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车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我今年七十一岁,九六年喜得大法,虽然文化低,读师父的讲法有些吃力,但学法从不间断,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从不间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信念在我心中扎了根。

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星期一),我与同修结伴骑自行车办事途中,突然摔倒在迎面开过来的大型拖拉机的拖车后轱辘下,瞬间车轮从我胸部、头部碾轧过。过往的行人惊呼:“完了!完了!这老太太完了!”当时我非常清醒,也不害怕,记起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一念”,便大声的说:“没事!我没事!”司机吓坏了,抱着我问:“大娘,怎么样?”我对他说:“没事,你不要害怕,我不会死的。”有人打了“120”,救护车把我送到了医院。经检查:头部、内脏等关键部位都没有问题,只是左掌骨碾轧脱位、二度损伤,四条肋骨有裂缝。这不是奇迹吗?要知道这拖拉机是专拉钢材的,挂车又宽又重,加上货架子足有一吨重,每侧双轮胎大约六、七十厘米宽,要是从常人身上轧过去,不死也得是重伤。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尊在保护我。司机及家属也都说:这是神佛在保佑,不然,我们就闯下大祸了。一个无神论很重的老乡来看我时,也转变了观念说:“这肯定是神佛在保佑,不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手术后躺在病床上,虽在输液、输氧和在其它监控中,但我就是一个念头,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保护,我要赶紧出院。慈悲的师尊了解我的心思,不断的鼓励着我。十月三十日(星期二)下午,我突然看到空中有许多法轮在旋转,各种颜色鲜艳极了,小天女围着我飞来飞去的散花,而且师父就坐在我的右边注视着我。这个场景持续了很长时间。我感动的哭了,这不是师父在呵护着我、鼓励着我吗?我要出院!但大夫不允许,说你高烧不退,手掌伤口还在流血,弄不好还得植皮、分瓣等。我心里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数。清醒时我就不断的听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夜深人静时就在床上打坐和炼一、三套动功,时刻不忘大法。

我身体恢复的很快,手掌伤口恢复的也很快。大夫说伤口恢复的很好,不用植皮了。说你不象七十岁的老太太,象五十来岁的,怎么这么年轻、健康?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十多年来一粒药也没有吃过,他们觉的很惊奇。十一月七日,在别人的搀扶下,我已经能下地方便了,我再次要求出院,大夫还是不答应,说拆了线再说。到了九日换完了药我执意要走,不办出院手续我也得走。女儿在写有“一切后果自负”的纸上签了字,我终于走出了医院,历时十二天。

回家后,当晚给师父敬香时,双手合十,眼含热泪说:“师父,弟子回来了,弟子做的不好,又让您操心了。请师父加持我快点康复,以便更好的做好三件事。”第三天我就能下地开始炼功了。每晚老伴(同修)给读一讲《转法轮》,身体恢复的非常快。从出事到我生活上完全能自理共经历了三个星期。

对肇事司机,我遵照师父“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转法轮》)的教诲,用慈悲之心对待他,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做好人的,“请你放心,我决不会讹你的”。他拿来的慰问品(牛奶、鸡蛋),我都婉言拒收,让他拿回去孝敬老人。我坚决要求早出院,减轻他们的负担也是原因之一。(每天住院费五百元)他被感动的掉泪,说真是碰到好人了。老伴借机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明白真相后亲自写了三退声明。

在赔偿问题上,我一再做儿女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在处理问题时网开一面,尽量放宽,绝不额外要求。他们也表示同意,接受了交警部门的协调处理意见。虽然交警部门认定事故全部由司机负责,但是为了洪法,让司机一家真正体会到大法弟子境界,我和老伴商定:不按他们的意见办,住院费用除了保险公司赔偿外,差额部份我们将承担其中的绝大部份,让司机只承担象征性的一点。(本来我们要全部自己出,同修认为也应让司机负担一点,还他自己的业。)在事故全过程中,我们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证实了大法。感动了所有知道此事的世人。

回想这次事故,事前我是有预感的。几次夜里做梦都有人找我要债,甚至还有人追杀我。出事后,我认为自己过去世一定害过人,欠了人家的命,这次就是来取命的。是师父保护了我。

我更坚信只要信师信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自己的一点所为与感受,不妥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