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名中国大陆的警察,开始学炼法轮大法还只有半年多。回顾自己走上大法修炼道路的历程,深深感到自己能有幸走入大法中来,能迷途而知返,感到实在太幸运了,太幸福了。我的修炼之路曲折神奇,我把它如实公诸于众,希望能对世人,尤其是咱们中国大陆仍在受到中共党文化的毒害和邪恶的谎言欺骗,自觉不自觉的跟随中共走入毁灭境地的可怜、善良、无辜的人们有所启示,有所触动。希望借此令人幡然醒悟,认清真相,改变观念,真正正确认识大法,甚或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一、公安机关警察跟随中共参与打压法轮功

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由中共统一安排和部署,在全国掀起了非法取缔打击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狂潮,并在社会上书店里及大法弟子家里清理收缴,销毁大法书籍(包括手抄本),音像资料,图画和照片。

公安机关是中共的专政机关,是行使暴政的一个职能部门,是共产党使用最纯熟最得力的一个暴力工具,我们警察自然被中共推在镇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最前线。在当时,针对迫害法轮功,各地均有打击迫害的“指标和任务”,而且此项指标和任务,有明确的、详细的、严厉的“奖励和处分”措施,并层层与单位领导及直接责任人挂钩,而且是项政治任务,是考验每个领导,每个党员,每个直接负责人是否对党忠诚,并以此用来衡量每个领导、每个部门、每个人一切工作好坏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在政策上,法律上大开绿灯,彻底放宽限制,提供方便。在政策上,提的口号和要求就是对大法弟子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身体上消灭。

在法律上,打击迫害大法弟子可以说达到了无法可依,不需要证据证实就可以定案这种随意的程度,办案人员呈报的拘留,劳教材料,只要办案人员和610办的专门人员认为需要打击处理,一报就批,法制部门对这类案件的审批只是签个字而已,主管领导的把关更是形式,因为政府和上级法制部门对这一类的案件有明确的统一的意见和态度:公安机关对打击处理法轮功人员,不必按法律程序办,法制部门和主管审批领导以及办案人员在打击处理法轮功的问题上不需要担任何责任,一切责任由上级政府及610办负责,只履行一下手续就行了。而且凡法轮功案件不纳入法制检查。即使搞错了,办案中发生了死了人的重大问题,也不需要任何办案部门领导和个人担任何责任。

不仅如此,并规定在各单位,各地区各辖区范围内,如发现有法轮功弟子继续学炼的,甚至上访,聚会,散发传单的,将追究领导和直接责任人的直接责任。除此之外,单位一票否决,个人取消评先评优和扣押补助、奖金等措施。本来对大法弟子的“转化”迫害是一项非常艰难、令人十分头痛而又最为害怕的事,有了这些“严厉优惠方便可行”的形势和政策,基层直接责任人和办案民警迫害大法弟子、承办单位和办案人员在迫害处理时,就更加热心卖力。

警察这个职业本来就是一个很脏的大染缸,尤其是在中共长期的邪恶训练,操纵,使用,对人民长期行使邪恶和暴力,长期浸泡在这么一个环境中,每个警察已不同程度的染得很脏很邪恶了,所以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过程中,卑劣残忍栽赃陷害的手段层出不穷并无所不用其极,殴打、用铐子反铐、坐老虎凳、捆绑、上吊、用烟头烫、抓头发、罚跪(有时为加大难度,跪在扫把、拖把棍、或其它坚硬的东西上)长时间罚站,挨饿、咒骂、不许解手,轮番几天几夜做工作,使其无法休息睡觉。从精神和肉体上摧残和折磨,办学习班,洗脑,让亲友轮番劝说做工作等等手段不胜枚举。

在具体办案中,因为不需要严格的审批,大法弟子告状无门,根本没有受理部门,任何部门均不允许受理也不敢受理。这也足以说明中国确实没有人权,不是真正的法制,权大于法。特别是劳教,本来劳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为中国社会所独有,也是为中共镇压人民,稳定政权,随心所欲打击处理人民,滥施暴行,剥夺人权而制订的一个特殊邪恶政策 。是违反宪法的,更不合法律的基本程序。

