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到了及时向内找的甜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最后留下来又重点讲的几句法,还是让大法弟子遇事向内找,向内找。其实关于向内找的问题,《转法轮》中也有重点的论述,在过去的很多讲法中,师父也已多次强调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在这些年的正法修炼实践中,我还是发现了自己及周边的很多同修做起事来很好,但就是不愿提向内找,以救人忙,谈向内找是干扰大法弟子讲真相等为借口而不向内找。结果,在家庭工作单位及社会中或同修之间久久被人心所困,身心疲惫,有的被邪恶迫害,有的低沉消极。本人过去基本上也是处于这种状态的。后在同修的帮助下,通过静心学法,我在平时注重向内找自己,结果,很快在各个方面出现了好的转机,我开始尝到了向内找的甜头。

之一,向内找使家庭和谐了。我由于常人观念不去,总是看不上妻子。由于看不上她,所以对她家里的人我也没什么好态度。我的母亲及兄弟姐妹由于我被迫害失去公务员的工作,对大法和我的怨气都很大。面对以上的这些矛盾,我没有及时向内找,看一看自己在家庭这方面之所以出现了不圆容,除了表面的这些原因之处,我自己在人的观念上和人的执著上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改变和放下。而是用常人的思维去想这个问题——妻子与我之间有矛盾,是因为我从心里边看不上她,她敢和我发火是因为我下岗了,要不然她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敢说,更谈不上发脾气了。家庭中的人们对我有怨,是因为过去我风光的时候,你们有什么事总是找我帮忙,有靠山,结果你们都跟我好,现在我下岗了,你们这下借不着光了,结果都来怨我,怨大法,人啊真是太自私了。于是,我反而对亲人们产生了怨,于是没有什么事的时候我基本上谁家也不去,就自己干自己的事,亲人们之间都在不知不觉中疏远了,根本就谈不上去讲真相救他们。

通过不断的学法,师父也不断强调向内找自己的法,但是,还是不想也不知道到底怎样才算是向内找。通过同修们之间的不断交流及一些网上的文章,我开始注重了向内找这个问题。妻子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色心及党文化中形成的不好了就离的变异观念。在我的小舅子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与争斗心。在妻子的姐夫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在我的岳父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利益之心及怨恨之心。在我的母亲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怨恨之心与很重的情,在我的哥哥身上,我找到了自己不善不祥和,在我的大姐身上我发现了自己有希望让别人理解我的观念。在老姨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怨和自私。这些人心与观念由于没有及时得到查找,并及时的去除与归正,使我身上象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一样,心里面好苦好累。

找到了这些心之后,并及时的去除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家庭好象变了一个样,我能和他们之间正常的相处了,大家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在轻松的心态中和大家谈起大法的真相,大家再也不象过去的态度了。有的在背后由别的同修讲真相后,大家很多都已三退了。我紧张的家庭生活气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轻松与祥和。

之二,向内找使我与同修之间的间隔破除了。我与当地协调人之间本来配合的不错,可是在一次配合中发生了矛盾。矛盾的发生是因为我和协调人为了另一位同修工作被单位非法开除的事去劳动仲裁部门和法院提起诉讼,而这位同修恰恰又是协调人的丈夫,在整个这个过程中我们当地同修整体协调起来,定点发正念,有能力的同修配合讲真相,从表面上由我们三个人出面做这件事,整个过程中做了大量讲真相的事,虽然当地各部门以法轮功案件不予受理为由,使此案件搁浅下来,但这个过程中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证实法的工作了。

在此事完成后,大家查找了整个过程中的不足之处,然后,协调人就准备说另一件事情,我当时突然想到了我在过去申诉我的工作时,由于没有通知大家整体配合,结果事情没有成功,正好大家都在,于是我就把话抢过来了,说出了我还要反迫害,申诉我的工作,结果,协调人好象没有什么表情,就象没听着我说这个事一样,别的同修也没人接这个茬,然后,大家就去听协调人说另一件事了。当时,我的人心一下就来了,当时想到:给她对象找工作,她这么积极的去让我们大家做,到了我这你却连听都不听一下,这简直就象常人中的以权谋私一样,平时说起法理来条条是道,可是一到具体事情上就露出你的真实表现了吧,于是对协调人抱怨,瞧不起,不认可,对其他同修也不理解,认为大家都不在法上,都跟协调人这个人走了,结果对在场其他同修出了怨恨之心。

