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鼓乾乐除岁尘 高足踏入福喜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九日】一年辛苦下来,到了年尾,仿佛整年的劳累皆象岁痕一样蓄留在心中和脸上。看上去人们很累,似乎懒的再做些什么。

其实,一年过去临到元旦前夕,这段时间正是天时中新旧交替、吐故纳新的时辰,这就好比一天中临近子时(凌晨零点)之际,自然界中阴浊之气下走,乾阳之气上升,是万物及人类采纳吉气、调衡周体、通元扶阳之时。

按照道家天人合一的道理,人体就象天体宇宙,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克,人体和宇宙都受自然制约。宇宙在自然界中调节有秩,当阳光明媚之时,云天轻盈,高风送爽;当乌云密布时,天色沉重,气压下降,一场透雨方疏解了天的负重。同理,人也受“气压”影响,在奔波操劳中一年下来,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负荷了方方面面的压力,如何疏解和通泰身心其实值得一番研究。

我们很多人听说过冬季好进补,人们去看医生,医生说你的气血郁滞,给开了一些通调及补益气血之药;可我们看这个人:面色沉抑、没有精神,显的心神疲惫之状。吃药有没有用呢?有,但不解决根本问题。为什么?因为没有治本。

什么是本?有一门学问洞彻了人类和宇宙的巨细,谈到宇宙和人体除了物质因素组成之外,还存在其特性(或曰精神);物质和精神是统一的,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制约着万事万物;还谈到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人除了物质身体之外,还有人的脾气、秉性、特性、元神存在。

我们这里姑且把人的物质身体和精神特性叫作身心。所谓对症下药,人们往往对了身症忽略了心症,治了标。其实心症还得心治。

由于长期操劳,人们马不停蹄,身体透支;更甚的是心累,松弛不下来;加上莫名的烦心事,哎!人哪,活的不是不容易就是不如意。于是有些人强撑着,有些人愤闷或焦虑,积郁在心。这时什么药能解心结?你这边用药化瘀补亏,那边精神的弦继续绷着、心态也没有改变,这不是和药性逆反吗?

所以真正会生活的人他补益精神。常言说人凭喜事精神爽,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白了头,这是人们经验中的话,其实我们许多人真的是强开心都表情勉强、那笑容不是发自内心,因为如果我们的生活态度是忤逆的、那么什么能使人真正开了心呢?

我曾见到几位真正实足快乐的女士,有幼年丧母失学、独立闯拼立命,有婚姻失败、异国安身;她们发现真正开心的竟是真诚奉献和为别人付出的心态,这一剂心药居然使她们豁然发现了人生快乐的不尽源泉,而且随之身心自然得到调节。

一女士说她认识一位九十多岁老太,身体轻爽到将腿放到栏杆上能头靠着腿,老太每天用钩针钩织婴儿小袜送给周边的幼婴。与世无争和给予其实是最快乐的,一种良性的符合了宇宙自然的生活态度,轻盈了她们的身心,喜悦和健康由自而生。

有人说你说的轻巧、我顾自己还顾不过来呢,是。人人都有本难念的经,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可是,我们文明古国中自古就有身在江湖中心在方外的非等闲之辈,试举三例:其一、乐天自在的济公,人们说他疯,其实他是看破并且不屑与人和世争诫的童真,天真得反了常人态,因为世人都在利益沉浮之中所以视济公不正常;可是殊不知恰恰是不“疯”的世人自己入了迷,越不轻松就越迷;其二、潇洒修行炼道的太极真师张三丰,他或结庐独居或行脚大江南北,在他一百三十七又一百六十八岁时两次奉皇帝诏请而不赴,乐道的他有诗曰:“笑呵呵,复高歌,风流醉舞书烟波,披鱼蓑,走岩阿,日暮江山乐事多,我在斜阳村外过,何人知我醉婆娑!”其三、我们很多人家中供有笑呵呵的弥勒佛像,其实他曾是在江南一带行踪神异、所言必验的布袋和尚,他真的就是乐乐呵呵、万事烦不了他。所谓中华古来有修者,江湖也有高人在。

的确,说者容易做者难。常言树欲静而风不止、人不烦心心烦人。生活中利益得失牵制带动的我们患此患彼,能不累吗?积重多了还会成疾。多少疾患的根是在心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灵了,原因在于心症要用心药治,其为治本。

我们应该先要学习改善生活处世态度,切勿不知足。能看淡才能放下,人若无私心自宽泰。我们也应练习放松和调适精、气、神,善待自己的人必是同时善待他人的。有如苍天恩育万物并不索求,有如宇宙真、善、忍的特性造化一切依自然而行。

生活态度(心态)的调试是积极的治本之方,今天也许就是新的征程之始,学习善化情绪和身心不要明日复明日,蹉跎岁月明日不复多呀。不妨先试一试用喜吉疏排郁结和心累。人说喜极而歌、乐极而舞,一代太极宗师张三丰的诗也讲到“高歌”、“醉舞“。祥和怡悦的歌舞有益身心健康,嘶喊狂跳的歌舞带有魔性、只能让身心紧张的压力雪上加霜。

我曾访探到一斛温馨良樽,内盛琼浆,奉献给朋友。因为我年轻时曾与歌舞有缘,一日我欲毛遂自荐去到一处歌舞升平之处,我看见那么多不图一文、每日不间断苦炼、只为给可贵的中国人奉献一台吉祥舞乐的有志者们在挥汗排练之中;冰冻三尺非一日寒、他们的专业水平如日之升、令人刮目。我敬而退下,我感到他们的歌舞很纯、一派吉泰祥庆。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通谙音乐的圣人孔子指出武王之音乐“未尽善也”,而听到韶乐则感慨说“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至于斯也!”,其“尽美矣,又尽善也”(见《论语·八侑篇》)。娱乐其原本是慰犒身心的,吉祥的舞乐确也功益人,更何况在年尾接引新岁之际的欢乐胜况演出;届此我推荐朋友们即将上演的新唐人圣诞晚会:真正是阳鼓乾乐,通周天、化脏腐、开气机。

我们中国民间在除旧年迎新岁时喜放炮竹舞龙狮图个吉庆,其实有道理。祥瑞能周正御邪,人有正气才能温阳升元,欢乐的精气神会帮助调血脉和祛郁结、焕发英爽。迈上一个喜门坎,得到一剂开怀心药。有人说我在家里待着也能找乐子,我说那你就失去了一台子竭诚奉献的美意和精神惠补的大餐,两小时的胜演、逾年的彩排和如潮的贺福;一切缘逢齐俱、足为朋友们除否迎泰、日后撑开幸运之航的帆!机运难再。

好朋友们,真所谓:经年积劳岁岁累,穷忙无暇赏翠微,忽然一日捷马到,月明照见缘中辈;不是皇天忘了儿,一经沧桑离落配,今番御赐辞旧酒,不醉不休饮个美!预祝朋友们都去捧场观看盛演,尽兴如愿、采得欢乐吉庆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