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女子监狱“文明”背后的邪恶野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广东省女子监狱,号称属全国一流最“文明”最“先进”的中国司法部直接管辖的“文明女监”,让我们大家共同揭开它的虚假面具。监狱就是中共邪党的一个缩影,看到监狱如同看到了全靠谎言起家的共产邪党。

四监区是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每一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第一站是强行送入四监区,“610”恶警监区长伊利红专门带领一帮法西斯盖世太保们以各种方式体罚折磨大法学员,唆使、鼓励、纵容其它刑事犯们共同参与迫害大法学员,采用迫害的类型是:诱骗、利诱、恐吓,强行洗脑,甚至隔离暴力语言批判批斗,强奸精神、思想,摧残性灌食;以验血为名来偷血、辱骂;对不转化的大法学员不给去饭堂集体用餐,不提供充足食物,故意装少饭,饥饿大法学员;罚站、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罚蹲,罚坐折磨性的一种坐姿,不准动;跟踪二十四小时监视,剥夺睡眠;电击;不准上厕所,限制上厕所次数;不让购物,大小便例假等没有起码具有的卫生用品;凉水澡,甚至不让洗漱,逼迫放弃信仰,直至所谓“思想彻底转化”。许多大法学员被迫害的旧病复发,身体健康明显变差,被逼讲假话,精神病,甚至有的生命垂危。

在精神上,很多坚定的大法学员,如陈静、钟扬、曾青、周梅林、严红专、韩月娟、李晓秋、叶小洁、谢坤香、邓晖、袁晓琳、杨小兰、吴佩芬、李美萍、陈春丽、马美婵等等都曾遭受过恶警恶犯们整日整夜的车轮战心理围攻,二十四小时遭斥责、辱骂、恐吓、威胁,暴力批判、批斗等人身攻击是家常便饭。恶警及恶犯们用各种下流恶语对法轮功创始人进行攻击,进行各种谩骂和大搞对法轮功学员人身攻击。

女监外表装修似一所整洁、现代化的大校园,“人性化管理”是女监时常放在嘴上的口号,但这一切的改善并没有对法轮功学员有好的转变,有外宾参观时,伙食会突然改善,监区从上到下都很紧张,被严密夹控攻坚的法轮功学员都绝对不可随便出屋或走动一步,甚至被立即带到车间“隐藏”起来。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节假日等户外活动全都取消,严禁参加。

四监区每层楼设有一间小屋,挂牌“谈话室”,其实,二、三、四、五楼的“谈话室”是长期用来隔离关押强制洗脑、强奸精神与思想的黑屋,特别是三、四、五楼的谈话室里“610”机构专配有电视,小黑屋窗上、门上、墙上、都贴上诬陷法轮功的漫画、图像。

这几个“谈话室”也是女监的行刑室,狱中狱,恶警们施暴、撒野的魔窟。很多坚定的大法学员在那里遭受非人虐待。如叶小洁、谢坤香、杨小兰被折磨的精神受到严重刺激导致精神病,谈话室时常传出的是哭喊声、谩骂声、呵斥声、拍桌子、摔东西、摔凳子等刺耳声、咒骂声,一群如恶魔般的恶警及恶犯们充满魔性,失去理性般对不转化的大法学员乱叫、乱吼、乱骂、胡搅蛮缠。在谈话室的小黑屋中,曾青、周梅林、亚红志、韩同娟、李晓秋、叶小洁、谢坤香、邓晖、袁晓琳、陈春丽、杨小兰、吴佩芬、李美萍等等大法学员被封闭隔离在所谓谈话室的小黑屋中遭批判、批斗,强制洗脑,长期剥夺睡眠。

珠海大法学员曾青写信揭发四监区对大法学员的非法虐待及遭受迫害,四监区恶警们伙同恶犯们作假口供诬陷曾青,逃避驻监检察院的调查,曾青因此遭受到四监区恶警及恶犯们的打击报复,更严重虐待等折磨。

女监时常鼓吹“人性化管理”,过年过节搞的文艺专场,监狱小专场是最具迷惑性。强逼大法学员练气功,跳健身舞,时常的歌舞升平,以此作秀,美化强制洗脑“转化”真实的情况。被强制“转化”后的人大多数病业重返,精神颓废。

“610”恶警们为了掩盖强制“转化”后带来的不良情绪,时常偷偷在家拿些小食品,小恩小惠恶犯及“转化”的学员,偷偷在外租些社会上流行的韩剧及搞笑碟片,假情假意带“转化”的人到户外运动,打球、散步等,以此造成假相,其它有开工的服刑人员收工在路上看到此情景还讲对法轮功人真好,我们坐牢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享受到如此好的待遇。实质上,这些服刑人员全天去车间开工哪里看到“610”恶警及恶犯们把法轮功学员单独留在监仓是如何非人虐待法轮功学员的,她们哪里知道这些“610”管教用这虚假行为目地是想转移法轮功学员思想,想法轮功学员们能多放松,变的思想麻木,跟着它们撒谎。

