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区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一讲〉),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去修,我坚信,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功和能力,足以除恶和救度可救度的众生。我与其他同修交往不多,我坚信只要所有的同修都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说的去做,其实就是在整体上了。师父讲过大道无形和走出自己的路的法,尤其在大陆邪恶迫害还在维持的环境下,大法中的每一粒子都应该修炼好自己并且在各自的条件下在做好证实法中走出自己的路。我们应多点精力用在直接救度众生上,少点频繁的交流(并非否定交流),更不能执著于一些同修间的矛盾。特别是《九评》出来后,就更应该应用这威力无比的法器投入到全面救度众生中去。

我从二零零四年开始,我首先回到了一百里外的农村老家讲真相。那时做的大多是发放《风雨天地行》真相光盘和一些小册子、传单。一个镇一个镇的做,发现有安全问题马上坐“摩的”转移,从我手上接受真相光盘的“摩的”司机(当地乡民)就有数十人。晚上在便宜的旅店住一宿,第二天再继续做。大量的光盘都是当面送给对方。四个月内一共回老家八次。因为辗转在各村镇之间,尽管每次要花费两、三百元路费,但这能涵盖较偏僻的地区。最初携带真相资料只有一百多份,每次增加,最多一次可发七百多份。我不执著于发放的密度,随缘而做。那时我对发正念还不是很重视,平时心性中还有很多漏,全凭一颗想让更多人明白真相的纯净的心,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走过了那一段。

到二零零五年初,本地资料点开始制作《九评共产党》,且版本越来越完善,有书,有碟,还有配套的《江泽民其人》、《解体党文化》等。由于本市地域不大,又有许多同修不断的在本地做,我自己也在本地发《九评》,向认识的人传《九评》,劝退。考虑到我行动比较迅速,时间自由,经济上每月挤几百元做路费做真相问题不大,应该往远处去做。

小精装本《九评》出来了,世人都很喜爱,我心怀一念:希望众生都能看到此书。最初到不远的外市发《九评》,每次三十本到五十本。半年内周边地区差不多都发过了。

今年八月,有机会随同亲友去了本省一个很偏僻的山区,发现当地很闭塞,几乎每家还都挂着邪党头子毛××的画象,人们根本没有听到过大法的正面信息,“三退”浪潮更是无人知晓。我萌发了辛苦点也要到这里做真相传《九评》的念头。

中国大陆每个省份几乎都有较偏远的地区或山区,或者是因太偏僻过去少有同修去,或者是当地有同修但经济收入有限不能制作《九评》等资料发放。师父早已指明了大陆同修一定要做好这件事,只要我们走出一步去发,师父的法身就会把有缘人领过来接,而众正神是伴随我们人间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壮举而起推动、助威和保护的作用。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首先要做好,让众神佩服才行,而不是对众神起依赖心。实践中证明,到边远地区去做真相这条路子是对的,走到哪里,就是神叫我们救度那一方的世人。

因为到山区一次不容易,外出时我增加《九评》份量,装满一行李包外加一手袋约六十本左右,再备一些普通机器都可以放的《风雨天地行》光碟。跑大老远两百多里地,才带这么点,心中有点惋惜。也曾想请别的同修开车多带点资料一起去做,但考虑到一个人行动更安全,同修还有其它的项目,谁悟到要做,谁就应该承担起责任来做,就没有请其他同修帮助。

每一次到外地发资料都要突破许多观念和执著,去之前心中有时很踏实,有时会不安,有怕心,需要清理自己的思想后,再理智清醒的走出去。我坚信如果真有危险,师父会点化的。事实上,每次走出时自己头脑中翻出来的不好念头和思想,正是师父在要帮我们调整和去除的旧观念和思维方法。师父就看我们是否有救人的心,一旦决定要走,师父就会把我们证实法的这条路安排好,不会出问题的。弟子就随机而行。

修炼前我坐汽车会晕车,前些年偶尔还有晕车现象出现。每到在车上想呕吐时我会想:我做的是救度众生的事,不许干扰。用正念制止它,也就过去了。如果还是头脑发胀,坚持发正念一个小时后头脑也就感到清爽了。

在近公路边的乡镇下车,镇边上会有许多村子连着,我多数在镇里和附近相连的村里做。因为从外地来,对边远的村落不熟,且交通不便,而最偏的村子的村民都会到镇上来赶集,在镇上走的多是来自各村的村民,他们能把真相带回村里。起早贪黑来到这里,每一份《九评》资料都很珍贵。我决定每一份都要送到人们的手上,让有缘人收到并受益。像云游一样,随缘的发,不拘一格。有的人家窗户开着,我就将《九评》从窗户放到书桌上,有的放在窗台里侧,大多数是走到门前直接把《九评》递给他们,叮嘱他们这是难得的好书,好好看,传给亲友看。从商店老板到小贩,从老者到小学生,无论是什么人,我都给他们,众生都在等着啊!很多人接过书连说谢谢。有个慈祥的老者坐在门口,我双手递给他《九评》,他也双手接过,那时我感到是自己的慈悲散发出来了。

我尽量把书送到人们聚集聊天的地方,如理发店、餐馆、打牌的人群等等,这样容易产生较大的影响,众生一旦知道了从未听说过的大法真相和《九评共产党》及“三退”信息,他们会互相传看、传说。有的人一拿到书,还未等到我离开,他就迫不及待得当众大声念出来:“九评共产党……。”有一次看到七、八个村民在坐在餐厅内,菜还没来,正在聊天,我迅速上前把一本《九评》和真相小册子递给他们,在他们惊奇的目光中坦然离去。

在发《九评》过程中,发现山区的民众是那样的淳朴和善良,特别是年老的,都愿接下书和资料。

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深刻:一次我提着两包书走到一家门口,门开着,有人在厅里谈话。我走進去,把书递给一个斯文的老人便回身离开了。走出五十米外,路上又遇到另一位老人,把一本书送给他,顺口说“好书”,他接过去很高兴。这时刚才在门内接书的那个斯文老人兴冲冲的追上来,指着我的包,很急的说:“你的书,你的书……”我稍有一点紧张,但没有动什么不好的念。原来刚才老人是在别人家聊天,追过来是让我再给他一本《九评》。我为自己刚刚的紧张汗颜,众生在盼望得救啊,我们真不该留有人心。

当然也碰到个别年轻人拒绝接受资料。这也许是提醒我在某方面还修的不够。往往短时间内《九评》发完了,还有时间,我就和当地人聊天,同时讲真相、劝退,当碰到有缘人而我已把所有资料都发完时就会感叹,啊,如果我随时可变出资料给他,那该多好!

自小我就特别怕狗。这在发资料时就是个很大的障碍。以前碰到谁家门口有狗,我就躲过去这家,以安全为借口,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怕心不只是要去的执著,还影响了该救的众生。后来在不断做真相中逐渐提高,对狗的怕心去掉了。碰到哪条巷子狗多,凶巴巴的围着我时,我不理会它们,只管发资料,它们也就只能在那里左右疯转。有的狗本来叫的狠,我一走近它反到温驯起来。

虽然每次出来走一、两百里,或更多三、四百里,一天之内来回,时间是很紧张的,真正在当地停留也就是一、两个小时,有时感到累,但我感觉为救众生,这样付出是值得的。在师尊留给我们有限的救人的时间内,我还会一直这样走下去,开辟一个又一个除恶的战场。

感谢师尊的教诲,指给了我们一条人成神的正道,让我这个原本观念重重的弟子在实修中明白了许多;感谢一直默默配合的同修及时交流指正、共同提高。生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深感无上幸福和荣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