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名劳教人员的告白 【明慧网】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一名劳教人员的告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我于2004年因一场酒后滋事被劳教二年。在2004年9月25日被送到绥化劳教所。

在绥化劳教所我被严管,3个月后,于12月25日,被分到三大队打劳务电脑,也就是挣钱。我由于不会打电脑,就干些零活,还打架闹事,队长对我印象不好。因没给他送礼,我被分出了三大队。

在2006年3月17日我被分到二大队迫害法轮功的大队。我当时心里很不平衡,龙奎斌队长找我谈话说:我是二大队的中队长,这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大队”,你负责包夹,减期多。我信了龙队长的话,也是在这一天我接了一批来自鹤岗的法轮功学员共15人,其中一半分到我们二大队二中队,有孙德昌、申卫江等。

我在安检时,检查出三本打印的《转法轮》第四、五、六讲的内容,我交给了队长,然后就给这些法轮功学员洗澡。刁雪松副队长告诉我,对申卫江实行暴力。我当时没有多想就打了他。

在3月25日我又接管来自大庆的一批法轮功学员,其中我包了一个特夹,也就是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李业全。我对他很不好,打过他,也骂过他。记得在4月25日这一天,刁雪松副队长来到严管队,问李业全: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李业全说不知道。刁雪松说今天是4月25日,你们进京上访的日子,李业全说,对我们法轮功不公平。李业全说完就挨了刁雪松21个嘴巴子,外加两拳。刁雪松临走时说,让李业全好好想想。

又过了一天二大队一中队的队长陈新龙也来到严管队,问李业全昨天是什么日子。李业全没吱声,就又遭到一顿毒打。

没过几天,二大队的教导员高中海又来到严管队,问李业全吃不吃饭,李业全说放我就吃,不放不吃,高中海灰溜溜的走了。没到10分钟,高中海拿来电棍对李业全的脚一直电个不停。一中队的中队长曾令军拿烟头也来烧烤李业全的左手中指。在这两个恶警电够了,也烤够了,他们叫来了卫生院的王大夫和院长来给李业全检查身体,说没事。这以后李业全就一直绝食抗议。到7月12日,劳教所偷偷叫李业全的家人把李业全接回家去了,无条件释放了。

在绥化劳教所我目睹了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和不明真相的普教殴打迫害的全过程,其中我也打骂了法轮功学员申卫江和李业全等,我对大法犯了罪,无知中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我要以我的实际行动挽回我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所造下的罪恶,揭露邪恶的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内幕。

在与法轮功学员包夹的接触中,他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感到他们都是好人,都是无辜被共产恶党迫害的,开始共产恶党说的“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是栽赃陷害的,我不相信。

后来在大队和中队看到转化法轮功用的光碟才知道那真是假的,就象演戏一样。记得在06年7月10日这天,兰西普教马大成动手打了大庆法轮功学员张志林。事情发生后,各寝室的法轮功学员都冲出来评理。马大成的帮凶普教刘强也动手打了张志林。后来法轮功学员们多数都站出来要求处理打人凶手马大成。

此前马大成已经用钱买通了龙奎斌中队长、刁雪松副队长、大队长郑友良和教导员高中海等人,后来大中队象征地给出了马大成一个所谓的处分,同时马大成继续为大中队效力迫害法轮功,成天在大棚里喝酒,这都是干警们默许的。

在马大成动手打法轮功学员张志林的第二天,7月11日晚上6点多钟,绥化劳教所法轮功二大队恶警便开始了又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国治、张斌、彭建普等近10人先后被叫出大棚进行迫害。刘国治头部被打坏,彭建普60多岁的老人被打的不能行走等等,还有被关进小号的,一直未放回,不一而足。

这就是被共产恶党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黑窝里的斑斑点点,也是我的亲身经历,还有别的中队我不知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桩桩一件件。共产恶党太不是东西了,迫害真理,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而我也被迫害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这天大的罪恶,共产恶党还在瞒天过海、愚弄百姓,借十七大和奥运会名义非法打压迫害法轮功。

在这里我想借这个机会向所有我伤害过的法轮功学员致以诚挚的歉意和深深的痛悔,也奉劝那些还在为即将进坟墓的共产恶党卖命效力的警察的劳教所干警们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识时务,弃恶从善,为自己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