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年十一月,七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 。其中六人被迫害致死在零七年一至十一月期间,四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据明慧网资料初步统计,二零零七年一至十一月期间,至少一百零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三千一百零九个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突破中共严密信息封锁,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

十一月份证实的七个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下列各个省:其中,黑龙江省、山东省各二例;吉林 省、贵州省、湖南省各一例。女性法轮功学员有一位。除一人的年龄有待核实外,遇难者中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三位,占42.9%;年龄最小的是长春邮电学院通讯专业优秀学生宋昌光,因为承认自己是大法修炼者,没有公司敢聘用他,后因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蒙冤上访被抓,非法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受尽毫无人性的折磨,一个原本强壮1米80个头的小伙子竟被摧残的只剩一副骨架,关节突兀,瘦骨嶙峋,整个下半身皮肤全部溃烂,就这样还遭到劳教所警察用35万伏电棍电击等酷刑迫害。宋昌光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六岁。

八年多来,中共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系统的灭绝性迫害持续不断。从中国大陆最近传出的大量迫害案例显示,随着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临近,中共不仅没有 任何实质性行动实现其申办奥运时改善人权的承诺,而且倒行逆施,以象征和平,尊重人权的世界奥运会之名加剧人权迫害,手段更加隐蔽 、恐怖和血腥。这是中共用流氓谎言欺骗全世界人民,用血腥暴力杀戮中华儿女的真实写照。

自前公安部长、现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二零零七年三月向全国下达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的命令以来,中共持续疯狂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执行绑架任务的“六一零”、公安、国安人员等拒绝告诉被抓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关押场所,甚至抵赖抓人事实。例如:今年五月九日,吉林省长春发生了继二零零二年“三零五”真相电视插播后的又一次大规模非法抓捕,其中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王玉环被迫害致死十五天之后,家属才打听到她的下落,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中国国家冰球高级教练、为冰球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的高维喜等几名法轮功学员至今下落不明。成都建筑工程高级工程师蒋宗林今年八月二日被公安、国安警察绑架后,也一直下落不明。

失踪法轮功学员的处境令人十分担忧。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上个月公布的对北京军队医院、辽宁省锦州市法院、广西民族医院等单位的调查录音中清楚显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在继续。

中共目前继续执行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政策,大量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广泛的遭到酷刑、不明药物等非人性的折磨和摧残。迫害致残、致死的恶性案例不断发生。

亓廷松生前已被定“畏罪自杀” 死后家人伸冤遭威胁

亓廷松,男,六十七岁,山东省新汶矿务局鄂庄煤矿退休教师。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亓廷松在莱芜市高庄镇沟里村讲真相时,被高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送莱芜看守所非法关押。仅二十多天就被活活折磨致死。

鄂庄煤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串通莱芜恶警柳青及“六一零”人员,企图对亓廷松劳教。亓廷松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莱芜看守所所长陈法勇指使一帮恶警,对他进行野蛮灌食迫害。亓廷松上消化道被插管插烂,造成大量出血,腰部被恶警严重踢伤。直到亓廷松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被送往莱芜市医院。莱芜市医院检查结果:亓廷松内脏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内伤严重。十一月五日晚上送去,十一月六日凌晨三时十分,莱芜市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单”。

六日上午鄂庄煤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与莱芜市公检法一帮恶人在梁坡派出所开会密谋,内定亓廷松所谓的“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畏罪自杀”。五天后的十一月十一号上午,亓廷松含冤离世。

亓廷松处于昏迷状态时大便出很多淤血,口中吐血,这是严重内伤所致。莱城区公安分局恶警柳青、莱芜看守所恶警陈法勇、鄂庄煤矿保卫科恶人杨乐平、莱芜检察院解××在亓廷松生命垂危时竟然拒付医药费,迫使院方停针停药,往死里整;同时毫无人性的欺骗亓廷松家属签字,证明已被释放,死活与他们无关。

亓廷松被迫害致死后,家属万分悲痛,每天到莱芜市有关部门喊冤申诉,竟无人受理。莱芜市检察院有关人员说必须有公安局出具的结论才能受理。莱芜市公安局的人说:公安局也不会给你出结论,出结论也是病死。鄂庄煤矿保卫科科长杨乐平说:在梁坡派出所开会时就定了亓廷松是“畏罪自杀”,找也没用。有关人员甚至还通过亲戚、邻居进行威胁,叫家属不要上告,说什么“等过了奥运再说”。