当时我的脸都红了,就差表面上没有发作起来同大家争吵了。结果,从此,我就再也不和这些协调人接触了。认为这些人不在法上,而且,还在少部份同修间散布协调人的不足。结果不仅是我本人,而且不少其他同修也对我地主要协调人产生了间隔。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冷静了下来,好心的同修也提醒我这是修炼,“修炼就是修自己,为什么要看别人呢?”于是我开始查找自己的不足,一查找自己,才发现自己的问题真是不少,第一个是基点问题,在那件事情中我是在什么基点上说的自己找工作的事,是看到别的同修的工作问题上有大家的配合,力量大,这样我的工作就可能找回来,基点真的落在了找自己的工作上,当时并没有想到证实法的问题。

另外,看到别人找时有这么多人配合,自己找工作时没有这么多人配合,又生出了妒嫉别人的心,和攀比之心。第二,没有为整体着想。那天整体上协调人是需要说关于我们地区整体的一些事情,而我突然间提出自己的个人问题,其实就是起到了对这件大事的干扰。第三,不宽容,不能容别的生命,没有善意的理解同修。完全用人的私心去衡量同修。第四以自我为中心,由于我在常人中曾有较高的地位,在修炼中既是亲身听过师父讲法的老弟子,又是老辅导员,在反迫害中也一直起着协调的作用,因此,我的事没有得到别人的重视时,马上就触及到了我的那个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了不起的心。通过向内找,发现问题就出在自己的身上,怎么过去都认为是同修的不对呀,原来自己走了一段弯路的原因是自己没有注重修自己,只看事情表面造成的,我真是后悔自己走了那段弯路。现在大家之间的间隔由于内修大大打破了,看来只有内修自己才会解决同修间的间隔。

之三,向内找使我否定了旧势力对我在经济上的迫害和名誉上的搞臭。我几年前从机关被非法开除后,在经济上的处境是没有生活来源,到企业招聘一看到我的工作简历也没单位敢要,自己又没有什么积蓄,这样的处境明显不符合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由于当时对正法修炼的内涵理解的不深,看到师父讲法中讲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圆满已经不是问题,师父在九九年“七•二零”时就将弟子推到位之后,简单且偏激的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理解成了大法弟子就是讲真相。因此在个人修炼这方面就忽视了,有时看问题与想问题时都用了常人的思维自己还不知道,结果摔了不少跟头。就拿经济上的问题来说吧,我就动了人的思维来反的迫害,我用人心想,邪恶想从经济上迫害我,让我没有生活来源,又让我在社会上让常人看不起,好,那我就多挣点钱,钱多了我就破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名誉上不也会好起来吗,你不就迫害失败了吗?凭我的能力,挣点钱肯定没什么问题。以上的思维,完全走的是常人的思维。可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在法上。于是,在这个思想支配下我先后办过作文班,开过专卖店,种过地,结果都是不那么理想,不但没有挣到钱,还负了一些债,使我身心疲惫,出现了没我的活路的感觉。可以说每天就象背着一个大包袱一样艰难,直接影响了我的讲真相证实法的大事。直到二年前,与同修间加强了交流后,同修指出我人心与观念太重,在旧势力安排的圈子中用人的办法去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是不行的,其实是人中的思维,由于当时没有想到查找自己的这个念头背后的争斗心,对利的执著,潜在的求名之心,执著迫害结束的时间等,而且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的观念等因素。后来通过向内查找自己后及时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及观念,然后发正念清除干扰我的因素,随着我心性的提高与在法中认识的升华,我自身的经济处境也明显改变,尤其是我在写此文章时,与外地一家外资农事企业的合作项目也在洽谈中,而且進展很好,相信明年一定在经济方面有一个很好的突破。我并没有故意做什么,但现在社会上及家庭中,大家对我越来越敬重,正象法中讲的你做的正谁都会正视你。

