就不来了。听说这个洗脑班原来也打人。我们白天在这里唱大法歌曲、背《洪吟》,凌晨炼功。出这个洗脑班时得交五百元的饭费,其实吃的都是小米饭、米粥。

我于十月二十九日离开了这个洗脑班。回家后深县大屯乡不知是乡政府还是司法所里的人给我家打了个匿名电话,连手机号都无法查出,说不让我在这个村住,大屯乡恶人还曾扬言要判我的刑,威胁我的家人。

在此正告邪恶的坏人:法轮功没错,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劝人退党、团、队不是参与政治,是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