在恶党控制的女监中,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所谓“人性化”伎俩,全是掩盖它们背后邪恶迫害的障眼术,欺蒙误导全世界对监狱及恶党迫害法轮功的认识,以维持它的苟延残喘的寿命。它们的企图是想将法轮功学员全面洗脑,涣散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它们把法轮功学员残酷折磨成死不成、生不如死的悲惨境地,目地想让人怕它们,延续它们的暴政。

四监区对大法学员是谁都可以随便欺负,无论何种类型的刑事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辱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这是监狱下的政策,夹控犯们伙同被蒙蔽的服刑人员在监舍里故意找茬挑法轮功学员的毛病,它们心情不好时随时可以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发泄,把法轮功学员当出气筒般虐待、辱骂。每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会遭到无数次的辱骂人身攻击。

四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了方方面面,就连上厕所这样的事也被用来迫害。“夹控”犯被四监区给予了很大的权力,如他们可以与其他犯人享受优惠待遇,不去饭堂吃饭,在犯人开饭前它们可以提早吃上热呼的饭,可以比任何人提早洗热水澡,洗衣服,不用干活,随时可以偷机躺床上睡觉,可以吃到在监狱买不到的食品,违反监规不受处罚,减刑容易。为此这帮恶犯们对“610”恶警们唯命是从,它们听从恶警的指使,用暴力语言攻击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不给大法学员吃饱饭,二十四小时监控大法学员,并记录大法学员的言行,但大多数全是凭它们的喜怒哀乐而作的假记录。这帮恶犯随时在“610”恶警面前诬陷大法学员,挑动“610”恶警更加严重打压大法学员。这帮恶犯毫无人性,视大法学员的痛苦为乐,时常还讲“对待你们这帮人,我们有的是招,方法是如秋风扫落叶般无情,整死你们太容易,敢不听我们的话,有你好看的。让你好看的在后头。我们要上书国务院,枪毙你们这帮法轮功。不枪毙你们太便宜你们啦,看我们怎么整死你……。”恶警在旁听到还洋洋自得。

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全在这帮流氓土匪的监视中,而且一切行动也由它们说了算,就连上厕所也由它们说了算,喝水也由它们说了算。它们还要求任何服刑人员与法轮功学员不准讲话,不准同情法轮功学员,谁帮法轮功学员讲一句就被告到恶警处,受处罚。

在四监区,“610”恶警及夹控恶犯们警匪勾结,恶毒强逼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四书”“五书”并强制按它们的规范要求写,它们帮着不断修改,还要求法轮功学员写“转化”书时要写多些,详尽些,最少10页以上内容。要求“转化书”写的语言朴实,这样写出来的文章让别人一看才能打动人,别人会相信,教唆撒弥天大谎的时候在细节上下功夫,不厌其详,还说因为细节最能打动人心,打消上级考核时对假转化的疑问,不然就开始吓唬法轮功学员,从头开始学习,从头开始洗脑,直到写出的“转化书”合标准为止,阴毒地造假,阴毒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强逼法轮功学员唱爱党的歌曲,强逼写“转化书”的法轮功学员从今以后改变面容,要时常笑,否则让上级领导看到没有笑容的脸以为是假“转化”,以免从新又进小黑屋洗脑。写完“三书”、“四书”的人,经张志萍监狱长“610”郑主任、刘主任假惺惺单独谈话考核,谈话内容不外乎全是讲诬陷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它们认为合格的就分流下监区,直到完成“五书”。它们还无耻地拿着摄像机,叫转化者在服刑人员大会上作歪理邪说的“现身说法”最后强逼参加监狱组织的分类“学习班”为期两个月,这两个月又是严酷的精神迫害,紧张的学习内容及时间,怕这些学员相互之间递眼色,或传纸条或反弹。“学习班”结束逼着转化者表演节目,以示掩耳盗铃,认为“转化彻底”。

在女子监狱,每个月底都要对全监服刑人员灌输“爱党”的毒素,学习监狱专制的学产书,书中有诬陷法轮功的内容,监狱每个月的月底控制考试的命题权,就是占用服刑人员的休息时间和脑力运用,服刑人员们不得不花十几倍甚至几十倍于学习其它内容的时间,记忆背诵那些党文化的内容,应付月月的考试及格,才够减刑资格,考试不及格则受到四监区监区长的延长劳动时间及罚洗碗罚抄几十遍书,包括法轮功学员都时刻受到处罚。

在广东省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管束的极严,强行隔绝对周围的了解,绝对分开监舍住,其它服刑人员可以相互之间随便闲聊,而法轮功学员之间是绝对不能相互见面,更不可能随便说话。恶警及恶犯时常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故意找茬,想激起法轮功学员违反它们的所谓监规,以此想达到它们对大法学员加刑的邪恶圈套。邪党的恶警恶徒们表现的无法无天,什么坏事恶毒之事都敢干,道德极其败坏,满嘴谎言,行为极其低下。

广东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例是邪悟的,全是在邪恶高压折磨下,被逼违心写下的谎言“五书”,那“五书”充满了血腥暴力。广东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包括“转化”的人都是重点监控,恶警们自己也知道那些在邪恶的高压下“转化”是假转化,它们对待法轮功学员全用笑里藏刀的手段,一旦达不到预期的目地,它们会变另一副嘴脸,充满杀气,完全是赤裸裸的暴虐。