因为它没有申诉,复核的受理部门。也就是完全剥夺了受害人的基本人权,因此劳教用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则变得变本加厉,为所欲为。办案人员在办理此类案件时,真正是随心所欲,肆无忌惮,想迫害谁,想劳教谁就可以送去劳教,就可以被迫害到。如为达到迫害某个大法弟子,就人为的编造该大法弟子散发了多少传单(可将以前收缴的传单复印或拍个照就可嫁祸到另一个大法弟子身上,反正状告无门),互相串一下门就可以整成材料是非法聚会。

二、我在参与迫害中听着大法弟子讲述修炼真相

最为糊涂和可悲可耻的是,我当时也被邪恶带动着,分不清善恶,辨不清自我,曾参与了迫害关押大法弟子多人,至今思之,仍感到不寒而栗,痛悔至极,深感自己罪孽深重,是大法感化了我,挽救了我。是在和大法弟子打交道的过程中,无形中受到了他们的教育和影响,从他们身上,多少有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些了解,更敬佩于他们不屈的精神和对信仰的坚贞,尤其被他们真诚、善良、慈悲、不计个人得失,以德报怨的伟大人格魅力所感化,

而每个大法弟子讲述的他们学法以后的状态变化和经历,更让我感到新鲜神奇和迷惘,我从中能感受到他们不是合伙编出来的,我相信他们所讲的都是真的,不可能是骗人的。因为我完全相信他们是一群善良而诚实,品德高尚的人,而他们所学所修的就是真善忍,我相信他们。

我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大法竟具备这么大的力量,具有这么神奇的功能和效用,而那些真正的大法弟子表现出的那种不畏任何艰险,坦然面对所有打击迫害,甚至连生死也不放在心上的那种精神和境界确实让我内心非常震撼。因此,我极想对法轮大法探个究竟,所以我后来在当时收缴上来的所有法轮大法的经书中,我挑选了十多本师父不同时期讲法、当时已出版了的各套经书拿回家中。

后来我陆陆续续将这些经书认真的仔细全部看了一遍,有些感兴趣不理解的地方还看了好几遍,说实话,在将师父所有经书全部看完之后,除敬佩师父在“佛法”和功法理论方面的知识超群,见解高深,将历来迷惑不解的人、神、宇宙、时空的渊源及各种关系,说出了一种设想,升华到了一种系统的理论之外,自己认识并没有太大的突破,我当时仅仅把师父当成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理论家和气功大师,而且认为师父的这些理论仅仅只是他的一种假设,想象。虽然内心也认为师父讲得很精辟,深刻,道前人所从未道,解前人所从未解之谜,但还是不太相信,并认为反正是无法检验核实的。在深入研究探查的过程中,想不明白的时候,甚至还认为这种理论是荒谬的,不可能存在的,更有甚者自己还认为,人不可能通过修炼能成为神。

特别是在修炼过程中要去掉人的各种执著心和种种欲望,认为这更是纸上谈兵,痴人说梦,理论上虽然似乎也讲得通,但人要悟到那个程度,要达到那个境界,除非此人本来就是神,不然活生生的人,有思想,有感情,有个性,在现实生活中,任何人都是无法做到的。所以最终只能是一种幻想,空想,仅仅只是人类的一个美好愿望而已。研究来研究去,最终认为是:满纸“荒唐”言,却不解其中味,内心基本上持否定和排斥的态度,之后我干脆将这些经书全部放進了一个纸箱中,藏到了一个隐蔽的处所,也不打算再進行品读和研究了。

但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每每闲着无事或看其它书时,就又想起这些经书来,心里对它总是割舍不下,那些书中似乎透出太多的谜团和神奇,书中描绘的那些未知的、神奇的美好的另外空间和神佛的世界以及人也可修炼成神佛那些理论的巨大诱惑力,头脑中实在无法抹去。

