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我们是广东省一个中小城市,人口不多,修炼的人也不多,但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证实法、反迫害的过程中,也经过了风风雨雨。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在正法形势的需要中,大家都在默默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

然而因为不学法,导致几年来一直到今天,本来有限的大法弟子还在被抓、被迫害、被骚扰。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学法

1、师父要我们学法“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致澳洲法会》二零零六年)。我们一部份学员只停留在表面形式,不论自己学还是集体学,就象完成任务似的,求数量、追求形式、求名,对法的理解不深、不透。

有的大法弟子对《转法轮》中最基本的修炼法理都不清楚,依然向外求,遇到什么事都让别人帮自己发正念。有的告诉消业的同修多炼功,一天炼几个小时,保证一周就好。只重视“炼”,而不重视“修”。还有人偏激的理解“修口”,把不讲话当成修口。你跟他切磋时,他会提醒你“修口”。

2、只学《转法轮》,不学新经文。认为师父后来的法都是围绕着《转法轮》讲的,能够指导我们往更高层次突破,所以每次新经文下来时集体学一次,也就束之高阁。做不到反复学、深入学,认识不到师父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讲的法都是指导我们在正法时期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如何修自己,跟上正法進程。

师父说:“只看《转法轮》不看新经文,你还是我弟子吗?”(《棒喝》)正因为忽视了学法,有的连《转法轮》都不看,全身心的投入救众生的工作中去,被抓的人大部份是真相做的最多、最好,也有的是刚从劳教所回来的同修。一旦出现被迫害才想起“安全”来,法也不学了,小组也不去了,真相也不做了,也不敢出去了。

有的同修因为只看《转法轮》,又不能真正理解正法修炼,所以他看不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一个特殊的使命——救度众生。师父说:“三件事看上去很简单,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什么果位都在其中”(《2006年加拿大讲法》)。有的同修以各种借口不出来,只做一件事,两件事,或只是跟熟人讲,面对面的讲,还要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无阻》)。有的具备资料点的条件,也不敢去做,怕心很重。

3、因为对新经文做不到学深学透,表面上知道有那么一句话或有那么一层意思就随便去用,一用就偏或邪悟。

比如师父说:“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洛杉矶市讲法》)。有些人就把这句话在小组展开互相提,互相指责,来证实自己让人说。有的学员说:“我不用学那么多遍就理解了,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不同,我有我要做的事情”等。

4、有些大法弟子喜欢各处走。有的以协调人身份,有的带着显示心,有的外求,特别是有的人把自己悟的,自己观点强加于人,这样就出现了一帮哄,造成集体学法时的偏离法现象:①只学《转法轮》,不学新经文。②强调每个整点发正念,这样造成学一段就要停下来发正念,占用了许多学法时间。③通读就是读出声来,认为集体读书能量大,震动自己的世界。

师父说:“通读不通读不等于大声念,通读也不等于小声念,通读也不等于默念,你习惯上采取什么方法都行”(《长春辅导员讲法》)。师父也说过效果是一样的,采取这种形式当然可以,但是读书的速度参差不齐,有的读错,添字、加字影响学法效果的一些现象,却得不到纠正。其实还有个安全问题,声音不能大,听不清楚读的是什么,头脑中没有思考余地就去赶速度去了。④当法中出现师父的名字时改读“师父、师尊、老师”等等。虽是出于尊敬,但改动了一个字也是乱法(经文正文里师父的名字不能改,经文后面师父的署名及日期不需读)。

二、我们地区没有协调人,也没有负责人,但是每个小组、每片都有热心为证实大法工作的人。但是有的大法弟子他不知道负责人到底应该做些什么,他的思想停留在自身修炼阶段,存在7.20以前个别辅导员所出现的问题:“标新立异或独出心裁”来提高自己的声望。他不是根据大陆的实际情况去证实法,而是凭想当然,也要成立腰鼓队、乐队。看到新唐人新年晚会就印了许多歌曲唱,还要跳舞……。

