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六一零”洗脑班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自99年7月20日以来,山东潍坊市“610”洗脑班对潍坊法轮功学员从精神、肉体、经济、家庭生活等各方面进行残酷摧残迫害,犯下了滔天罪恶。在这个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而成立的非法邪恶具体实施机构里,曾有年轻的母亲被迫害致死,留下了嗷嗷待哺的婴儿,恶人们丧心病狂的对法轮功学员用尽酷刑,有的学员被逼疯;有女性学员遭恶人傅进宾性侵犯;众多法轮功学员从这里被非法劳教、判刑;巨额勒索使本来就被当地恶徒抢劫的一贫如洗的农村学员更是负债累累,而洗脑班的恶徒们却利用这笔血债钱尽情的吃喝嫖赌。

潍坊610洗脑班的直接参与迫害的恶徒:

寇建辉,男,45岁左右,市“610”办公室主凶。该恶人原是潍坊市委副书记

王立福(原专职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大法极端仇恨,不择手段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于2002年初升任市政协主席,没过多长时间,即遭恶报死于肺癌)的秘书。寇建辉跟随王立福迫害打压法轮功不遗余力,出谋划策做了不少坏事。王立福迫害大法遭恶报死后,寇建辉却不思悔悟,尤其是到市“610办公室”成为主凶后,更是变本加厉地为迫害法轮功献计献策。最无耻的是2001年,寇竟然给全国“610”头子李岚清写了一篇迫害法轮功的建议性文章,后被采纳,对全国迫害法轮功造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业。寇建辉是潍坊“610”迫害法轮功的主谋之一,潍坊610洗脑班是它经常光顾的地方,它常常是口传心授暴徒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直接指挥其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与肉体进行摧残。八年来,不思悔改的寇犯为了讨得邪党主子的欢心,昧着做人的良心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路上毁灭着自己。

傅进宾,男,50多岁,潍坊市610的成员,主管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该恶人有两个绰号:“土匪头子”“色狼”。说它是土匪头子,是因为该恶人心狠手辣,品质低劣,言行粗野作风霸道,说话办事不讲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灭绝人性地狠毒;说它是“色狼”,是因为在洗脑班上,该无耻之徒常常对被非法关押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动手动脚,尤其是对年轻漂亮的女法轮功学员更甚。不少人看到过它对女性不论年龄大小,经常用低级下流的动作和语言进行骚扰。付某是洗脑班主凶,将它所有的流氓恶霸毒招都使了出来,直接将洗脑班变成了恐怖集中营。

2007年10月份以来,邪党中共潍坊邪恶执行上级邪党密令,层层开会部署,又掀起新一轮迫害。十一月四日,潍坊召开专门会议,邪党市委书记张新起亲自鼓动邪劲,大肆攻击法轮功,部署对法轮功实施迫害的犯罪企图,扬言什么加大力度 全面控制,始终处于高压态势等等。潍坊邪恶610及洗脑班的恶人们紧随其后也变本加厉的配合其邪灵主子更加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最近,潍坊邪恶“610”洗脑班又绑架关押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王春景(男 55岁 寿光侯镇人)、王新佳(男 50多 青州人)、李发恒(男 61岁 青州黄楼人)、赵传华(女 60岁 青州黄楼人)、崔合花(女 57岁 青州黄楼人)、纪某(女 60岁 青州人)、李新建(男 奎文)、徐某(女 60岁 坊子)、徐某(女 50岁 寒亭)、高红旗(男 50多岁 奎文)、庄爱平(女 50多岁 潍北农场)、孙某(女 62岁 潍城军埠口)、韩某(女 60多岁 潍城军埠口)、李素华(女 37岁 已“转化” 昌邑石碑)、刘锡江(男 50多岁 潍坊良种场)。

潍坊邪恶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卑鄙手段

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凡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严密监视(室内设监视器),行动被限制。同时,陪护人员和家属也受到牵连。晚上将法轮功学员和不炼功陪护常人关在一起,锁上屋门,不准进出,不准上厕所。男女在一个房间用一个痰盂大小便。这种违反道德违反法律,且遇紧急危险无法逃生的非法实施行为曾遭到法轮功学员强烈反对,但它们根本不予理睬。

二、实施精神摧残迫害折磨,暴力灌输诬陷大法的录像进行洗脑。从早晨它们上班直到下午它们下班,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连续不停的到所谓的“电教室”看诬蔑诋毁大法的录像,强行灌输小丑们制造的谣言。每天把人灌的头脑麻木,晚上还不时的有犹大过来给法轮功学员洗脑。

三、用“不转化就判劳教”恐吓威胁,妄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恶人们时常用“不转化就判劳教”来威胁学员。在洗脑班上有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从洗脑班送往劳教所时,“610”洗脑班负责人就借此机会,把非法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叫到院子站成一排,看着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被带走,并对着法轮功学员狂妄地叫嚣:“这就是不转化的下场”,以此来威胁法轮功学员。