三、重拾宝书 开始修炼大法

搁置一年多时间之后,我又将这些书全部搬出来,一有时间,我又陆陆续续继续看。在后来的几年里,我陆陆续续将所有经书又看了好几遍,大概四五遍吧。在后来反复看书研究的过程中,我越看,越觉得师父说的极有道理,越看,以前不明白,不理解的方面书中都能将这些谜团和结解开呈现一样,越看心里越佩服,而且也逐渐改变了过去的看法,认为师父讲的全部是真实的,不是假设和想象那种空洞的理论而完全是科学,是实实在在的道理,是前所未有的切实可行的一种修炼大法,并且感觉师父就是最高,最伟大的神佛。讲述那么多天机,那么多修炼中的知识和奥妙,讲透了人神宇宙时空和佛法的一切渊源和关系,只有实实在在经历了,真正看透了掌握了,而且也只有伟大的神佛才能看得明讲得透。人是无论如何探知不到想象不出更不可能系统地讲出这些高超的知识和理论的。

我当初看书的初衷,本来还不太相信,我纯粹是带着寻求知识增长见识以及批判的意图带着找茬子和反驳的目地而看书的,但看到后来经过反复的分析研究,凭我的知识和见解,不但不能找出大的理论上的缺陷和错误,而且最后已完全信服了这些理论,并认为只有这种理论真正揭开了神以及其它空间的奥妙和特点。以前是任何理论都不曾说明白的,也无人涉及无法涉及的一个未知领域。自己完全被大法折服了,对师父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内心泛起了一种想学大法的念头,仿佛这正是自己一直在追寻在等待的东西。

但当时内心有两个结把自己阻挡住了,一是本人因为曾直接参与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多人,对大法犯下了那么大的罪,行为曾这么无耻,以前对师父这么不敬,对大法这么蔑视,师父能容忍我就不错了,我这种人还值得师父慈悲救度吗?即使师父慈悲我这种大法的罪人,其它的神佛、以及未来的天国世界能容忍我这种无耻有罪的人立足吗?而且自己也觉得无颜走入大法中来,也完全不配成为一个大法弟子,这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是自己认真的全面客观的分析了自己各方面的特点,条件和可行性。说实话,本人历来对常人痴迷追求的那些名利情,并不特别看重,那些执著心并不特别强烈,认为自己如果下决心修炼,有可能看淡,并有可能做到最大限度的放下这些执著心,唯独对“色”和“忍”自己认为自己绝对做不到真能完全放下。特别是色心、色欲,以前一直对自己要求不严格,随波逐流,比较放任,浸泡其中,其乐融融,不能自拔。骨子里头这色欲过于强烈,在这方面,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地道的邪恶庸俗的好色之徒,而要自己通过修炼最后完全放弃这种执著心,成为一个真正的完全脱离低级趣味的觉者,想想却是万万做不到的,既然无法做到,那我这样的邪恶庸俗之徒有可能成佛吗?那不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吗?

所以一直迟迟不敢下决心,但心中此时已认定大法是科学,是人唯一能脱离苦海得到解救的一部上天的梯子。因此对大法仍充满着无限的向往憧憬,更为自己无法走入大法中来内心充满着无比的懊恼和烦闷。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正是此时心中之写照。

虽然明知自己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但内心的渴望仍不可抑制。后来看书也看得更勤,越看越信服,对师父是真正佩服得五体投地,不仅仅是敬服师父是个神佛,(此时内心已完全把师父当成真正最伟大的神佛了),知道那么多天机,懂得那么多常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知识,具有那么大神通,更折服于师父伟大的人品,慈悲的境界和无以伦比、举世无双的智慧,以及深厚的文学功底、高深的理论水平和以理服人、以德感人的极具亲和力的人格魅力。

越是看书,想修炼的心也就越强烈,仿佛以前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罪孽也不能成为我今后修炼道路上的障碍,这色心也不是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了。尽管如此,无奈没有人能教我炼动作,因为当年收缴的经书磁带图片等已全部上交销毁了,我深悔当时挑书时没有挑出炼功录像带,见不及此,功亏一篑,真是愚不可及。我当时对大法弟子还存有戒心,因为自己没有正式修炼,完全以常人之心度之,对大法弟子不真正了解,不完全信任,不敢和他们交心,更不敢向他们讨教学习,深怕被他们出卖,不敢迈出这关键的一步。