更为严重的是早已不修炼的人也搞起歌曲的创作,把师父的《论语》、《洪吟》作为词,佛教的音乐作为曲。这种乱法、盗法的行为都不能识破,还给其他人传阅。

2、师父关于发正念的讲法以及明慧编辑部的有关文章在零四年、零五年就已明确过发正念的要领和注意事项:具体目标不宜过多、过细,错过大家同步发正念的时间,而且心静不下来,起不到发正念的作用。大家已习惯了全球四个整点,地方三个整点发正念。

看到其它地区二十四小时整点发正念,我们的同修也搞了个所谓二十四小时的“轮子”:每个小组发正念的时间逐日变换,象时钟一样随着轮子转起来。我们学的是同修提高心性的经验,而不是极端的、机械的照搬一些方法。

3.有人总能看到、听到常人社会的表现形式:街上出现了巡逻队、摩托车队,哪里有电子眼、摄像头,哪里有诽谤大法的传单、通告……所有这些问题都反映到那个小组或那片负责人那里。我们的负责人第一反应就是通知发正念。——师父说:“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们是哪里有问题就去哪里发正念。看起来好象正确,其实这是不是在法上修呢?如果用发正念代替做好三件事,就不是在法上修,因为师父明确讲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三件事同时做好才是在修,只做一件事就不是在修。

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怎么会被常人的因素,低层次的法理控制呢?常人想做的那是常人的事,你如果把这些都当成针对自己的,你就是在求,你让邪恶牵着鼻子走,你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当然有些事确实是针对我们的,就该在法上悟,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都没有错。

几年来,部份同修养成了依赖思想,把负责人当成了领导,有事没事都去“切磋、切磋”,大事小事都要去“反映、反映”,让别人拿主意,人家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如果法学的好就能辨别对方一个念头、一句话、一个行动是不是在法上。

有的同修总想为负责人做点什么,而且为此感到荣耀,不让做还会产生妒嫉心,认为负责人不信任他,有时做真相都要表现给负责人看。师父说:“也不用给谁看,你做的这一切,师父看得见,众神看得见,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远的威德。”又说:“每个大法弟子都要充份的发挥自己的作用,主动的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证实法中你们想到的、看到的、接触到的、能够认识到的,你就去做,那才是在走自己的路、建立自己的威德啊”(《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4、有的大法弟子接触的人很多,影响面也大,有些是慕名而来:本地的、外地的、邪悟的、还有刚刚从劳教所回来的,都喜欢到这里“切磋、切磋,交流、交流”。切磋也不学法,也不是围绕着三件事。

①谈什么功能啊、梦啊,谁修的好、谁修得不好啊,谁的脸色好看了、谁掉下去了,谁邪悟了。有的人很健谈,好大喜功,把“堂堂正正”闯出来的当成了丰功伟绩,有的总是离不开他佛教中的东西,有的曾做过“帮教”,本是污点,也把它描绘的有声有色。

②不注意安全也不注意修口。地区有多少个学法小组、在谁家学,哪里是资料点、谁在干什么。师父说:“一直到最后,邪恶都不会停止迫害”(《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③传小道消息。传说师父哪天去香港讲法,人心浮动起来奔走相告办护照。当年就有人说江泽民被秘密抓捕,传到香港、澳门的亲属那里,当其人又在电视上出现时,人家说我们造谣。还有什么新年对联是师父亲自写的等等。

有的负责人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领导,把常人的领导方法带到大法的工作中来了,总想搞个轰轰烈烈、做出一番成绩来。

其实很多情况下,如果个人怎么悟就怎么做都是个人修炼的过程,是个人的层次决定的,但是牵动了很多人,带动了一个面那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了,它冲淡了我们目前要做的,也打乱了师父给大法弟子安排修炼的路。

师父说:“负责人哪,其实我说负责人,也只是这样叫,负责什么?对大法负责吗?你真能承担得了吗?其实我们只是一个联系人,为大家服务的人,没有权力,没有权威,协调好大家,这就是你们能够帮师父在人表面起到的最好作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我们这么多大法弟子,这么多协调人,谁都没敢下一个通知左右别人应该干什么,不应该干什么。我们都是修炼中的人,有什么权力把大家调来调去,自己坐在家中不动呢?还有的学员忙着帮一个已不在法上的人出名、发财、出书、搞画展,目地是出国。为此东奔西走,打着大法弟子的旗号,说那里是小弟子修炼的最好环境作为借口,以高昂的学费招收学员,忙于鉴别、推销该人的画。为帮助该人走出困境,在大法弟子中筹集资金。

师父说:“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转法轮》)。那么,我们为什么用这么多的时间去帮一个名、利、情、色俱全的“出了国再去证实法”的人呢!

