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救了咱全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我是山西省的一位大法弟子,九九年四月份得法。当时是为了治病,因那时我经常感冒,头疼,常年口腔溃疡,两腿下肢有不少铜钱大小的斑点,里面是一些硬硬的绿豆大小的颗粒,还长一些稀稀拉拉、长长的象毛发一样的东西(谁看了也吓一跳),身上被刺刺过的眼和输液后的针眼都会形成扁豆大小的一个小脓包,浑身上下没一点好处,整天就象在面临着一场慢性自杀,活的没有一点希望。那时,因为病多的无法全部医治,只能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花了不少的钱,根本不管用,我经常说自己“上辈子不知造了什么孽”。

后来经姐姐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但仍抱着治病的目地,书也不怎么看,心性也跟不上,功也很少炼,当然病也好不了。姐姐常埋怨我不精進。

九九年六月份的时候,我浑身症状愈来愈严重,家人一再要求我去医院,姐姐只好无可奈何的陪着我去县医院做检查,结果被诊为“红斑狼疮”,当时我和姐姐都傻眼了,因为我们邻村就有一位二十四岁的姑娘就是得这个病死的。为了進一步确诊,我们又去了省医院,结果诊为“白塞氏综合症”。虽然不象“红斑狼疮”那么可怕,但也算是个疑难病症,要花很多的钱,医生说:每个月最少得五六百,甚至上千,有钱能勉强维持,没钱就不好说了。

作为一个普通家庭是根本承受不起这么大的医疗负担。姐姐见我发愁了,对我说:“客观条件谁也改变不了,一切全靠你自己了。这下回去好好炼功,只有法轮功能救你,人家许多的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都能好。只要你真修,就一定会有希望。”我无奈的点点头,就经这么一折腾(检查),医药费就花去了一千多。

在返回的路中,火车上的人多的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姐姐埋怨道:“放着这么好的功法你不好好炼,让别人也跟着你遭罪。”当时,姐姐的话一下触及到了我的心,当即我就下决心回去好好炼,不然自己活不成,还拖累别人。

回家后,我一直把检查结果瞒着丈夫,一边吃药,一边看书炼功。后来越学越明白,我决心放下心好好修炼,并把实情告诉了丈夫,安慰他不要怕,只要我好好修炼,就一定会没问题。丈夫是个心小的人,为我的病也一直很苦闷,经常愁眉苦脸,少言寡语。听我这么一说,仿佛找到了一点希望。他鼓励我说:“那你就好好炼,我支持你!”

就在药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通过学法悟到了“真正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我这边炼功边吃药,不是把自己当成常人了吗?我是修炼人,修炼就要消除业力,业力消除了,才会没有疾病和麻烦,而且这些药物对身体的负作用很大。悟到了这些法理,我就把药停了,随后身体的各种症状都逐渐好转。(后来听医生说激素药要慢慢减停,突然停了会有不良反应,但我完全没有)

不到两个月,我身体的所有病症都消失了,而且脸色也变得好了,身体精神多了。后来我还能经营小卖铺了。奇怪的是,我的生意还特别好。一儿一女都上了大学,儿子还在京城买了房子,娶了媳妇,女儿在外省重点大学上学。

丈夫也变得乐呵呵的,一家其乐融融。我常对家人说:“咱家能有今天,都是李洪志师父给的,是法轮大法救了咱全家的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