这期间,内心是非常矛盾痛苦烦恼的,惶恐焦虑不已。我曾多次跪在师父的像片前,向师父请罪,向师父求恳,请师父收我为弟子,我要修炼,要跟随师父回家。我相信师父的经书中说到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第一讲〉),我想修炼的心师父一定能知道。同时,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我尽管思想中仍满是欲望,但在能认识到和能做到的方面,我尽量以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标准和要求来对照自己,约束自己,有时间我就看书。

一直到今年四月份,我终于找到了一个以前相识,并认为信得过的大法弟子,一聊之下,非常投缘,在他那里我受到了很大的教益。我终于敞开心扉,毫无顾忌的坦陈我想修炼的决心。之后,他帮我设法找来了一个光盘,上有师父教功的录像,并指导我买了MP3下载了师父部份讲法内容。

第二天上午,我照着师父的教功录像片,开始学炼第一套动作,一学之下,小腹又胀又痛,极为难受。仅学炼了几个动作,炼了几遍,中午午睡时,奇迹发生了,我连做了两个梦,一个梦是我瞒着我妻子收藏的,主要是想用于赌博和用于不正当男女关系花销的两万元被贼偷了,这两万元我自认为存放得隐蔽之极,相信我妻子也是绝对无法找到的,这贼神通竟这么大,真让我又惊又急又气。我醒来之后悟到这其实是师父让我过关,对于钱是否能真正放下,但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刚一学炼,马上过关。虽然自己对钱并不是特别看重,却也无法做到马上真正放下。

第二个梦是师父特地点醒我,我已在法中了。在梦中,我正在家里看师父的《转法轮》,我小孩放学回家,看到我正在看书,他就问我:“爸爸,你在学法轮功呀。”在梦里,我还根本没有進入状态,怕心很重,我马上警觉的对他说:“你别乱讲,没有的事。”醒来后,我真是又惊又喜,对师父真是既感激又佩服,我真想不到,大法居然这么神奇,师父这么慈悲,伟大。我知道,师父已在管我了,已接纳我为弟子了。我当时高兴和感激师父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从此以后,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是接二连三的做着这一类的梦,每个梦都与大法有关,或过关或警醒,或听师父讲法,或遇着色魔多次来考验等等。

在我学炼仅几天的时候,一天中午,我用MP3躺在床上听师父讲《转法轮》,听着听着我睡着了,睡着就开始做梦。在梦里,师父也在讲法,下面有很多人在听师父讲《转法轮》。师父讲着讲着突然说,“下面我打一点功能给你们看看。”师父刚说完,我突然感觉两只手有一股强大的能量通过,两胳膊一颤,两手从指尖一直麻木到腋窝,然后师父问我们:“感觉到了没有?”我们都说感觉到了。在梦里我当时既兴奋又好奇,就向师父恳求:“师父,您再打一次给我们看看。”但刚讲完这句话就醒了。醒来后,两手仍感到很麻木。

另一个奇特的梦,是在我学炼二十多天后,在梦中师父为我开了天目。在梦里也是在听师父讲法,突然之间,师父向我的前额打来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前额一直通到脑海深处,(虽然时间并不很长,但觉得能量流打入的深度确实有十万八千里还不止),当时感觉整个脑袋“嗡”的一声,整个头部全都麻木了,打完后自己马上就醒了。醒来后,整个脑袋昏昏沉沉,还是处于麻木状态。从此以后,我的天目就开了,在打坐中,只要能静下来,就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这其中的奇妙,真是有点不可言传。很多时候,虽然看得并不十分真切,但另外空间的景象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感受到了。

另外空间的景象我只能用金碧辉煌、美不胜收、人间所无来形容。而且师父所讲的任何物体都是有生命的,任何生命都可以沟通,交流的,在这些时候都得到了完全的证实,如在打坐中多次看到了另外空间的山,我所看到的另外空间的山却都没有树和草,只有一种很厚的像部队掩盖坦克军车用的绿色伪装的那样一种植被。还看到了石头雕刻的动物狮子和乌龟,但这些动物却变得可以动起来。同样有生命。另外还可以跟动物交流、沟通。以及在打坐中看到的众多另外空间的奇景和众多的神佛。在打坐中天目看到的和在梦中显示的,这一类的情景实在太多了。无法一一在此表述。