四、暴力“转化”,实施酷刑。对不配合、不服从恶人们的非法要求、谎言欺骗、劳教威胁不管用的法轮功学员,恶人们就采取粗暴行为,拳脚相加,连撕带打。如: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从家里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上,傅进宾逼其跪下,她坚决不跪,并喊“法轮大法好”!顿时,傅进宾等恶徒一拥而上,掐着脖子 撕着头发,摁在地下劈头盖脸拳打脚踢毒打一顿。有一次,恶人将一位近六十岁的老太太从院子里拖到屋里,猛力把她推到地上,肋骨碰在桌子腿上,老太太在地上足足有半小时没有爬起来,大口喘着气。

还有一位炼功人因为不妥协被傅进宾连续几掌打的她连声叫喊。一次傅进宾在院子里突然用擒敌拳扣住她的胳膊将她摔在地上。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行为在洗脑班上随时可见。

一个四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说是本地“转化”不了她,特地抓到这里来“转化”,可见这里的恶警恶人多么邪恶毒辣)有高血压,头晕,抽风等。听她自己说的,恶棍傅进宾带几个犹大折磨她,有按着头的,有压着胳膊的,有坐在两腿上的,有掐她嘴上穴位的,后又强行把她弄到医院打针,使她呕吐,小便带脓带血的。一星期后她被返回当地,那时已被折磨得走路都困难,还说医疗费要其家人拿。

五、“熬鹰”折磨。有一种酷刑折磨,洗脑班恶徒叫“熬鹰”(连续多日折磨昼夜不准闭眼,比暴行毒打更残忍!),法轮功学员张亮被“610”恶人用欺骗手段骗至洗脑班后,由于坚决不妥协,在傅进宾的直接指挥下,暴徒们对张亮实行了“熬鹰”折磨,连续一个多月24小时罚站,不让坐下,不让睡觉,一群恶人轮番上阵连喊带叫,无数次地撕打推拽。张亮被熬得神情麻木,辨不清方向,碰在墙上,摔倒地上。两腿两脚肿得吓人!皮肉透明发白,随时就会破裂。小腿和大腿同粗,两脚无法穿鞋,两腿无法站立,走路寸步难行。

六、用“巫术”实行精神摧残。洗脑班前期每天高音喇叭里播放着谎言,震耳欲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后来,傅进宾等恶徒们又费尽心机地“创造”出了装神弄鬼的丑陋表演。恶徒们一齐对着炼功人的胸部、心脏、头部、后背乱拍乱打,双手对着两耳使劲的拍打叫“双风贯耳”。用纸壳卷成纸筒插入双耳,轮番对着纸筒狂呼乱叫,攻击大法,这种强大的噪音刺激和精神折磨使一位炼功人当场晕倒在地,每实行这个办法时都是傅进宾直接策划。

七、强行灌食。有的炼功人对恶徒们的暴虐行为以绝食表示抗议,他们便采取强行灌食进一步实施人身伤害。有一位炼功人绝食七、八天时,傅进宾等六 七个人抓着胳膊 摁着腿掐着脖子抓着头将管子往鼻子里硬插,直掐得该法轮功学员浑身青紫红肿,筋疲力尽。该学员绝食13天曾多次被这样灌食。

还有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已有5、6天不吃不喝,身体十分虚弱。在被灌食时,它们掐胳膊摁腿的一齐上来,傅进宾一腚压在她的胳膊上指挥灌食。这位法轮功学员被折腾得奄奄一息。

奎文区法轮功学员杜秀花被绑架至洗脑班后,抗议绝食,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插管灌食。因她痛苦地挣扎,插不进管,恶徒们就把杜秀花手脚铐在床上,还有几人按着她使她不能动,几天后,她的手脚麻木不能动了,邪恶找来了医生给她打针,挂吊瓶……后来又将她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

八、非法巨额罚款,疯狂敛财。被非法抓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交纳生活费每人每月二千元(本人或单位交纳)。出班时必须交纳所谓“转化”费,从二千元到二万以上。这些收费没有任何根据,没有任何正式手续,都是迫使家属和单位私下办理。一次,洗脑班上的一个头目打电话给一个单位:“给我们送几个人来(指:法轮功学员),拿着钱,没有钱别来……”

要钱是洗脑班和傅进宾等人的重要目的和手段。它们借着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救人心理,肆意勒索财物,诱迫家属请客送礼,吃喝受贿随意而取。傅进宾等几个人还将要来的钱私分贪占。同时,无耻的恶徒还胁迫一些被它们所谓“转化”了学员或其亲属,为它们做锦旗送去,将其挂在墙上欺骗不明真相者。

冤有头,债有主,善恶有报是天理,奉劝至今仍不悔改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们,赶快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返出做人应具有的起码善良本性,善待他人,选择一条正义光明的人身之路。不要再以迫害他人、给别人制造无尽的痛苦为人生乐趣,那么最终只能够在无尽毁灭自我中偿还所遭罪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8/167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