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六一零”鞠鹏恶行殃及父母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邪恶的“六一零”组建以来,小头目鞠鹏好象捞到了一根升官发财的稻草,紧步江氏后尘,狠毒迫害大法弟子,连年绑架大法弟子、勒索大法弟子家人钱财,作恶多端,坏事做绝。最近,遭报应殃及父母。其父鞠佃义突患心血管病,去青岛医治,花费十几万元,还不一定能治好。其母恶徒鞠鹏母亲患心脏病,浑身骨质增生,象植物人一样,妻子患糖尿病。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理不容。鞠鹏父母不但不教训逆子,反而纵容,与姊妹反目,如今落到如此下场,不知鞠鹏父子想过没有?请记住:谁作恶,谁偿还,无人能替。

在旧寨乡,还有一个(小)张波,以打大法弟子最狠毒著称。二零零五年患尿毒症,差点丧命,换肾花掉几十万元。这也是另一个前车之鉴。

鞠鹏伙同派出所及乡政府不法人员犯下的罪行如下:

二零零二年秋,鞠鹏伙同派出所不法人员,将长坪村大法弟子徐志花无辜绑架,在乡里非法关押十几天,逼迫交了三千元才将人放回。(网上曾有报道)

二零零三年腊月十五,恶人熊贵绎带领一帮恶人,闯进殷家洼村大法弟子马淑莲家,当场抢去现金一百二十元。马淑莲丈夫是学校的出纳员,刚收的三千余元书费,差一点被抢去。由中心小学校长和殷家洼学校校长亲自出面才勉强留下。恶人于当日将马淑莲送县“六一零”非法关押,将她丈夫关在乡里当人质,逼迫交款。在勒索一万一千余元现金后,与腊月二十七放回马淑莲。

同一天,鞠鹏带领另一帮不法人员窜至水泉峪村大法弟子王敬玲家,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翻箱倒柜,撬坏抽屉,抢走现金四百八十元,兔毛九斤,絮棉二十斤,花生皮果一百二十斤,花生油二十斤,三轮车一辆。更可笑的是连亲友看望王敬玲送去的八斤白糖,两包核桃仁也被抢去。这与土匪下山抢劫有何区别?

二零零三年九月,鞠鹏带领一帮恶人窜至水泉峪村大法弟子张秀英家,(张秀英是鞠鹏的亲叔伯姨)进门就对其姨母大叫:“还认得我吧?”随即四处乱翻,抢走到期存折五千五百元,(不含利息)现金计一千九百六十元。发现了邻居一千元的借据一张,威逼邻居将钱还上,抢去。鞠鹏指使爪牙将其姨母手中的三百余元现钱硬是夺去。

二零零四年腊月十一日,鞠鹏伙同派出所不法人员,将上河村近六十岁的大法弟子张茂举绑架,非法关押。勒索现款四千元后,才放人。同一天,将北莫庄村任付兰,长坪村鞠佃兰,书堂村徐志英绑架,非法关押六、七天。徐志英与其母任付兰分别被勒索一千五百元,鞠佃兰被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五年腊月初,莲汪崖村大法弟子张玉保被鞠鹏一伙恶人绑架,关押数天。先后被勒索现金五千元。马家良村大法弟子马洪芹被勒索一千多元。

二零零六年腊月初,鞠鹏又带人窜至部份大法弟子家中进行骚扰。腊月初五,他们窜至殷家洼村,在村书记鞠佃伍(电话 0539——4725028),村主任鞠建国(电话 0539——4725216)的带领下,窜至大法弟子宋增荣家,发现了少量大法资料,以此为由将其丈夫王明富劫持到乡里做人质,勒索钱财。逼迫交了三千元才放人。后来又勒索三千多元,共计六千多元。

奉劝那些还在为恶党卖命,对大法犯罪的恶人,赶快停止作恶,痛改前非,还可能有得救的一线希望。否则人间福份将很快被彻底撤掉,成为恶党江氏的殉葬品。

鞠鹏父亲鞠佃义 电话 0539——472539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148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