亓廷松老伴体弱多病,大儿在鄂庄煤矿上班,二儿瘫痪常年卧床。为达到不让其大儿上告的目地,鄂庄煤矿不但不给亓廷松大儿子假期,还威胁如果不上班就开除(按有关政策直系亲属亡故,有法定的十五天丧葬假期)。

谌桂莲被湖南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药物迫害死亡

谌桂连,女,五十七岁,湖南湘潭江滨机器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与同修在株洲市金都市场发真相资料,被株洲市金都市场保安绑架到株洲市芦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株洲市公安局的杨某、李某、开车司机三个人非法审问谌桂莲。

之后,谌桂莲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七年五月被“六一零”(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关入白马垅劳教所迫害。一进劳教所,谌桂莲就被强迫吃药,吸毒犯守着把药放到嘴里不吃也得吃,吃了三个多月。吃的什么药物,至今不知。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家人把她从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接出保外就医。谌桂莲回来就说肚子痛,九月三日住进湘潭市中心医院。在医院花了十多万,医生说她的血中有毒,肚子里有水,把血抽出来过滤。给谌桂莲动手术的医生说:只动了两个小手术,肚子里面全是水,没救了,是胰腺有问题,肚子里面没东西了。谌桂莲于九月二十六晚上九点五十一分含冤离世,年五十七岁。

谌桂莲从被恶警绑架到离世,整个过程只有一百五十天,从劳教所回家只有十五天。

据知情人士透露,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恶毒至极,为了达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无恶不作:注射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悬吊在窗框上,强行野蛮灌食,把小板凳凳面朝地,强迫法轮功学员站在凳子的四个脚上,等等等等。在极度的精神和肉体的残酷折磨与高压下,有的法轮功学员甚至被迫害的精神出现了紊乱。白马垅劳教所副所长赵桂保与卫生科科长卢永泉夫妻二人原都是所内的医生,是靠迫害法轮功爬上来的,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用刑,灌食,打麻醉药,该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累累血案都有他们的指挥参与。

龙连政老人在酷刑、骚扰恐吓中悲惨离世

龙连政,男,七十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建筑公司工程师。修炼法轮功之前,他患有心脏病、高血压、气管炎等多种疾病,长年不能干活,连楼都下不了,还经常休克。自一九九六年三月修炼大法后,炼法轮功刚三天,身体就有明显变化,不久身上各种顽疾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还能往五楼上扛面。邻居都说他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龙连政老人坚持修炼法轮功,进京上访说明真相,多次遭恶党人员绑架关押、派专人监视居住。其中二零零零年一月在南郊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恶党人员欲将他送到山东莱阳精神病院迫害,由于老人的儿女强烈抵制,才免遭邪恶精神病院的进一步摧残。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立交桥派出所五、六个恶警,用万能钥匙没能打开龙家的门,就去找来大铁棍撬门,把防盗门及里面的门全砸烂了,墙壁捣了个大洞。恶警又踢又骂,将龙连政老人架走,塞进警车,送入淄博王村劳教所强行洗脑;从那里回来,又把他非法关在烟台洗脑班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六月,龙连政老人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王村劳教所被强行灌食迫害,牙被撬掉好几颗,被铐死人床等,遭受各种刑罚,半年后被迫害成骨癌,保外就医。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恶党不法人员再次用万能钥匙强行将老人家门撬开,把他绑架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四月,恶党人员用卑鄙的手法骗开门,没有任何理由与手续,抢走打印机等物品一宗。恶党十七大召开前,这些恶徒又上门骚扰两次。

一次次破门而入,一次次骚扰惊吓,龙连政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含冤离世。

* * *

八年多来,中共一系列的邪恶暴行丝毫动摇不了法轮功修炼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只能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真面目,唾弃中共 ,越来越多的世人顺应天意汇入解体中共的洪流中。由《九评共产党》引发的大陆三退大潮,已使中共邪党走向全面彻底的解体直至灭亡。

中共和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邪恶迫害必将在最可耻中收场,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元凶及其追随者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历史一再告诫人们,任何以牺牲道德良知与邪恶换取利益的代价都是惨痛的,和无可弥补的。八年多来,全世界大法弟子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告诉世人真相,不求任何回报,只希望人们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摆正自己良心的位置,让人们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不再与之为伍,甚至跟着干违背天理的事,从而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6/1678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