最为奇特的一个梦,是我在修炼三个多月以后,也是在用MP3听师父讲法,躺在床上听,后来睡着了,睡着后,就开始做梦。在梦里也是在听师父讲法,突然听到师父对我说,现在送你三朵花,戴在头上蛮漂亮的呐,但你不要跟常人讲,你跟他们讲,他们也不会相信,他们反而会认为你神经有问题,你继续修炼下去将進入出世间法修炼。醒来后,我心情激动得真是无法形容,感激师父的心情真是无法表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了三花聚顶,这是师父将我拉上来,然后又推上去的。

从此我修炼的心更坚决,学炼也更勤了。到现在,不光以前长期缠绕自己的风湿病、神经衰弱和肝结石以及心脏病均已不医而愈,而且在思想上,心性上确实起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色心、色欲特别重,现在不光在外已彻底根除了这种卑劣可耻的行为,就是和妻子也基本上没有了那种要求。要是在没有学炼大法以前,这种状态是绝对做不到的,甚至是不可想象的。只有溶在了法中,达到法炼人,才有可能真正彻底改变自己。

是不是只要从内心真正接受了大法,修炼就是一帆风顺的呢,也不是,因为毕竟是从常人开始学炼,常人的心时刻反映出来,各种不好的思想,观念和执著心以及魔时刻在干扰你,阻碍你磨练着你,尤其这个色心仍一直在困扰着我。尽管在现实生活中已做得相当好,但在内心上,在骨子里这个心仍不能完全摒弃,所以经常在梦里过色欲关,而很多时候都没有过去,在梦里过色欲这一关,正象《转法轮》中讲的那样,出现的都是你喜欢、欣赏的那种美女,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很多时候是一丝不挂的来勾引你,你只要一动念,就成为事实。从学炼开始以来,我几乎是经常在过这一关,但总是关没过好,可能是这一执著心太强烈了,我天天在警醒自己,一直到早几天在梦里才勉强过了这一关。而就在过关后的第二天晚上,就梦见自己和很多的修炼人在一起。可他们全是剃度了的,而下一个就轮到我剃度了。但在梦里我却不愿剃度,当时还听到一个声音在劝慰我,说这剃度还有指标的。你竟然还不想剃。我后来才明白是师父特地点醒我,我修炼又提高了层次,这确实比火箭还要快得多。大法实在是太神奇了。真有点不可思议。

四、修炼后的思考

通过我长期的学法和半年多的正式修炼,我谈谈我的感想和认识。

(一)到底有没有神佛和另外的时空,人是否真有元神。

对这个特殊敏感未知和远离现实的问题,生活在我们大陆的人,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持否定态度的,特别是年轻一代。因为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只相信所谓的科学,把那些神佛元神另外空间之类一概斥之为迷信。因为那些东西既看不到又摸不着,更没有人系统的科学的说清过,甚至这类问题还没有人正式提出过。

迷信的近义词就是愚昧无知。而且自共产党执政后,一直宣扬的就是无神论,根本就不相信我们的现实世界之外还存在着神佛和另外的时空,以及人还有元神,人死后还会進行六道轮回。因为不相信,所以现代的人变得更加自私,更不讲道德,更失去理智更接近疯狂,离宇宙的特性越来越远。但是不相信并不等于没有。只是人不能理解,不能接受,也没有感受到而已。

其实我们的祖先从来都是相信有神的存在的,历史上的宗教信仰敬神拜佛从来没有停止过。更没有人怀疑过和否定过。古今中外均是如此,概莫能外。这些东西如果真的只是人自己幻想出来的,是人的一种精神的追求,心灵的寄托,甚或真是统治阶级用以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恐怕它早就被历史无情的抛弃了,绝不可能一直延续到现在,更不会有那么多民族、那么多人民、那么多国家对神佛盲目崇拜信仰。现代世界除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外,任何国家都存在着宗教信仰自由,而且除共产党的所谓信仰外,其它的任何信仰都是信神的。就是在我们国家,共产党虽然破除迷信,打击破坏取缔宗教信仰,但从来没有真正能杜绝人民的信神。朝拜各种寺庙和其它祭祀活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且我们讲的所谓的迷信也经常能反映到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只是我们习惯于将这一类的现象和事实认为是不明现象,也有牵强附会硬将其说成是自然现象,甚或因为不理解不明白就干脆避而不谈,一概斥之为迷信。如小孩收吓、看风水、活佛的圆寂和转生之类。当然就是真实存在的这些东西也会有人不相信。不相信归不相信,但诸如此类的现象和事实确实已反映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听说过感知过经历过,只是从来没有人从理论上从科学上说清过而已。对于神佛另外时空元神和其中的道理我认为只有伟大的师尊李洪志先生第一次系统的全面的科学的将其中的奥妙和道理揭示清楚了。这些从来没有人涉及到的人认为无法理解并无人能解释清楚的问题在师父的经书中都能得到系统的科学的详尽的和令人信服的解答。

