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距离发正念被绑架一事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在网上经常看到同修讲真相被绑架、发正念被绑架等,很少说清同修被非法绑架的原因,以便其他各地同修引以为戒,避免损失,找出原因不是批评、指责。

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在劳教所发正念被非法绑架,立掌发正念只是其中一种不合常理的一个原因,只是发生迫害的一个点,其背后隐藏着很多不利因素,体现出整体配合的问题。

一、对近距离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的切磋

1、我们地区大部份同修得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极其残忍、谤师、谤法,认识到应该近距离发正念,但多数没动,只有局部同修动起来,走出去到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一段时间过去了,近距离发正念没有被多数同修所重视,直到一月中旬外地一老年同修在网上看到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后,准备到此魔窟发正念,但又不知道位置,来我地区求助,同修提供线索,在交流中同修达成共识,近距离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营救同修是正法進程的推進,迫在眉睫,于是开始了近距离发正念,第一天打常人的微型车到魔窟后,同修在正门街上,开始发正念,停在街上的司机感到奇怪,边观察边说:这些人在干什么呢?这么远来了又不办事,在街上走来走去的,有的坐在车里不动。自语道:“不会是法轮功吧?”

2、这一切被同修看在眼里,回去后立即写出一篇同修到本地区劳教所发正念以及在安全方面提醒同修,介绍劳教所的地理位置及附近没有商家,不是繁华地段,除探视日几乎很少有陌生人出现,提示同修三三俩俩散在其所在的村子内,而后的几天里同修也发现了一些可疑现象,比如,有人长时间盯看,而且发现有黑轿车停在劳教所路边,车里的人在向外观察,有同修正在车里发正念时,一黑轿车下来人问司机是干什么的?司机摇下车窗没回答,此人扒车窗往里看一眼问:你们是来发正念的吧?并说了一句:“挥剑消恶急”,然后就离去了。

3、对这些可疑现象,同修在安全方面没有引起注意,只是觉的应该用正念否定这一切,师父告诉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我们聚集在劳教所周围十几人或几十人,无论是在车里发还是在劳教所周围转来转去,已不符合常人的状态了。而我们没有悟到,认为是对发正念的一种干扰,一概的否定,这是造成被非法绑架的一个原因,如果同修要是有整体观念,发现有可疑现象马上组织同修進行切磋,调整或形成文字提醒同修注意安全,可能就不会出现同修被绑架。

二、是同修对近距离发正念法理模糊

到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就是静静的向劳教所发出强大的正念,谁头上也没贴东西邪恶怎么能知道是大法弟子来发正念呢?被非法绑架的第二原因是有同修把发正念和讲真相混在一起做了,挂条幅,撒材料是属于讲真相范畴的,而在发正念的过程中陆陆续续有同修在劳教所周围用粉笔写或撒材料,就在出事的头一天晚上,有同修去此魔窟周围挂了很多很多条幅,早晨劳教所摘掉后又安排蹲坑人抓捕,也就是一月二十三日那天来了几十同修围着劳教所一圈一圈转着发正念,有坐在光秃秃大地里立掌发正念,被抓捕两名同修。在这过程中,有同修在街上买东西准备回家时,一明白真相的老人说:孩子,你们快走吧!警察要抓法轮功了,小吃部、食杂店都有蹲坑的,只要陌生人买东西他们就要抓,身上要不带东西(指材料等),问题还不大。这时大部份同修几乎都撤出来了,有的直接打车离开此地,有的步行,有几名同修已走出距万家约五里地左右的另一个村子的路上,等车时被疾驶过来的警车停在身边,下来三名警察不由分说推推搡搡的劫持到哈尔滨新农镇派出所,这六名同修被非法关押在哈市行政拘留所。

师父告诉我们理智、智慧、慈悲,同修被非法绑架能说与我们修炼无关吗?如果我们每个同修把大法的事当成自家的事,把同修真正的当自己的姐妹、父母、兄弟、子女的话,你发现到可疑问题后能不嘱咐他们注意安全吗?能事先到那挂很多条幅吗?同修啊!这惨痛的教训难道还不能使我们清醒吗?找一找自己的执著去掉它,有部份同修把自己置于整体之外,向外求、向外找,说什么照搬照抄了,大帮哄、走形式,认为同修在发正念时、挂条幅、撒材料都是震慑邪恶,都没错,立掌发正念都没错,还有同修认为近距离发正念就是围着劳教所的高墙一圈一圈转着发,否则就不是近距离发正念等等,有的没参与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说什么“我说根本就不行”,同修啊!如果你要看到根本就不行,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建议拿出来与同修切磋呢?教训已经很惨痛了,不要再说三道四了,事发后,有同修整理揭露迫害材料,有同修配合家属要人,有同修准备到抓人处讲真相,有同修正念加持被非法绑架的同修等等,想一想自己在干些什么呢?自己应该为整体做些什么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