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好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我是一名年近七十岁的大法女弟子,是师父将我心灵洗刷干净,将黑乎乎的身体净化,使我心身轻松健康;是师父慈悲苦度,使我不断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看到网上一次次的大陆书面交流法会,我总想写点什么,但每次提笔来写,觉得不够好,总没写成,今天我突然觉得正法时间已过去八年多了,而且写心得体会也是师父留给弟子的修炼形式,也是在证实大法,所以我今天排除各种观念,把我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邪恶迫害时,我曾几次去北京为大法鸣冤,遭到邪恶多次非法抓捕、抄家、坐牢。那时由于学法不深,不知道如何使用正念,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也走过弯路,现在想起来不寒而栗。是慈悲的师尊一次次把我拉扯上来,不断点化我使用走在神的路上,让我用神念清除邪恶。三年多前,我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关入劳教所魔窟,三年期到,恶警对我说:“你这个状态还要加你三个月期”。我正言道:“你说了不算,我要回家学大法”,恶警恶言相向。第二天我儿子就接我回家了。

我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捧出收藏的宝书《转法轮》阅读,我如饥似渴的一口气就看了三讲。随后我参加了县里的学法小组,和大家在法上共同切磋,共同提高。我不断的决心要好好学法,坚定正念,归正自己一切不好的思想、观念,用实际行动来弥补我的过错和损失。

由于本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需要,我负责把真相资料转送给同修发放到千家万户,同时还包一大片乡村资料的发放。在发放资料和讲真相过程中几次经历了邪恶的干扰,但都有惊无险。我知道,慈悲的师尊时刻都在弟子身边看护着,保护着弟子,没有出危险。师父给了我神通与力量,“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每次外出送真相资料都有几十斤,但我的感觉好象只是十斤、二十斤,上车、下车不费劲,背起走路快步如飞。有时清早出去,早中餐忘了吃,到晚上回来才煮吃也不觉得饿。有时快天黑了还在很远的路上又没看到车,我心里只想没车我走路快步如飞,天黑我也不怕,我是大法弟子,而且心里嘴里边走边背法,走着走着,身后边忽然有车来了,没等我招手,车就停住了叫我上车。坐在车上,我悟到是我慈悲的师尊安排了这一切。这样的情况出现过很多次。有时我回家顾不上做饭,径直跪在师父法像前痛哭一阵,直到心里平静了,才擦了眼泪煮饭吃。

我感觉我太幸运了,万幸中的万幸,能赶上有这么慈悲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难道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师父要求的正法中的三件事吗?而且都是为自己做的。

还有一次,我从外面做事回来,用电饭锅煮饭,同时用液化气煮菜,煮到半生不熟时火灭了,我摇摇罐子怎么也无济于事,心想这天快黑了到哪里去换液化气呀,不煮熟我又没牙齿怎么吃得下呀!这时心想求师父帮忙,请师父送给弟子一些煤气把这菜煮熟,就这么一想后再把火一打,哗,好大的火呀!吃饭时我止不住的泪水一直流呀流!心里想师父呀!您太好了!处处为弟子着想。

有一天清早,我从县城背一袋,手提一袋大约共有千多份真相小册子下公共汽车路过市场,走着走着,不远处摊位边掉有一叠钞票。我说谁掉了钱!几个摆摊的人都走过来看,谁也没看见钱,钱已被过路人踩得偏偏的。我心想这钱可能不是他们掉的,就捡起来大声的叫:“是谁掉了钱到我这来认领”,叫了一会没人来。人们议论纷纷,说三道四的都有,这时有人站起来说:“她可能是法轮功”。我说对:“我就是法轮功,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这时我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高声的向看热闹的人群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精神病杀人,讲跳楼的等等是诬陷法轮功的,告诉乡亲们不要受蒙骗,要把骗人的谎言从脑中清除,心中装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美好的未来。随后又讲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大家听得很认真,都愿意听,很多人都清醒明白了。

后来我一手提着大袋资料,一手捏着一把钞票绕着市场边走边问,边讲真相,围着市场走了一圈就是没人来认领,我心生一念请师父加持,指引失主来认领,因为我没时间在这里等待了。就我的这一念刚停,有一个老太太牵着她的小孙子边走边哭来到我身边,我问她哭什么?她说丢了多少钱,一核实,钱果然是她的,我递给她钱,她万分感谢,问我叫什么名,我说:“就叫我法轮功弟子吧,以后你可证实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如果有不明真相的人诬陷,你可做证人,对你有福报的!”她连连点头,拉着孙子高高兴兴的告诉我,钱是她儿子给她和孙子的伙食钱,她边走边谢的回家了。

我想这故事意义虽小,但效果重大,因为我把市场几百人受中共的毒害基本肃清了,老百姓大多都清醒了,明白了。都是小小的事,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