(二)我理解的法轮大法

在和社会的接触以及和常人的讲真相中,谈到法轮大法时,因为这几年中受到共产党的邪恶的造谣诬陷的宣传,大陆的部份人往往反而认为法轮功是×教,是迷信,是违反科学违反人性的,是反政府反共产党的一个什么组织,认为法轮功弟子有病不吃药 ,甚至居然还有人认为大法弟子不吃饭、六亲不认、练功入魔、神智不清,尤其是听信中共的造谣宣传讲大法弟子“自焚”自杀等(天安门自焚事件其实纯粹是共产党的一种邪恶的诬陷,限于篇幅我只能简略地谈谈,这肯定是共产党精心策划的一个大骗局,目地就是挑起人民对法轮功对大法弟子的反感和仇恨,从以下几个方面可以充份说明自焚者是一群假“法轮功学员”。一是这些人不会打盘,而打盘这是入门功夫,双盘不会打已说不过去,而且居然连单盘也不会打,真正的大法弟子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伙伪装的,二是连入门动作结印手势也是错误的。最重要的一点,师父在转法轮中专门讲了一篇修炼人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自杀是有罪的。而这五人居然违背大法要旨集体自焚,这些人显然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是被人收买利用表演的,包括现场的警察和记者都是事先安排的。但这么拙劣的表演却骗倒了很多人,这些在大法弟子散发的真相资料中有详细的分析和真实的画面记载),从而造成人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不了解、不接受、更不理解,认为大法弟子是一群愚昧无知,陷入痴迷状态而不可自拔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冒着被迫害被关押的危险发传单讲真相,不但不能使一部份糊涂的人理解和明白,反而认为大法弟子怀有政治目地,被国外政治势力和师父所利用等,从而听不進善言忠告。

那么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其实法轮大法真是一种历史上从来没有的能指导人修炼圆满的具有神奇功能的大法,法轮功也根本没有什么组织,想学就学想不学了就离开,没有教义,没有管理,也没有名册,严格的讲连宗教也算不上,弃其表面只见人心。根本没有任何政治目地。与世无争,而且还要修去人的各种执著心和种种欲望。是不可能参与政治的。师父传法只有短短十多年的时间,全世界就已有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共一亿多人在学炼,并且在国外知识份子学炼的最多,而全世界反对打击法轮功的国家仅为中国大陆,可想而知,能迷住那么多国家和一亿多人的大法绝不可能是迷信,更不可能是虚假的和邪恶的,更何况大法弟子修的就是真善忍,大法弟子修炼的目地就是为了修成神佛,说明白点就是为了進入另外的时空。成为未来的永恒的生命。这个说起来很玄,对这方面的知识没有接触和了解的人听了认为是不可能的事,认为是迷信。

其实历史上修佛修道的人非常的多,古今中外所有庙宇寺院其实大都就是为了修炼而用。说穿了大都就是修佛修道用的。只是历史上修炼人修成功的极少,即使修成了也是在为了不破坏人类社会状态的情况下悄然而成了神佛,即人死了副元神(副意识)進入了另外的时空。法轮大法是在末法时期师父传出的一部宇宙的大法,目地就是为了拯救世人。师父传的是宇宙的大法,法轮大法能指导每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达到圆满的境界,真是一部上天的梯子,只要每个弟子下决心修炼,从内心上真正接受了大法,并能做到以法为师,时时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勤修苦炼,就能达到法炼人的目地,溶在了法中法就能管你。也就是法能改变人,法能提高人,法能去除人平时根本无法去除的执著心和不良的行为和习惯,法能坚定正念,法还能破除谎言和邪恶。法炼人这是历史上任何功法都不曾具备的。