还有的人安装卫星天线接收新唐人电视台,我觉的这个东西是讲真相的一种形式,那是针对常人的。如果在大法弟子中大面积的宣传搞这个东西就是一种执著,我们有师父的法就足以指导修炼了,为什么占用许多时间精力穿梭在大法弟子中呢?

我们也该悟一悟,为什么街道片警经常骚扰?为什么当“六一零”找上门来时还通知大家为自己发正念?而且把师父讲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变成自己的话,还强调:“我的事就是你的事,帮我发正念不对吗?”

让我们共同想一想:有多少个和我们朝夕相处的大法弟子被绑架?有多少刚刚从迫害黑窝回家的又从我们身边被抓?我们除了发正念又做了什么?

三、资料点存在的问题:

1、不注意安全。

不是单线联系,做资料的喜欢各处走、到处送,需要资料的人又可以随时去取。

2、资金问题。

师父说:“资金的管理不要出现问题。我知道有些项目、有些地方资金是出了问题的,我也不想说。在这方面出问题的我看你是不想修了,众神都在看着你呢,对修炼人来讲也太严重了。”(《洛杉矶市讲法》)

我们的资金大部份是来自学员微薄的收入,极个别的是做生意的,少则几十元、百元,多则千元、万元不等。这些钱交到小组或那片负责人手里,而资金不是经过全市各片整体协调使用,私自做主想给谁就给谁,想给哪里就给哪里,有的直接就给了外地。这样就造成了有的资料点因资金不足做不了《九评》,有的几年来工作量很大却得不到资助,而省吃俭用。有的资料点存钱存物,本来该片的负责人或作资料的人手中明明有钱还是来者不拒。

3、资料点不是根据当前正法形式的需要去选择制作真相的内容和数量,没有计划。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做多少就做多少。哪里需要什么心中没数,要《九评》的送去了《转法轮》,要真相资料的送去了新经文;谁的钱都收,谁的事都做,顾了东顾不了西,时而整箱《转法轮》、《九评》外运,本地供应不上,无奈又从外地往回折腾。且不说耗材耗力,也不安全。这样造成本地资料时断时续,少则十几天没人送,多则一堆,给派资料的人造成心理负担,只好当成任务去完成,达不到救度众生的纯净心态。有的不是根据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大量制作DVD光盘,而有DVD机的屈指可数,造成丢失、浪费。

4、有的资料点钱多了,环境也宽松了,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了,凭着一腔热情制作各种版本的《转法轮》、新经文。不是增加了多少新学员,不是老学员手中没有书,而是不断的求全求新:大本的《转法轮》换成小本的,没改字的换成改过的,单片的新经文换成小本的,小本的又换成装订成册的。现在蓝皮的《转法轮》换成了金光闪闪的。几乎人人都有几本备用的书。

那么我们这又是一颗什么心呢?私心、显示心、欢喜心、还有妒嫉心。师父说过:“正法中需要出现什么变化的时候,那一定会有一个形势表现出来,但是新的形势出现时也会触及一些人心的执著。因为是人在修炼嘛,没去掉的执著就会起作用,所以有人内心反映出一种不正确的情绪,甚至于也混同了常人的认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看到新版师父法像的题词“正法十八年春”,就什么也不干了,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那颗干事心、功利心、积功德心全起来了,整天东奔西跑、废寝忘食、一发不可收拾,谁的话也听不進。师父说:“不能走极端,就是这样平稳的在证实法中充份的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如果不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还容易被旧势力、黑手、烂鬼钻空子。

同修啊,醒醒吧!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为做资料的同修负责的话,我们还会给他那么多资金,执著“更新换代”吗?如果我们能为协调人负责的话,以法为师,还会以人为榜样吗?我们如果不想让一个大法弟子掉队,只有学法、学好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