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药物摧残 【明慧网】

武汉市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药物摧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近来,经湖北省武汉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谈到在洗脑班的迫害经历时,发现许多疑点,即食用洗脑班饭菜后,多感到身体不适,且症状大体一致。因当时法轮功学员多被分开独立关押,无法互相沟通,再加上这些症状都是慢性表现,在当时不是很明显,均以为是业力所致,当作病业来承受。导致这种饭菜拌药的迫害形式未能得到大规模的及时揭露,使邪恶这种阴险歹毒的迫害形式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持续。

本文结合多名法轮功学员回忆整理而成。在此希望更多的同修能将各地的这些现象整理再来,进行有规模的揭露,及时结束这种歹毒阴险的迫害手段,停止众生无知的犯罪。也希望在医学界的同修,能根据我们的整理,根据我们叙述的相同症状表现,作出一些分析,分析这种药物到底属何种药物。

洗脑班恶人陈奇承认在饭里拌药

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甲,曾于2005年6月初被绑架至武昌区杨园洗脑班,这个地方原来除采用各种刑具、电棍等迫害形式外,也曾在饭菜中拌药、强迫注射不明药物等进行迫害,甲就是饭菜拌药受害者之一。以下是法轮功学员甲对当时情形的回忆:

2005年6月初,我被绑架至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后,几天后就出现头痛、眼睛模糊,视物不清,思维也出现混乱、无条理现象,记忆开始消失,到2006年底,状态进一步恶化,出现坐着、躺着都会跌倒,身体无法控制平衡,满口牙痛,出现掉牙,左脚疼痛难忍,有时连拿书的力气都没有。

我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这种状态下一直承受着。最近看了明慧网对武昌区杨园洗脑班饭菜拌药的揭露,联系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才想到自己可能遭受到饭菜内下毒药的阴险迫害,因为我以前的工作一直在商场做保管,1980年以后又做商场采购,智力、记忆都很好,不是现在这种状态。

有一件事我现在回忆起来,也使我更坚信我曾遭受这种迫害。当时我被关押在杨园洗脑班时,女儿曾来看我,刚好碰到了当时杨园洗脑班的一把手陈奇(音,现已遭报),陈奇是女儿婆家的熟人与朋友,陈就问我女儿找谁,我女儿说找我,陈听后一愣,小声脱口而出:“哟,我们在饭里面拌了药的。”女儿听见连忙追问怎么回事,陈就缄口不答了。

今天我将这件事情揭露出来,希望能对揭露这种邪恶的迫害、停止邪恶现在对其他同修的这种迫害起到一点作用。

高某遭注射不明药物 连儿子都不认识

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高某,一直搞个体经营,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

2004年5月,高某被杨园洗脑班非法关押时,曾被5、6恶人强行按倒在洗脑班的小会议室的桌子上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当时高某就出现身体浮肿、虚弱无力等症状。

2004年6月份,高某被转到何湾劳教所,11月份开始出现双脚疼痛,无法睡觉。劳教所狱医看后说是末梢神经炎,给高吃这方面的药,吃了一次后双脚就不能走了,要走路或者是站立都只能坚持10分钟,然后腿就无力。那时高某脑子经常一片空白,这种症状持续了3-4个月时间。

2005年5月,高某被接回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脚腿疼痛,但外表看不出任何迹象。

余毅敏遭药物迫害失去记忆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余毅敏,原省电力二公司职工,中南财大毕业。1999年至2002年,余毅敏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期间遭受药物迫害,当时反应不大,之后慢慢失去记忆,双脚出现疼痛,直到完全没有知觉、无法行走。

1999年期间,余毅敏在二道棚和位于东西湖的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两边转,2002年余毅敏被转到何湾劳教所戒毒中心迫害一年,2003年精神失常,2004年被家人送到湖北汉川市福利院,2005年至今双脚不能行走。

恶人显然在刘月静的饭菜里做手脚

2007年9月30日,武汉市七旬法轮功学员刘月静被绑架到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恶人不让老人睡觉、坐,整天罚站,期间只要吃里面的东西就吐,身体难受。非法提审刘月静的人还问她:你怎么还这么清醒?显然他们在老人的饭菜里做了手脚。后来由于老人身体极度不好,现已回家。

以下是明慧网曝光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恶人遭报实例

陈奇(音),男,40岁左右,洗脑班头子,自1999年以来长驻杨园洗脑班,2006年明慧报道脑内长瘤遭报,应该是使用这种迫害手段的现世现报。

胡善平,女,50岁左右,杨园洗脑班杨园街派工作人员,2006年明慧报道患精神病,被送回家后自己又往洗脑班跑,也是使用这种迫害手段的现世现报现象之一。

胡某,黄陂区罗汉人,50岁左右,公安局派长驻杨园洗脑班,经常在学员面前邪恶辱骂师父,于2006年前后撞车身亡。

将这些遭报实例再次罗列出来,希望当前还在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610等恶人能从中吸取教训,停止迫害,为自己及家人能有一个平安的将来做出正确选择。记住上述这些人遭报的现象告诉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些人曾对法轮功学员的好言相劝,也曾经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但现在报应不是来了吗?但却为时已晚。这又能怪谁呢?因此那些现在还有机会的人,快点清醒过来吧,停止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为自己的生命和永远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