(三)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相

很多人对大法弟子的发传单讲真相不理解不明白,认为是反对政府,参与政治和被国外势力利用。既然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修炼人,为何还要反共产党,还要发传单讲真相呢。大法弟子不是不参与政治吗?这个问题讲起来太复杂。只能简略的谈一谈。

因为师父是在末法时期下世度人,也是为了正法,也就是说整个宇宙和众生都偏离了宇宙的标准和要求,在另外的空间要从新正法,以后不好的生命将被淘汰,而共产党却打击善良的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且在历史上对神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这些在《九评共产党》中对共产党的本质以及共产党对神和众生所犯下的罪恶有详尽的揭露,因此在未来神注定要解体淘汰共产党,并对凡在认识上不清,一心跟随共产党走向邪恶的众生同样要清理淘汰。大法弟子的讲真相发传单目地就是为了挽救这些无辜糊涂的人,使他们明白,只有从内心上真正脱离共产党(在神的眼里弃其表面只重人心),因此在网上用假名也可声明退党退团退队,在街上和过路处用真名或小名也可声明自己退党退团退队,也可用电话和发电子邮件发表声明退党退团退队,才不致被未来的宇宙所淘汰,灵魂(即元神)才可得救,因此大法弟子才会讲真相,实际上就是为了救人,所以才会出现大法弟子反复规劝世人退党退团退队,冒着被关押被迫害的危险反复讲“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讲共产党如何迫害大法弟子,讲历史上共产党如何邪恶,使人真正认识到共产党确实是邪恶的法轮功确实是好的。从内心真正接受了,那么这个人的元神在未来就有救了。

我这样讲常人可能很难理解和接受,其实师父谆谆告诫讲真相只要使人能接受共产党是邪恶的,法轮大法是好的就行了。这个人就有救了。其实共产党是邪恶的在中国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认同的,只看当今从上到下的所有共产党的领导干部真正为人清廉处事公正一心为民不是腐败分子这样的人所占比重有多少就可得出结论。而法轮功和大法弟子可以说与世无争,一心向善,并可以使整个社会道德回升,社会安定,造福于社会,反而长期遭到共产党的残酷打击迫害。其实任何人只要不受外界的宣传干扰冷静的思考和比较一下就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写到此,我有很多的感慨,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是人唯一能脱离苦海得到解救的一部上天的梯子,是万古难遇的机缘,全世界这么多国家这么多人都能接受都承认是科学,而且事实上全世界众多的大法弟子在修炼过程中都得到了提高,大法得到了完全的验证。而中共却倾其全力长期進行诬陷打击迫害。打击善良的必定是邪恶的,用邪恶的谎言宣传欺骗阻挡使人民不信神不学法,其结果就是将人民的灵魂引入地狱永远得不到解救,而我们可怜的中国人由于这几十年长期受到“无神论”的蛊惑,也自觉不自觉的跟随共产党走入毁灭的深渊。

世人呀,你快醒来吧。千万不要毁了自己,人的元神是不灭的,人的一生只是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而已。法轮大法真是一部传给人类上天的梯子,人当人不是目地,而通过修炼返回去才是当人的目地,因为动物是不允许修炼的,六道轮回何时再得人身,千万年的等待这是唯一的机缘。

子曰:“朝闻道,夕可死矣”,我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修炼,深切的感受了大法的威力和信仰的无穷力量。尽管每天要炼功要学法,还要讲真相,还要工作,非常的紧张非常的辛苦,但人的内心是非常充实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现在才真切的感受到了人有精神追求,心灵有寄托,有信仰的人生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回首过去,仿如黑夜里迷失方向的航船,随波逐流,任其沉浮,自生自灭,把物质和精神情感的欲望当成满足和幸福。现在才明白唯有信仰的人生才是充实的人生,才是真正快乐和充满希望的人生,老子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我希望通过我的经历和我的这篇文章能给有缘的人带来启发。带来永远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