之四,向内找使我能经常保持大法修炼人的心态去讲真相,救度更多世人。讲真相时的心态不同,讲真相的效果就会不同。心态不好时法身将有缘人带到眼前也不想讲,或讲起来也底气不足,或缺少智慧,而心态不好的原因往往是有人心了,执著太重了造成的。从人的表面上说,讲真相是我的特长,因为我大学文化,而且是拥有三个大学文科专业文凭,因此常人的知识储备量是不少的,加之我能言善辩,又能写文章,因此,在一般情况下,我讲真相时从人的表面这层理来讲,我讲真相这么多年基本上是没有被问倒过,常人无论提出多么不好回答的问题,只要我想说,一定可以让对方明白。但是,我也有很多不足,就是在讲真相过程中碰到那些不讲理的,或党文化特多的人,我就有些不愿意讲,这里面有讨厌对方的心,怕心,争斗心,瞧不起对方的心,想呆一会的求安逸之心,不够善等等,如果这些念头一出来,如果不及时认清它,讲真相就会受到干扰,反之,如果能及时认清它并去除它,那么讲真相的效果就更好了。

最近,我到外地谈一笔生意,在進京的火车上,我开始在车上讲真相,在我的对面坐着的两个人,一个是曾在国内一名校学习过的个体老板,一个是专门从事進出口业务的贸易公司负责人,身边坐着一名出差的警察,面对思想中返出的怕心,畏难情绪,给他们讲太累,不想讲等不正确的想法,及火车上讲真相不安全,警察在身边有危险不能讲的后天观念,我及时清除和归正这些执著和观念,结果,从上车一直到下车,共讲了八个小时,也不觉得累,有二十多人在火车上就办理了三退,那位带着两个党魁头子像章的老板,将像章摘掉扔了;那位警察表示再也不迫害大法弟子了;一位要到中央台报到的年轻电视编导,干脆不想到中央电视台去报到了,直到我告诉他那只是你的工作没有关系了,他才愿意去。

之五,向内找使我摆脱了不必要的麻烦。今年和别人合伙种植了一些辣椒,由于今年辣椒短缺,本地的一些社会闲散人员采取黑社会的做法强行压价收购,我知道此事后,马上动了人的思维,心想:你们吓一般的老百姓好使,我在机关呆了这么多年,你们几个小地痞敢上我这来压我,不好使。于是,我对另一位合伙人说:“你告诉他们几个,你说这辣椒全是我种的,不卖他,如果卖,必须得和市场一个价”。后来,我又和其中一个来强收辣椒的人通了电话,果然,对方一听我报一下我的过去身份,对我很客气,而且同意按正常价格收购。我有点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于是旁边的人也开始夸奖我,抬举我,说了很多让我听来愿意听的赞扬话。第二天,他们果然来了,但是,按价付款后,欠了我们300元钱,而且,听人说这些人还要来强收我们辣椒。这一下,我的争斗心一下上来了,头脑中马上出现了要找到我的几个在公安工作的朋友来到这里帮我助威的念头。这时,我突然间一下子醒悟了,我是大法弟子呀,是什么心没有去,使我身边的麻烦不断呢,是什么心让旧势力因素钻了我这么大的空子呢,我坐下来静心查找了一下,不同意恶人压价收购这本身没有错,但是在此事出现后,我是不是生出了许多人心呢?自以为是的求名之心,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的显示心,和别人争斗之心,爱听别人说自己好听话的虚荣之心和爱面子之心,一听到东西要被别人动就着急的利益之心,和把此事当成常人中的事的观念。找到这些不足之后,我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对我的干扰,结果,后来这些人再也没来过。我认为,如果我不是在此过程中及时内找,而完全用人的思维去解决此问题,那不知还要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这就是我向内找之后尝到的甜头,望同修们在讲真相的同时莫忘向内找,切记,切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